正文 第八十三章 大棒...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八十三章 大棒...

“嗯哦...嘤嘤....小龙,别,快,别抠了,啊....啊...好...舒服....”何静文紧闭的大腿根子骤然张开。 小舌头舔舐着红唇,悠悠的桃花眼写满了欲望,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一道道电流刺向龙根,鼻腔发出哼哼声,喘息不止。鼓起的领口,两团白花花的嫩肉挤了出来,微微震颤。 “嗯哼,别,停...手啊.....呜呜...轻点儿...啊..小龙...呜呜...”樱桃小嘴儿主动往龙根脸上贴了去。 龙根坏笑一声,躲了过去,松开抓着大胸脯的手,扶着柳条细腰,大手钻进裤裆,一阵猛烈抠弄,“滋滋滋”的磨着布料,一小会儿时间,小缝里喷出一股热浪,眼瞅着何静文就要站不稳了。 一个踉跄,倒在龙根怀里,呜呜的无字呻吟,情不自禁搂住了龙根结实的臂膀,一只小手抓向裤裆里的大棒子。 何静文性趣来了,龙根却停了手,搁衣服上擦了擦水,嘿嘿笑道:“给我日不?” “嗯哼,小龙,给我摸摸...嘤咛....快,给我摸摸...”何静文半闭着桃花眼,一脸渴求。 “我表婶儿当村支书,你看咋样呢?” 龙根心里一盘算,得,何静文这婆娘既然知道了自己装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这婆娘舒舒服服的干一顿,再利用何静文的威望辅佐表婶儿上位,这样村里的婆娘还不是想日谁就日谁? “嗯,可以....啊..小龙,快,快给我摸摸....”何静文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弯着腰往下面抓去。那地方实在是太痒了,湿漉漉的一片温热,就跟尿裤子一个德性。 龙根傻呵呵笑了笑,瞅着何静文搁眼前发浪,乡长咋的啦?电视里演的那样,皇后都还偷人呢,何况一个女乡长? 贼溜溜的眼珠子,四处转了转,没人儿,天赐良机!横抱起何静文,直往屋子里钻。 表婶儿的床软,跟A.V电影里似得,远远的扔到床上,娇躯搁床上弹了弹,闷哼声起,带着点点刺激、舒爽。 “吼!” 龙根怒吼一声,扯掉裤头如饿狼一样扑了上去,前晚上关着灯没瞧清楚,这会儿正巧仔细瞅瞅,摸遍这娘们儿全身。 “嘶!”怒爪一扯,胸前两只大白兔“嗖”的一声跳了出来,白白的,滑滑的,软软的,一按整个儿陷了下去,一松开,猛地弹了回来,两颗粉红的樱桃珠子在一群暗红色乳晕里摇晃。 “嗯,小龙....我,我要...呜呜呜....”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小腹那股邪火烧得,何静文一身滚烫,小脸蛋儿火红火红的,樱桃小嘴儿一张,勾着脖子,主动迎了上去。 小舌头跟泥鳅似得,顶开龙根牙关,滑腻的香津裹在舌头上,来回缠绕,舔舐,吮吸,将甜美的口水儿吞入腹中。 “吧嗒吧嗒” 攀上两座巍巍雪山,含着樱桃珠子吃了起来。先是像小孩儿吃奶似得,使劲儿吮吸,小珠子都咀红了,舌头才卷了起来,舌尖儿勾着小樱桃珠子,一起一落。一阵快意瞬间充斥着何静文大脑。 “好完美的酮体!”打量着何静文白花花的赤裸身躯,龙根赞了一句。这婆娘实在太完美了! 白,跟面粉一样。胸前两团就是刚刚蒸熟的大馒头。大奶细腰俏屁股,叉开的双腿,一小嘬卷毛,毛尖儿上沾了两颗露珠,顺着毛尖儿下,一条依稀可见的小缝儿呈现无疑,缝儿粉嫩,边角圆润,微微有些红肿,看上去却更加诱人。 龙根伸手掏了去,手指如铁棒刺了进去,“啪啪啪”,一阵肉浪声响起,片刻间一股热汁喷了出来,流了一地! “啊,不行了,小龙....啊...”何静文疯狂甩着脑袋儿,身子猛得一软,一股一股的热流从抽搐的小缝儿流淌出来,娇躯一颤一晃,小嘴儿发出呜呜的声音。 眼瞅着差不多了,龙根扶着大铁棒子搁小缝儿边沾了点儿热水,上下撸了撸,抹匀了,对准儿小缝儿猛地往里一扎! “啊!” 何静文娇躯一颤,眼珠子一瞪,弓着身子任由雪山颤抖摇晃。那玩意儿一捅到底,死死顶着花蕊,感觉好像灵魂遭到电击一般! “啪啪啪” 推动擎天之柱慢慢摇动起来,眼瞅着大棒子带出点点热流,龙根缓缓的加快了速度。大腿根子撞击着屁股墩儿,掀起一阵肉浪。 “啊....啊....小龙,慢,轻,轻点儿...啊...铜.....啊..嘤咛....” 房间内响起阵阵肉浪与浪叫之声,伴随着床的“嘎吉”声,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 沈丽娟叉开雪白大腿,擦了擦下面的水,晃悠着有些虚弱的身子,这才进了厨房,叮叮咚咚的忙活了起来,若要搁以往小龙日丽红,自己怎么着也要上床玩玩,可那女的是何静文,听那欢喜的劲儿,沈丽娟实在不好意思叨扰,只能蹲墙角,自己抠吧抠吧了事,来日方长,跟小龙日的机会多着呢..... 知了依然没完没了的叫着,龙根依然挺着大肚子,东家瞅瞅,西家瞄瞄,瞧上了哪家的漂亮婆娘,冲上去就是一阵大棒子捅。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一周时间眨眼而过。村支书匿名投票选举,如约在村部召开。 也许是陈天明与魏文武的事儿闹得太大,何静文亲自主持会议,以表示对会议的重视,对民意选举的重视! 这两天,何静文慢慢适应了大棒子,下面的肿也去了不少,走起道来不疼了,屁股拽得似乎更圆了一些,龙根就搁窗外趴着瞅。 吴贵花几个婆娘都搁屋里坐着,龙根压根儿就没兴趣听啥会议,却琢磨起了这几个婆娘。一时既然分不出高下。 各有各的好,就拿陈香莲来说吧,不仅年纪大了,还生过娃,可洞深啊,捅的更有挑战性,大屁股拽的圆滚滚的,抓在手里舒服;再拿田翠芬来说,胖乎乎的跟白面馍馍似得,胖是胖了一点儿,摸着日着感觉舒坦,跟棉花似得。 “嗯,有机会造个大床,把这些婆娘搁一张床上摆着,摆成一排,整整齐齐的叉开腿,等着老子来日!嘿嘿,一个一个的捅,肯定很爽!”心里想着,贼笑了两声,摁了一把裤裆,那大棒子也是,见不得女人似得,一见就顶的厉害! 这会儿,屋里的会议也开始了。 何静文清了清嗓子,沉着脸道: “各位上河村村名,大家上午好,我是乡长何静文。这段时间村里发生了许多事儿,我就不多说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我们大家的生活还得继续,我们还要在党的领导下奔小康,走上富强之路!” “现在我宣布,匿名投票选举上河村村支书正式开始!大家在纸上写好名字,然后依次交上来!” 话没说完,下面已经有人再写了,人群里嘀嘀咕咕的。何静文黑了脸,厉声道: “不许交头接耳!另外我不得不提醒大家一句,慎重考虑究竟谁才是合适的人选!别重蹈覆辙啊,咳咳....”何静文轻咳了两声,若无其事说了一句,“我个人是比较看好沈丽娟的,人老实,重情义。正义感强....好了,你们选吧....” 何静文四处扫了一眼,没再说话。 “还真是小龙说的那样啊,连何乡长都被沈丽娟给争取过去了,嗯,选沈丽娟儿!”吴贵花眉头一皱,唰唰的填上沈丽娟的名字叠了起来,交了上去。 苗红三娘俩坐在一起,你看我,我看你,有些话那臭小子早就交代了,再者,老魏家已经没脸再当村官儿了,现在就权当卖那混小子一个面子,希望以后能好好照料魏家一二,就算不照料,也别让自己用黄瓜解决就好。 写个名字也就几分钟的事儿,全村就那么几十户人家,选的挺快,很快何静文将结果整理了出来! 沈丽娟,17票,位居第一。至于第二名,则是李三丑,老李家上上下下也有十来票,而老陈家一大半的票都给了沈丽娟,加上龙根裤裆那大棒子,足足为沈丽娟争取来了七八票!最重要的是,争取来了何静文! 选举前,何静文已经打定了主意,若是选举不能如意的话,就直接任命沈丽娟当村支书!反正自己是乡长,违规操作一次也没啥!只要沈丽娟有能力! 沈丽娟可以没能力,可龙根那混小子有的是能耐,能把自己接二连三的骗上床,日的忽而嗨哟,自己反倒还得顺着他!这就是能耐! “现在,我宣布,沈丽娟当选上河村村支书一职!希望大家能够积极配合、支持沈支书的工作!大家鼓掌!”何静文领头鼓掌,胸前两耸也跟着摇了起来。 李家的人脸色不好,可也没辙,只得拍了起来。 “嗯?何静文这么漂亮,小龙没理由会放过。”吴贵花盯着何静文白净的面庞,心里琢磨了起来,“嗯,大概何静文也被小龙给日了吧,不然,不会帮的这么明显啊。有时间抽空问问,嘿嘿,村上那两间房子可归我使用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