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调戏...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七十七章 调戏...

“哎呀,何乡长,你就让我跟你一起睡嘛,求求你了,小龙怕,怕呢....”瞅见何静文眼中的惊愕与迷离之色,趁热打铁,抓住如莲藕一般的巴内手臂晃悠起来。 随着身体的摆动,裤裆撑起的巨大帐篷,来回摩擦着何静文的身体,先是手臂,接着是小腹。 如同天雷勾动地火一般,帐篷顶上的灼热,迎上何静文平坦的小腹! “嗯哼!” 绯红的俏脸儿一朵酡红色云彩飘过,像喝醉酒似得。翘挺的鼻梁发出一声闷哼,身子一软,小手情不自禁抓向了那根儿大棒子! “嘶!” 摸着滚烫,好像一根儿火红的大铁棒子,烧的何静文浑身一热,身子一软,大腿根子内侧没来由的湿了! “何乡长,你,你就让小龙跟你一起睡嘛....”龙根依然采取装傻充愣的老套路。 骑了那么多婆娘,对女人,龙根多少有了一些了解。女人,天生的情感动物,天生同情心泛滥,就见不得别人比自己惨!但凡见着弱者,同情心就泛滥了,泛滥到往往没有底线,不遗余力的对人好! 沈丽娟是这样的人,何静文同样是! 而诸如黄翠华这些婆娘,这种女人喜欢那种强壮的,能带给自己快乐的男人!无疑,自己的大棒子成了最好的征服手段,大棒子出鞘,煞气腾腾!立马臣服,对这样的婆娘龙根没太多的感情,不过倒也放心,只因大棒子威力无可匹敌!无人不想拥有! “呜呜呜”龙根费劲力气挤了两滴猫尿出来,跟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子似得。“乡长,你就让我跟你睡嘛.....” “嗯,呃...小龙,你,你上来吧....跟我一起睡....”何静文两颊绯红,跟喝醉酒一样,水汪汪大眼睛桃花尽显,眼波流转,香舌滑过嘴唇,脸上写满了渴望。“嗯哼....”娇喘一声,水蛇腰一拧,浑圆的大屁股正对着龙根。 “好哦好哦...” “啪”关上灯,贼笑着钻进了被窝。 两手自然而然搂住何静文,大手正好摁在何静文波涛汹涌的酥胸上,软软的,像整个人躺在棉花里似得,一弹一弹。 “嗯,小龙,别...别乱摸...睡,睡觉吧。”何静文保持着最后一分理智,欲拒还迎的抓着龙根的手,摁在了双峰之上。 “啊!” 来自灵魂深处的震颤,有大半年没跟男人躺在一张床上了吧,有力的大手,宽厚的胸膛,结实的臂膀,还有,还有那根儿能长能短,能软能硬的大棒子.....哦呜....嗯.... “何,何乡长,你这是啥啊?咋那么软,软和捏。摸着好舒服哦......”上了炕龙根就没闲着,今晚就算被表婶儿跟沈丽红听见了、瞅见了,也非得把何静文给办了。这心里痒的... 大手摁在饱满酥胸上,一揉,往下一按,立刻就弹了起来,两团软软的肉,大而松软,温润如水。 “嘿,城里婆娘这皮肤就是好,比表婶儿还嫩。整起来肯定爽得很.....”心里嘀咕了一声,接着搓面团儿,可舒服了。 “嘤咛!” 似乎怕被人听见声响,何静文紧咬着红唇,鼻腔发出阵阵闷哼之声,强忍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火热异样! “啊!” 后花园骤然一热,一根儿带着滚烫温度的大棒子,顶在屁股缝儿里,摩擦,摩擦。 “何,何乡长,你跟小龙说说,说说你这是啥啊,咋那么软呢?摸着好舒服哦....”龙根装作啥也不知道似得,鼓动裤裆那玩意儿一遍又一遍的在屁股缝儿里搅腾。两手抓着两颗大香瓜使劲搓拿。 “嗯哼,嗯。” 何静文半闭着眼睛,舔了舔口干舌燥的嘴唇,轻呼道:“小龙,别,别搓了。嗯哼....”嘴上说着别按了,却提不起半分力气挪开两只大手。宫门菊花骤然一紧,那玩意儿顶到屁眼儿了! 火热气息传遍全身! “这什么嘛,你就给小龙说说嘛,何乡长....”似乎不耐烦似得,对着小点儿狠狠一捏。 何静文“哦呜”一声痛叫,像发春的母猫一样弓着身子,却不料,后面那大棒子透过大腿根子猛的扎了进来! 热,好热!想,好想干那事儿啊..... “嘶!啊!”何静文大腿一并,死死夹住那根儿大棒子,大棒子贴着饺子皮,饺子皮似乎融化了,一磨,一磨,热得出了水儿。 “小龙,那,那是奶子,小....小时候你没吃过你妈妈的奶吗?”何静文紧闭着眼睛,颤抖着声音道。 “啊?奶子啊。我吃过啊,可是,可是我妈妈的奶子没你这个大耶,也没你这个软....”龙根大声嚷了起来,抓着两颗大香瓜又搓了搓,看了看,忽而认真道:“何,何乡长,你这个奶子好吃不?奶水儿甜不甜?给小龙吃点儿吧,成不?” 似乎怕何静文瞧出点儿啥来一样,龙根对着小蓓蕾使劲儿一捏! “嗯哼....”何静文闷哼一声。 “何乡长,你同意了?那我就吃咯....”奸计得逞,龙根翻身而起,抽出滚烫的大棒子,扯开睡衣领口,大白兔窜出来的瞬间就被龙根血盆大口跟吸了进去。 “滋溜....吧唧....吧唧...” “啊.....”何静文终于憋不住了,大棒子一抽开,下面猛的一空还不习惯,可就在这时,胸前却被龙根含在了嘴里。 滚烫的气息,湿滑的舌头包裹着小樱桃,粉嫩的小樱桃渐渐硬了起来,月光下,两圈暗红色的晕圈似乎更加明显了。 “吧嗒吧嗒” “嘶!啊!” 胸前的酥麻直入灵魂,何静文如欲火焚烧似得,再也控制不住,喉咙深处喊了一嗓子,小手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搂住龙根的脖子,往胸口按下去! “吧唧吧唧!” “呜呜,好吃,好吃....”龙根忙里偷闲,叼着樱桃珠子呜呜道,“可,咋没多少奶水儿呢?” 何静文正欲开口,突然,消失的大棒子再次顺着大腿根子杵了进来,依然坚硬,依然粗壮,带着滚烫的温度,似乎要把自己燃烧成灰一样! “嗯哼....小龙,小龙,来,让,让我摸摸你的鸡鸡行不?”情欲来时谁也挡不住,何静文豁出去了! 事实上,在龙根上炕那一刻起就豁出去了。嗯,尝尝吧,好久好久不知道男人是什么味儿了..... “嗯,用吧,别给我搁了就成。”龙根无所谓道。 全幅身心放在了两颗摇晃的大香瓜上,抓着两颗大香瓜往下一扯,猛地一松开,“啪”的一下全都反弹了回去。两颗大香瓜来回反弹,震颤。巅峰的两颗小点儿更是偏过来,摇过去!一层白色的肉浪,来回起伏! “嘿嘿,有趣!”像小孩儿找到了好玩的玩具似得,反复几次。 突然,龙根神色一正,问道:“何乡长,你咋又撒尿了?瞧,把人家的小鸡鸡都给弄湿了!” “呃?”突如其来的吼声让何静文措手不及,这哪儿是什么尿嘛,这可是女人的精华捏,多好的东西啊! “嘘!” 何静文坐了个禁声的手势,红唇贴了上去,香舌如泥鳅似得,顶开龙根牙关,香舌一卷,卷起一捧香津,吸进自己嘴里,小腹处那股邪火,蹭蹭窜上大脑.... “呜呜呜...嗯额哼...”龙根使劲儿推开何静文,有些幽怨。“何,何乡长,你,你咋亲人家呢...都透不过气儿了,你好坏哦,人家,人家不跟你睡了....” 坦白说,何静文这妮子口技不错,那小舌头灵动湿滑,还带着点点温热,就跟河里的泥鳅似得,可亲嘴儿不是龙根的愿望,得脱裤子上啊! “别,别,小龙,好,我我不亲你了。来,跟我睡吧。”搂着龙根,何静文大腿一并,又把大棒子夹了起来。滚烫气息依旧,不知咋的,浑身一软。 面对着龙根,吐出悠悠热气,低声道:“小龙,把裤子脱了,摸摸你的小鸡鸡好不好?” “呃?摸小鸡鸡?”龙根一愣,傻乎乎道:“摸吧,摸吧。你不亲我就行了,都透不过气儿了,弄的人家都吃不了奶了....” “小龙想吃奶啊,来吧,吃!” 何静文大方的很,把睡衣一扯,往旁边一扔,搂着龙根傻乎乎的大脑袋往怀里摁,两大团耸起的山峰,瞬间给压了下去! “嘤咛!” “吧唧吧唧!” 何静文浑身瘫软,那地方的水越来越多,再不进去,心里更是奇痒难耐,要再不用棒子捅捅,自己,自己怕就给烧死了.... “小龙,来,来,我教你用小鸡鸡,来...嘶!”一把抓住那根儿大棒子,何静文倒吸了一口凉气,太大太粗了,家里的擀面杖也没这个粗啊! 龙根摸着脑袋儿,任由何静文骑了上去,两手抓着两颗大香瓜吧嗒吧嗒吮吸着,大香瓜沾满了口水儿,更加滑腻了。 “嘶,这一棒子下去,我....嘶!啊!” 何静文再也忍不住,对着大棒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那什么感觉,一棒子捅到了底儿,仿佛能把自己捅穿似得;粗,把下面都给撑裂开了。不过,很充实.... “啪啪啪” “啪啪啪” 逐渐适应大棒子,何静文按住龙根结实胸膛,上下起伏跌荡,两颗大奶微微颤抖。一股滑腻的香水喷了出来! “遭了遭了,乡长,何乡长,你,你又尿裤子了....快,快....” “啊啊啊....” “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