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菊花残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五十三章 菊花残

天色麻黑黑,头上顶着一大坨乌云,估计是要下雨了,这天闷得晃,就跟有大妹子,波大奶挺,屁股撅,却只能瞅着,别说捅了,摸都摸不得!整得人心里毛焦火撩! 龙根这会儿就这心情,两手搂着俩翘挺的屁股蛋子,明知当中有条黑黢黢的小缝儿,就是不敢伸手。 怕小芳痛,也怕挨打,稍不老实,一爆栗子敲脑门儿上,蹦蹦的响。 “让你乱摸,敲烂你这脑袋瓜子!”小芳哼了哼鼻子,“你这脑子敲坏了才好,成天就琢磨这那事儿,坏死了....” “哪有?”龙根顶了一句没吭声。 别敲这丫头片子天真单纯,话里套着话可聪明了。再者,自己裤裆那玩意儿小芳也清楚,一两个根本不够吃! “切!” 小芳啐了一口,明显不相信。眼珠子一转,问道:“小龙,丽娟婶好有女人味儿啊,跟你住在一起,你没跟她干点儿啥吧?” “啊?没,没有!哪能啊?那可是我表婶!”龙根拉大音量,却没啥底气。 心想这妮子咋的刚刚破了身,这脑瓜子就这么好使了呢?这都能猜到? “骗人!” 小芳道:“那晚上你不说了吗?你那个东西,见着漂亮姑娘就硬梆梆的。丽娟婶那么漂亮,不信你没点儿反应!” 龙根彻底不说话了,原想找个地儿再鼓捣鼓捣把小芳的火给撩起来,给大棒子消消火,现在不行了,这妮子贼精的很。话里套话,句句设陷阱,稍不留心就栽了。沉默是金,说的多好。 把小芳送到家门口,小芳挥手道别,猛不丁被龙根亲了一口,胸前又是一疼,正要开骂,一溜儿没人了。 嚼着狗尾巴草龙根趟过小河,朝吴贵花家里赶去。 自陈天明住院之后,陈二狗一直在医院照料,途中就回来取了一次钱。这两天吴贵花忙得很,又是家里的鸡鸭猪狗,地里庄稼活儿还得撵着走。好不容易忙活完了,一上炕就想龙根那大棒子了。 人就这样,吃了一次好吃了还想下一次,根本不腻味儿。 吴贵花裹着围裙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下午修路一回家,拾掇一下就做饭。嘴里哼着小曲儿,眉开眼笑跟吃了蜜蜂屎一样,厨房里飘起一阵肉香。 “啪!” “哎哟!” 屁股墩儿猛地一痛,吴贵花吓了一大跳,正欲发火,一根火热的大棒子顶着屁股蛋子,痛感全消。 “小龙,来了啊...嗯哼...”胸口被扯开一片白,吴贵花也不反感,这谁的棒子自己还不清楚吗?村里除了小龙还有这大的家伙? 龙根下面顶着屁股蛋子,不知道是前面那小缝儿,还是屁.眼儿,狠狠顶了一棒子。两手从后面抓了去,往外一扳一松,两只大奶一跳一耸,晃来晃去。 “嗯哼,小龙......来...” 吴贵花大腿一并,包裹着大棒子,任由它摩擦着那地方,一磨一撮,似乎更热了。身子一软,仰着脖子靠龙根身上,两团白花花的大香瓜尽入眼球,似乎又大了两分。 “呜呜,嗯哼...啊....小龙,来,嘤咛...”两颗樱桃被捏,吴贵花猛地一颤,痛并舒服着,身子又软了下去。 龙根坏笑着拽着两颗大奶,揉搓捏掐勾挑,直搓的白皙大奶发红,这才放手,一直滑到毛茸茸的那地方,撑开紧夹的大腿根子,轻松捏到两片饺子皮,上面沾了水,滑腻腻的跟鸡蛋清似得。 “嗯哼....啊....小龙...别.....别用手抠....嘤咛....” 吴贵花大腿一并,下面撑着一大帮子一扭腰肢,扯着大棒子,一缩,一棒子又给捅了进去,贴着屁股而过,菊花骤然一紧,弯着腰给母猫似得,屁股撅的更高,圆乎乎热腾腾,跟刚出笼的肉包子样。 “哧溜!”一声,一把撕下吴贵花裤头。 新鲜的大馒头屁股墩儿出炉了!都说女人越捅越水嫩,这才几天,吴贵花这屁股墩儿感觉又大了两分,圆滑水嫩,一捏。“啪”,转眼起了五个手指印! “啊!”吴贵花仰着脖子一嚎,奶.头又是一痛,向前一猫腰,撑在案板上,屁股墩儿正对着龙根,下面白花花的豆浆滴在了龙根棒子上。 农村人都说,屁股大了好生养,有没有道理龙根不知道,不过屁股蛋子越大,越圆润,大棒子就越粗壮,整起来干劲儿足! “啊!”大巴掌一扇,吴贵花身子一颤,嚎了一声。屁股蛋子表面掀起一层肉浪。 “啊!” “啊!” 大巴掌连抽几下,抽的屁股墩儿变成了红色。哪知吴贵花叫的越开心了,小缝儿水流的更快了,一晃一晃滴答在地上,白色的黏黏的... “小龙,快,嗯哼...捅进来....” 眼瞅着吴贵花要抓裤裆那玩意儿,龙根一缩,躲了过去,扳开屁股墩儿,菊花骤然一紧,黑漆漆的菊花往里一缩。 抹了一把水,屁股缝儿上上下下搓了搓,一撮吴贵花跟叫春似得,嘤嘤呀呀没个完。大棒子杵到菊花一比,尺寸太大了,进不去。 鸡蛋! 龙根眼珠子一转,从案板上拿出一颗鸡蛋敲碎,顺着屁股缝儿倒了下去。大棒子上也滴了许多,扳开两半儿屁股墩儿,对准菊花,猛地一捅! “啊!!!” 一声惨叫,吴贵花整个儿痛的差点儿晕了过去,龙根眼疾手快,搂起吴贵花腰杆,大棒子慢慢抽送起来。 浑圆紧实,贴着洞壁,大蟒蛇缓缓滑向最深处。 “啪啪啪....” “啊啊啊.....” 揪着两团棉花前,腰杆一抽一送运动起来,快快慢慢,深深浅浅。 “啊啊啊......不不...不行了......”吴贵花惨叫不已,不知道是爽的还是痛的,身上滚着汗珠子,要么张着嘴巴直喘气,要么紧咬着嘴唇! 大蟒蛇好不讲理,像捅到肠胃了似得,菊花更是苦不堪言,那地方没啥水源,磨得像用砂纸擦屁股一样,疼死了! “啪啪啪”龙根紧扣这屁股墩儿,开足马力,进行最后的冲刺!势必要给吴贵花来个菊花残! “啊..嘶....不!!!”惨叫声在厨房里蔓延,一朵菊花开,一朵菊花残....... 轰隆一声,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