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表婶,这是...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五十章 表婶,这是...

从王丽梅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了,天没先前那么热了,路头路尾不少叔伯扛着锄头铁锹下了地,村头那边还在修路,由魏文武带头。 魏文武见是龙根,热情的很,上前主动给龙根打了个招呼,笑呵呵的说了两句。背着手前面领路。陈天明进医院了,自己掌权的时候也就来了。 一路上龙根傻呵呵笑着,见人就冲着直笑,婶婶叔叔叫个不停,都说龙根脑子不好,可人好,懂礼貌。 “小龙,干啥去啊?” 龙根一抬头,吴贵花扛着锄头走在最后。胸前两团高耸上下跳窜着走了过来,一条青色麻布裤子裹着圆圆的大腿根子,隐隐望见大腿白嫩。见着自己眉毛都乐弯了,两眼却始终瞄向裤裆正中那地方。 自己倒是挺乐意跟这骚婆娘整,村里难得的俏媳妇儿,身条子没得说,跟电影明星似得,柳条细腰大屁.股,肌肤滑腻得很。两腿往腰上一颤.....龙根发现自己裤裆有些硬了。 “呵呵,贵花婶,修,修路呢....” 吴贵花媚眼一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差点儿把魂儿都给勾走了,趁着没人使劲儿朝龙根手臂靠了靠,两团高耸磨啊磨,磨得龙根邪火没出撒。 “是啊,修路呢。”小嘴儿凑到龙根耳边,小声道:“晚上陈二狗不在家,你过来修修我这条路呗,水多着呢.....” 说完,扭着大屁.股跟了上去,跟人有说有笑,全然没那股骚包劲儿。 “骚婆娘,看老子晚上不捅死你!”挺了挺裤裆那玩意儿,大蟒蛇一晃一晃朝着小卖部走去。 自打出了陈天明那茬儿,村里人再没人找龙根麻烦了,不说去能干个啥,别把人腿给整断了才好,陈天明断了双腿,幸好没断第三条腿,那可就赔大发了。 小卖部门前,梧桐叶子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脑袋儿,快断气了似得。几只蝉子叽叽喳喳叫嚷个不停。 “表婶儿,我回来了。”吼了一声,龙根跨进了屋,厨房里咕噜咕噜灌了两口水,这才凉快了些。 “咚咚咚” 沈丽娟小跑到了厨房,瞅着龙根,不知咋的红了脸。 “表婶,咋的啦?陈天云那狗日的又来找麻烦了?” 灌了两口山泉,整个人清凉许多,龙根抹了一把汗水,问道。 沈丽娟俏脸又是一红,两手搓着一角,嗯哼着不说话。 “没咋,你干啥去了?” “去外面转了一圈儿,天儿太热了,表婶儿没咋的我就睡觉去了。哎呀,可热死我了。” 说着,龙根就朝卧室走。 “别别,别啊....”沈丽娟一把拽着龙根胳膊。羞红了脸,两颗明亮的眸子泛着一朵桃花。双腿并的紧紧的,夹着磨来磨去。虽是麻布素衣,却遮不住沈丽娟的诱人。 大腿浑圆,露出小腿一截嫩白,翘挺圆润的屁股墩儿,哪样不好? “我我....我下面难受.....你帮我捅捅....”沈丽娟埋着脑袋儿,耳脖子一阵烧腾。 自打被小龙踢了贞洁烈妇的牌坊,这两晚上就没消停过,白天跑个没影儿,到了晚上尽整妹妹去了,自己下面给蚂蚁夹似得,又疼又痒,下午做着想了好一阵儿,跟水灾趟过似得,哗哗的。 “表婶,”龙根突然正经起来,两手扶着小香肩,白皙锁骨深陷下去,从上往下看,花白的罩子里,两颗粉嫩的小蓓蕾挺了起来。 “咱们是亲戚,这样是不好的....” “呸!” 沈丽娟闻言轻啐一声,哼了哼鼻子,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我能,我能那么难受吗?再说了,你把,把我妹妹都跟睡了,还说个屁得不好!” “电视里不常说,要破四旧,鼓励寡妇重新嫁人吗?找男人咋的啦!” 见沈丽娟越说越来劲儿,一脸的严肃,龙根也板着脸道,“可咱们是亲属关系,不能搞啊?” “屁!咋不能搞?前几晚你不搞的挺舒服吗?”沈丽娟酥.胸一挺,花白罩子里荡起一阵肉浪盯的龙根直流口水。“小龙,你是不是在外面找女人?下面软了?” 没等龙根防备,沈丽娟一把搂了下去,一大根儿棒子硬挺挺的。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我去整理床单,你赶紧进来,给我捣腾捣腾...” 龙根抹了一把汗,快步跟了上去,一把抱起沈丽娟软绵绵的身子冲进卧室,扔在床上,门一插。 自己可不想让表婶儿知道自己在外面找女人,找漂亮女人。得在床上表现出超强的战斗力! “嘶!” 一把扯开沈丽娟花白罩子,两只大白兔嗖的一下窜了出来。血口一张,一口喊了下去,两手一撮一揉! “嗯哼...”沈丽娟咬着嘴皮,闷哼一声。“别,小龙,别捏,那地方不能捏。啊....” 话刚说完,龙根一口给咬了下去。那粉嫩的小樱桃珠子,圆圆的硬硬的,咬下去舒服的很。吧唧吧唧的砸巴起来。 “小龙,小龙,快,我....表婶要嘛.....” 沈丽娟扭了扭身子,伸手抓向龙根裤裆,“啊.”触手炙热,像抓着烧火棍似得,热乎乎的,烧得浑身酥酥麻麻,下面又喷出一股水来。 “哧溜!” 扒下沈丽娟裤头,毛茸茸的那地方就跟刚刚淋过大雨似得,这会儿下面还滴答滴答淌着屋檐水呢。 “嗯,小龙,快,快,表婶不行了,快,帮表婶弄弄....嗯哼...”沈丽娟一扭屁股墩儿,大棒子正好顶在屁股蛋子上。 正在这时候,龙根一把夺回大棒子,抓着两团大馒头,轻轻一捏。正色道:“表婶,这样是不好滴,咱们可是亲戚啊,不能搞.....” “能搞,能搞,快,小龙,快,帮帮表婶,烫得很呢.....”抓不到大棒子,沈丽娟两手托起双.峰,使劲一捏。 “啊.....” 龙根不再玩笑,大腿肩上一扛,向英勇斗士一般,腰背一挺,对着那地方猛地扎了进去! “啪啪啪” “砰砰砰” “小龙,快,不,不...啊....啊痛....舒服,爽,爽....再,再来....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