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求日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求日

昨夜的闷热没迎来一场及时雨,正中午的时候那个大大的太阳又高高悬挂起来,惨无人道的炙烤着肌肤。黝黑的肌肤上晒起一层油腻,滋滋滋的,跟平底锅上煎肉似得。 中午扒了两口饭,龙根披着坎肩开衫出门了。目标河滩,跟黄翠华可说好了,隔一天一日,大姨妈来了都阻止不了,用手,用嘴,用屁.眼儿,也得让龙根爽! 抹了一把嘴角油渍,瞅着四下没人儿,龙根一缩头,转眼间窜进了一旁的玉米地里。七月份的玉米秆已经有两米多深,硕大的叶子遮住了龙根身影,只见玉米地里叶子动弹了几下,就再也看不见了。 “哎哟,小龙,你可来了,可想死我了.....” 龙根一出现,黄翠华摇晃着大屁.股就走了过来,故意把胸前扯开一些,白花花的大奶.子一耸一耸,看的人心里一阵荡漾。 “这骚婆娘,当年不愧是坐.台小姐,欲露半掩,老的不行了,偏偏给人看两眼就想日!”只一个照面,龙根裤裆就硬了起来。 绝不是定力不足的表现,实在是这骚婆娘太懂得男人的心思了! 龙根坐了下来,玉米地正中又铺了一层玉米叶子,将昨天的枝枝叶叶给遮了去。垫的更加厚实了,虽比不了炕上那般软和有弹性,总比光溜溜的河滩好多了。 “嘿,陈天明啊陈天明,丫的要让你知道老子日了你的婆娘,睡了你媳妇儿,连你妹妹都没放过。是不是气的鸡.巴都要瘫痪....嘿嘿...”心下奸笑两声,龙根轻了轻嗓子。 “有点儿渴,整点儿水来喝。” 黄翠华跟夜店的老鸨似得,伴着兰花指,抚媚一笑,扭过硕大的屁股墩儿,一条粉红小内裤露了出来,风.骚入骨! “瞅瞅,知道你干得累,这不,出门儿我就给你泡了一壶花茶,这可是家里那老东西搜刮来的,好货!” 龙根接过大茶杯,喝了一口。温度刚好,味道也不错。盖好盖子,伸进黄翠华汗衫里,揉搓了两下。 “你这货好不好呢?要不,我给你检查检查....”说完,使劲儿掐住黑漆漆的樱桃珠子。 “嗯...哼....” 黄翠华身板一拧,两根儿大丝瓜一晃悠,挣开龙根魔爪。 “你咋这么坏呢?我这货再好不也给你日了么?”黄翠华又挨了上去,小手磨砂着龙根胸膛,抚摸着性感胸毛,摸着摸着就下了裤裆。 一手抓着黑黢黢的大棒槌,麻酥酥的感觉瞬间上了心头。一朵桃花浮上了脸。 “你这婆娘咋浪成这副德行了,你男人可还在医院躺着呢?以后骑不了你,你就不伤心?”揉捏着屁股墩儿,食指顺着屁股缝儿磨了进去。 尿尿那个地方湿乎乎有些粘手,隔着裤子一揉一搓,热乎乎,磨得黄翠华一脸放荡,嘤咛叫唤个不停。 “嘤咛,死了就死了,有...啊...嗯,关我屁事儿。”黄翠华断断续续呻吟着扭曲着腰肢,“嗯哼,小龙,你该打断那混蛋的第三条腿.....那牙签儿每天晚上都要捅,捅的不痒不痛,难...恩啊...轻一点儿....老娘,连,连裤子都不想脱了....” 只是一片刻,黄翠华身子就软了下去,那地方如决堤一般,止都止不住!哗哗的流着.... 龙根坏笑着抠弄着小缝儿,斜躺在地上就是不行动,急死你个骚婆娘,这么便宜就想让老子日你?正当老子的棒好使,免费的啊! 两根儿手指不断揉搓,对着那一抹地儿狠狠磨了起来,“滋滋滋”磨的布料直响,黄翠华斜躺在玉米叶子上,想要躲开龙根魔爪,偏偏胸前又被龙根狠狠抓住。 偏偏哪儿不捏,就捏着那颗小珠子,狠狠的揉,使劲儿的捏。捏得自己浑身没力气,整个人虚脱了一般.... “呃...嗯...” 黄翠华使劲儿摆动着柳条腰,扭动着肥臀,舔舐着被欲.火灼烧的嘴唇,抓着龙根的大棒子,使劲儿撸啊撸。 “小...恩啊....小龙,给,给我用用,快,快日日我....快,我,我受不了了。痒,痒死了....嘤咛.....”胸前一麻,樱桃珠子传来一阵酥麻,对着自己灵魂冲去! “啊....” “嘿嘿,婶婶,我这棒子可不好用哦...”龙根一边抠弄着,一边坏笑道:“这大棒子世间难寻,这不,大半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大家伙吗?这可是要收费的,不能免费哦.....” “钱?多,多少.....我,恩啊....我给还不行吗?” 黄翠华哪里遭得住龙根这般挑逗,眼瞅着巨大的棒子,下面都湿透了,就是不插进去。这不急死人吗? “哎哟,小龙,你就给我用用吧...再不捅进来,你婶婶我,我可就死了,热死了....啊....嘶....” 黄翠华再也受不了,一把扯开衣裳,两只白花花的大兔子全都跳了出来,松垮垮的掉在胸前好似架子上挂着的大香瓜。 “嘶....” 裤子也给扯了下来,只见,毛茸茸的草堆里,一捧细密的热流飞溅出来,面片黑透了的面包片径直给冲开,摆在大腿根子两旁! “小龙....用,快,快,日日我....把,把你那玩意儿捅进来....快....嗯....”黄翠华软了下去,一只手抓着龙根裤裆那长长的玩意儿,张开大腿,对准那地方就要往里面塞。 龙根半蹲在地上,一只手捏着裤裆深处两片面包,就是不往里面送,这婆娘果然浪得很,咋就这么放荡呢?这哪里是偷人啊,简直就是求日! 不行,绝对不能随随便便的日!咱这大棒子可是宝贝玩意儿,太随便了就不珍贵了不是! 龙根拿捏着,二弟一缩一缩的,眼瞅着大蟒蛇脑袋儿磨砂着阴沟,感受着热流冲击,就是不给你日,你能把我咋滴? “小龙,快....啊.....” “哧溜!嗯哼.....” 黄翠华身条子一颤,两颗瘫软在胸前的大香瓜一晃,龙根才发现,这骚婆娘等不住,居然自己把手指伸进去,猛烈的捅了起来。手掌上溅起一股白花花的面浆...... “哈哈哈,大棒子来咯!” 龙根坏笑一声,腰部一挺,“哧溜”一声,整个儿将大蟒蛇给塞了进去。既然有人求日,那就满足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