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轮番上阵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轮番上阵

只感觉原本胀鼓鼓的胸前小点儿,被舔得酥酥麻麻,浑身没劲儿,痒,痒到心里,痒到灵魂深处。 “嘤咛” 白花花的身子一摆,洁白如玉的莲藕小臂缠在了龙根脖子上,樱桃小嘴儿贴了下去。 “唔,嗯哼....” 龙根展开色爪,上下其手,一起行动,揉搓着白嫩大馒头,右手如同狡猾的泥鳅一般,滑倒了小腹处,摸着毛茸茸的杂草堆儿,顶开紧紧夹在一起的浑圆大腿。轻车熟路的捅进两片面包之中。 “嗯...啊.....轻点儿......”田翠芬支支吾吾,身子一热,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紧紧把龙根的脑袋儿按在胸前吃奶。感受着小蓓蕾传来的异样酥麻,下面紧跟着一股热流喷了出来。 对,就是喷了出来! 热热的,黏黏的淡白色液体跟浆糊似得飞溅出来,喷的到处都是。 “别,别松手...快.....啊.....”一声闷哼,白花花的身子一软,田翠芬四仰八叉的躺在玉米地里,任由龙根为所欲为。 好久好久没这么放肆过了,啥伦理道德,都他娘的见鬼去吧。偷男人怎么了?只有偷男人,才知道做女人原来可以如此美妙。 “嗯哼,小龙,快,快,快把你的大棒子,塞,塞进来.....我...不行了.....嗯哼....”呻吟销.魂蚀骨,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一样。 龙根趴在白花花的肚皮上一阵忙乎,砸吧的一嘴哈喇子流在了肚皮上,这会儿也被田翠芬给整得入火了。 以前咋没发现,婆娘胖了,能有这么诱人呢?胖怎么了,趴在肚皮上就跟弹簧床似得,整起来有弹性啊。 “啪!” 黑漆漆的擎天之柱出鞘,带出汹涌澎湃的煞气,晃悠着虎头虎脑的巨蟒之头,怒指着黑漆漆的杂草从中。两片厚厚的泛红面包片沾满了白色浆液,滑滑的,黏黏的.... 擎天之柱用脑袋顶了顶,磨了磨,感受到田翠芬灼热的体温,迫切的心情,巨蟒怒吼一声,扛枪而上。 “哧溜!”一声,猛地刺了进去。 “啊......” 田翠芬媚眼猛地睁开,白色瞳孔急剧放大,巨痛袭遍全身,灵魂如遭重击,原本软绵绵的身子更加没了力气。 “滋滋滋....” 感受着被紧紧包裹住的巨棒,龙根展开了新一轮的腰腹运动,慢慢抽送起来,遵循着三浅一深的真理,悦耳动听的呻吟声慢慢响了起来。 “嗯哼,啊啊啊....嗯,舒服....哦唔....”最后一下擎天之柱猛然顶到最深处,灵魂震颤是什么感觉? 欲死.欲仙,做神仙也没这么舒服啊.... 田翠芬抿着樱桃小嘴儿,一张一合,喘着粗气,胸前两耸高挺的大香瓜,随着抽送一跳一跳的,掀起一排白花花的肉浪..... “啪啪啪” “哒哒哒” 肥臀撞击着毛茸茸的大腿根子,却看见黑黢黢的大棒子跟电动钻一样一次又一次的窜了进去,带出一抹一抹的白色浆糊。感觉好像石油工人在钻石油似得.... “啊.....小龙,快,快点儿....我,我要到了,快,快。送我上,上天堂。啊....爽,爽.死了.....”田翠芬两手紧扣着龙根腰背,感受着冲入云端的那一刻。 “吼!” 龙根怒吼一声,脚踝一抓,搭在肩膀上,黑黢黢的小缝儿正对着自己,心里突然萌生出一个念头,——要把这水给堵住! “砰砰砰” 再也不是噼里啪啦的细微撞击声了,而是擎天之柱猛烈刺入小溪口的蓬勃之声,次次捅入最深处,直达花心深处! “啊......啊....” 田翠芬一阵猛烈的欢呼、呻吟,捂着脑袋儿软了下去,下面的水都给放完了,身体里再也没有了力量。摊在玉米地里,张开嘴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 “啪”龙根一大巴掌扇在屁股边儿上,有些不快。 “啊,嗯,”田翠芬一声闷哼,说不出的爽,“咋了?打我干啥?” 龙根没好气道:“老子还没到呢?来接着日......” 粗暴的扳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擎天之柱对那一抹湿滑之地早已轻车熟路,闭着眼睛也能找到!腰板猛地一挺,又给刺了进去! “啊......” 田翠芬疼痛不止,下面都给日红肿了,自己去了七八回,这大棒槌硬是没软下来的意思,依然噼里啪啦的干着自己,小溪口扯开了疼。 “啊...不,小,小龙,别,别日了,我,我遭不住了.....啊啊啊...” 龙根可管不了那么多,依然猛烈刺入。刺入带起阵阵水声,啪啪啪,哒哒哒... “咕噜” 一旁观战许久的吴贵花,越看越心惊胆颤,亲眼看着巨棒一次又一次的刺入,一次比一次凶猛,如同森林里的野兽一样,硬挺挺的绝不低头服输! “果然是龙根,人如其名呐,这战斗力要完全释放出来,还不得把自己活生生的捅死,爽.死?妈呀.....”吴贵花小心脏吓的直跳。 可身体某个地方却发生了变化,下面那条小缝儿砸的又流出了一捧热乎乎的水珠,把两片面包都给冲开了,粘乎乎的腻手。 “嗯哼...啊....”田翠芬求饶不断,脑袋儿一偏,见吴贵花用手抠弄着下面,顿时求道:“贵花姐,快,快救救我....我,我不行了,遭不住了...再日,日,就死了.....啊....啊..” 龙根闻言“嘿嘿”坏笑两声,停了下来,拨开杂草从,瞅了瞅那小缝儿。 只见,小龙根硬生生将两片厚厚的面包给挤开,磨的又红又肿,黑黢黢的棒子上还带着点点红色血丝。是不能继续整了,这婆娘嫩的慌,一棒子捅下去就知道没多少经验,比不得吴贵花那婆娘,那骚婆娘日的多了,轻车熟路,适应能力也强。 “那你来,我来捅两下。你先休息休息,等会儿接着日你。你们俩轮番上阵,不整到天黑绝不收兵!”话刚说完,龙根一把扯过吴贵花,对着小洞“哧溜”一声给扎了进去,片刻间又响起了哼哼哈嘿的呻吟。 原本有些干涸的小溪,被捅了三五下,水就出来了,啪嗒啪嗒流个不停,小黑洞再次被巨柱填满,塞的满满当当,无比紧实。吴贵花扭动着屁股蹲儿,面对巨棒冲击迎了上去。 良久复良久.... “啊.....嗯哼...小龙,快,快...我,我,我要到了....啊..啊...啊...”吴贵花疯狂的扭了起来,饱满酥.胸一阵颤抖。 紧抓住吴贵花,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将吴贵花送入云端巅峰,巨棒抽出,带出一捧飞溅的粘稠汁液。 “来,该你了。” 田翠芬吓傻了,惊愕得不明所以。自己还没缓过劲儿呢,那根棒子怎么还没到啊? “啊....”下面一痛,喘息不断....

下一篇   作品相关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