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一定...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一定...

“嘶!” 旁边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膜拜似的望着那根儿巨型人鞭,黑色巨蛇沾满了妓.者同志粘如浆糊的爱.液,巨头摇摆间,依然弥漫着一股腾腾煞气! 八名妓.者同志,趴成一排,白花花的身条子一颤一颤的,统一撅着屁股蛋子,叉开双腿,门户大开!泉眼儿依然流淌着新鲜豆浆,尤其最后那名女.妓.者,原本狭长的小缝儿,被磨得圆乎乎的,洞内红润的嫩肉捅翻了起来。 “太强悍了,鸟枪依然坚挺入柱!”朱大旺惊叹道,眼珠子差点儿瞪掉了下来。 一旁的郑楠、陈文渊后背直冒冷汗,尼玛,这才是人间杀器,几人毫不怀疑,即便苍老师遇见了龙根,只有被枪挑的结果!太强悍了! 八名,整整八名妓.者全部被撂翻,第一个更菜,一棒子下去,直接捅晕了! “楠哥,这...我....咱们没做梦吧。”朱大旺还是不敢相信,这,这还是人吗? 郑楠叹息着摇摇头,脸庞掠过一丝无奈,自惭形秽,没法比啊。再次望向裤裆那东西,软不溜秋的,跟蚯蚓似的! 咋看咋想一刀给咔嚓掉! “收起来收起吧,妈的,看见龙根兄弟那家伙,老子撒尿都堵得慌!”郑楠提起裤裆,一脸郁闷。 麻批的,真不知道遇见这样的室友是福气还是找虐,堂堂庆元县第一衙内,落了个没脸撒尿的地步! 几人提起裤裆,龙根也清理完毕了,本想找个婆娘给自己吸干净了,吗那个巴子的,一个一个累得趴在那儿,一动不动,喘气儿都成问题了,只能自己擦擦了。 “县城婆娘太没劲儿了,这才哪儿到哪儿?”龙根摇摇头,心里不屑道:“表婶儿几个婆娘还能陪着自己轮流干一宿呢,八个婆娘才多大一会儿?” 哎,看来晚上还得给二弟找点儿零食吃啊,嗯,李桃花是不错的,可惜今儿不该她值班啊。 “龙根兄弟,百闻不如一见呐,太厉害了!”郑楠低头瞄向龙根裤裆,那地方还撑起一顶规模不小的帐篷,各种羡慕嫉妒恨!“哎,老子真想趁你半夜不注意,给你割掉喂狗,妈的,太打击人了!” 朱大旺瓮声瓮气道:“就是就是,龙根兄弟,你要不说你这玩意儿咋长的,哥几个把你鸡.鸡割了喂狗。” “看你以后咋日婆娘!哼!” “别介!”龙根连忙一把捂住裤裆,“三位大哥,你们咋能这样呢?要我脱裤子是你们,带着我出来试威力的也是你们。咋还怪我呢?” “那可怨不得咱们啊,谁让你那玩意儿这么厉害来着?”陈文渊坏笑道,三人形成鼎足之势,围着龙根。 龙根苦着脸,摊摊手,无奈道: “好吧好吧,我把方子说出来,反正对我极其有效,你们吃了啥效果我就不知道了。” 三人闻言,一脸兴奋。 有望让二弟再次成长,能不激动? “王八,野生大王八,没事儿成,有事儿抽空吃,天天吃!”龙根无比认真。 “就这样?”三人狐疑的望着龙根。 “就这样!”龙根肯定道。 盯了半天,没看出龙根眼神异样,郑楠道:“那成,咱们先吃王八试试看吧。那个啥,这一日又到了晚上,咱们哥几个找个地儿喝点儿,好好唠唠,给龙根兄弟接风洗尘。” “我宣布,龙根兄弟正式加入咱们庆元三少,变成庆元四少了。” 龙根翻了翻白眼儿,有些无语,尼玛,大.棒.子还能征服男人?太搞了点儿吧!不过,这个“庆元四少”听起来有点儿威力。 “四海”酒店,有着“五湖四海”皆朋友的意思,老板赫然叫李四海,在庆元县算个人物,听说当年乃一街头小混混,后来一跃成为庆元县第一家四星级酒店之主。这些年更是经营了不少关系,黑白两道皆有不小的能量。 而原来的“庆元三少”在庆元县那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为首大公子郑楠,县委书记郑明生的独生子,老二陈文渊乃公安局局长陈涛之子,朱大旺稍稍逊色一些,老爹朱炳泉是宏远地产老总,庆元县百分之八十房子都是他盖的。 朱炳泉硬是用钱给儿子砸了个副乡长出来,希望儿子以后能有点儿出息。 “咦,这位年轻人倒是面生的很,怎么跟庆元三少走一路了?”李四海望着郑楠四人,不停打量着龙根,甚是疑惑。“能跟庆元三少走一块儿,必不是一般人!一定要好生招待!” 李四海暗暗道,郑楠一行已经进入了包间! “老规矩,牛鞭猪鞭挨着上吧,嗯,对了,再来四瓶五粮液。”朱大旺菜单都懒得看一下,径直对着服务员吩咐道。 陈文渊则忙着散烟,一包大中华眼看见了底儿。 “兄弟,想吃啥随便叫!”朱大旺露出土地主的豪气,得瑟道:“哥几个还真不是吹,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没咱们吃不到嘴的。” 龙根撇撇嘴,“我想吃龙肉....” 朱大旺憋了一脸通红,讪讪道:“呵呵,龙兄弟真会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啊。”龙根认真道。 朱大旺脸更红了,牛皮吹大发了,自己上哪儿去逮一条龙回来啊? “哈哈!大旺,傻了吧。”郑楠哈哈大笑,拎起刚送来的酒,二两的杯子倒了满满四杯,“来,哥几个,都别瞎.鸡.巴扯淡了,为了欢迎龙根加入‘庆元四少’,咱们先走一个!” 又是喝酒,龙根撇撇嘴,二话没说一口闷了二两。三人刚落下杯子,龇牙咧嘴喝烧刀子似的,龙根又给三人满了一杯酒。 “三位哥哥,小弟不才,沾了三位大哥的光,这一杯我敬三位大哥,你们随意,我先干了啊。”脖子一扬,二两酒又下肚了。 三人面面相觑,郑楠心道:“小子有点儿酒量啊,这没吃一口菜呢,近半斤酒下肚了!” 年轻人血气方刚,谁也不服谁,三人心想,麻痹的,老子鸡.巴没你大,喝酒还怕了你不成?一水儿端着酒杯咕噜咕噜往下灌。 郑楠还好点儿,常年跟着老爹混各个饭局,一瓶五粮液下肚也只是头晕而已!朱大旺、陈文渊有点儿扛不住了。 几两酒下肚,脸红脖子粗,脑袋儿晕乎乎的,赶紧燃了一根烟醒醒神再说。两人吞云吐雾间,龙根又把酒给倒满了。 “咳咳,楠哥,那啥,你是老大,我先敬你一杯。”龙根冲郑楠笑笑道。 郑楠嘴角一抽,麻痹的,多大酒量啊这得,喝白开水呢!一旁的朱大旺、陈文渊暗暗松了一口气儿,还好不是批发。 “龙根兄弟,那啥,咱们点到为止啊.....”郑楠有点儿怵,菜没吃一嘴,这么喝下去,非得醉死不可。 龙根淡淡道:“无妨,我干了,你随意。” “咕隆”二两酒又没了。 郑楠眼皮儿直跳,杯子里装满了鹤顶红似的,实在不想一口干啊。妈那个巴子的,老子一辈子也没这么喝过酒啊! 不喝吧,这脸往哪儿放啊?咕噜一声,烧刀子下肚,五脏六腑火辣辣的跟火燎似的,脑袋儿里嗡嗡直响,腿脚有点儿软了。 刚刚新世纪干了一炮,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消耗太多体力,一口饭菜没吃,半斤酒下肚了,能不头昏眼花? “来,文哥,我敬你一杯,老规矩,我干了,你随意。”转眼又是二两酒下了肚。 郑楠摇摇头,无比失落。妈的,别人哪儿是装逼耍气势啊,这才是真酒量啊?自己才喝了半斤而已,这一圈下来,别人喝整整一斤。 再看别人,面不红,心不跳,云淡风轻给喝白开水似的。窝囊啊,窝囊!鸡.巴比不过也就算了,连喝酒都落了下乘! 人比人果然是要气死人滴! “三位老哥,趁着没上菜之前,咱们再走一个?”龙根端着酒杯,望向了三人。 朱大旺脑袋儿晃的跟拨浪鼓似的,“别别别,别喝了,再喝鸡.巴都硬不起来了。” “老子再喝只怕命都得交代在这儿!不行,打死我也不喝了!”陈文渊直摇头,俩眼珠子红彤彤的,跟发.情的公狗似的。 郑楠干脆闭着眼睛睡觉,麻痹的,这狗日的还是人不?这么喝,是要死人滴! “那好吧,我自个儿喝。哎!”龙根叹息一声,独自一人闷了二两,显得无比悲怆与孤独。 众人皆醉我独醒呐。 “不是人!” “绝对不是人!” “龙根,你是个畜生吗?” 三人破口大骂,麻痹的,小杂种一出现,庆元三少脸面无光啊! “龙根兄弟,哥陪你喝一杯,你帮我个忙,如何?”三人中酒量最差的陈文渊端起了酒杯,满满的二两酒。 龙根一听这话,胸脯拍的啪啪直响! “文哥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来,咱们先干了再说!” 喝完酒,陈文渊一脸血红,神情悲怆,说不出的难受,总感觉胸口啥玩意儿堵的慌。 “文哥,啥事儿你说,只要办得了,兄弟我眉头都不带皱一个的。”几人一接触,几人倒也对得上脾气,谈得上“臭味相投”。 陈文渊捏着拳头,捏着拳头,红了眼眶! “兄弟,答应我,一定要把我妈日了!” “砰!” 龙根吓了一跳,酒杯应声而碎,怔怔道:“啥,啥玩意儿,让我干.你娘?”眼珠子瞪得跟牛铃铛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