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闷...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闷...

“小龙,你....”望着刘志文愤愤离去的背影,撂下的狠话,刘雨欣有些担心。小混蛋不怕,自己也不怕,可老爹老娘咋办? 刘志文好歹是村长,背后下黑手跟爹娘过不去,那可咋整? “放心吧,没事儿的。他掀不起多大浪花的。”龙根淡淡一笑,回头又冲何静文道:“大乡长,你说是不?” 何静文白了小混蛋一眼,笑骂道:“惹了麻烦才记起老娘来?哼,看在雨欣的份儿上给你擦擦屁股吧。” “雨欣,别担心,小虾米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来,刘志文这村长算是到头了。” 刘雨欣这才把心收回肚子里,刘家河乡虽不是何静文管辖范围,可同在一个县城,互相还是认识的,这不,何静文头顶还有个当县长的爹吗?可惜,当县长那爹这会儿醉的深沉,躺在李三水家里。 老刘家没了热闹可瞧,好处可拿,大伙儿陆陆续续回家了,冲龙根直道谢,把龙根夸得跟潘安宋玉似的。刘老根走在最后,握着龙根的手,神情道: “小伙子,我真有一个女儿,你要不要?我让她嫁给你!” 龙根一头黑线,暗暗道:“老伯,你就别坑我了,刚刚我都听见了,你女儿长的老吓人了,老子又不是收破烂的!” “刘老根,你夺人所爱,还是恩将仇报啊你?”姚岚摇着大锭子走了出来,没好气道:“小龙是咱们家的女婿,你想干啥?赶紧走,走走走!” 刘老根讪笑着离开了,摇摇头,叹息一声,“哎,命啊!老子咋遇不着这么好的女婿呢?好几十万哩....” 说起钱来,一万块钱的硬币本来给小孩子拿去当压岁钱的,一时没顾得上发,倒把刘志文摆了一道,冻得鼻青脸肿,傻不拉唧的,数了一下午,终于数完了,得,这一万块钱的硬币还不给咱。当了一下午的出纳小姐,尽给人数钱去了! 他.奶.奶个腿! “阿姨,叔叔还没醒呢。”龙根撇撇嘴,嘟囔道:“我琢磨着再喝一坛酒呢,哎,一个人喝得实在无趣!” 话音刚落,大腿根子猛地一疼,迎来刘雨欣吃人的眼神儿!何静文则高兴多了,我爹醉了,你爹也得醉,这才公平! 吃过饭菜,刘志成还没醒过来,躺炕上跟打雷似的,急的姚岚直跺脚,让乡里医生来看了下,没事儿,喝多了,睡醒了就成。刻意弄醒,反而头疼难受,美美的睡一觉就成了。 姚岚、刘雨欣这才放了心,四合院虽然有些破败,不过房屋众多,刘雨欣跟何静文住一间,龙根独自一人睡一间。刘志成、姚岚则睡在正房。 长夜漫漫,小混蛋手扶二弟,二弟正值壮年,摇头晃脑直挺挺立了起来,圆乎乎的大脑袋明显有些饿了。 “哎,可惜了,未来丈母娘不喝酒,要不老子也给放倒了,想咋日就咋日!”龙根摇摇头,收起长枪。越想睡越睡不着,裤裆顶起一大坨。 一骨碌爬了起来,盯着对面才屋子里,俩婆娘有说有笑,叽叽咕咕不知道说了些啥,小混蛋大腿一拍,色胆一上头,豁出去了! “咯咯咯,静文,你胸好大呢,来,给我摸摸,啧啧,真饱满。”刘雨欣坏笑道。 屋子里传来何静文得意娇嗔,“小蹄子,想死了是不?看不出来啊,戴个眼镜儿,小蹄子咋这么sao呢?信不信我摸你下面。” “来啊,摸就摸,谁怕谁啊!哼!”刘雨欣不甘示弱。 “好啊,小蹄子,看我咋收拾你,老娘今晚非得戳死你,咯咯咯.....” “啊....何静文,你个疯婆娘,你,你手指头塞进去干嘛?要死了啊....拿出来,快,拿出来,遭了,遭了,都湿了...啊....” 门外的龙根,猛地咽了咽口水儿,裤裆猛地一顶,一顶硕大的蒙古包撑了起来! “俩狐狸精,龙爷爷今晚非得日了你们不可!” “咚咚咚,喂,雨欣,开开门,我是小龙,静文,开门啊.....”轻轻敲响了门,屋子里骤然一惊。 何静文掀开窗帘一瞧,可不是小混蛋吗? “次奥!裸睡!”龙根眼珠子都瞪直了,何静文挂着两大陀,摇啊摇的,两团饱满甩啊甩,甩的人浑身邪火乱窜! “快点儿开门啊,我来帮你们摸,想咋摸都成。”龙根又催了一遍。 何静文倒还能忍受,昨晚跟小混蛋玩了大半个钟头,去了四五回;刘雨欣则挡不住了,别瞧小妮子细胳膊细腿儿,奶不大,屁股蛋子小的,可战斗力强悍的很!欲.火旺盛的很,骑上去半个小时不下来! “我去开门啊。”屋子里传来刘雨欣急不可耐的声音。 何静文大急,“喂,你不怕你爹娘听见啊!喂,别开门啊,待会儿扛不住要叫啊.....” “噶几”一声,门已经开了。 门一推开,龙根立马傻眼了。 刘雨欣赤条条站在面前,修长而白皙的身条,宛若白雪一般,胸脯挂着两颗旺仔小馒头,顶着两颗粉嫩小红点儿,娇嫩欲滴,脆生生的好看的紧。细长美腿中间,挤出一小块儿三角.地带,绒绒的小细毛,颇为调皮。 “小混蛋,你进来干啥?出去!”何静文捂着被子,却也遮不住浑圆双腿。 龙根一把抱住刘雨欣,瞪了一眼何静文,两手齐出,抚摸着刘雨欣光洁如玉的身子,白皙丝滑。 捂住两颗旺仔小馒头,一搓一揉,贼笑道: “你管我进来干啥?又不找你。没事儿睡你的觉。雨欣啊,别怕啊,胸脯小没关系,搓一搓,揉一揉就变大了。” 说着,有意无意的瞄了瞄一旁的何静文,淡淡道:“有的人的奶.子就是我给搓大的,来,龙哥哥好好给你搓搓,挤挤奶,哎呀,小樱桃都红透了呢....” “小混蛋,你,你说什么呢?老娘奶.子本来就大,啥时候变成你搓大的了?你给我说清楚。” 龙根回头白了一眼何静文,没理会,尽情抚弄着双臂中,雪白的娇躯,挑逗着两颗粉嫩樱桃,一时间既然有些痴了。 汹涌澎湃固然震撼,小巧精致却也有着独特的味道。 “雨欣,樱桃红了,我吃两口哦。” 被龙根抱住那一刻,刘雨欣面色潮红,软软的倒在龙根怀里,任他为所欲为,红唇轻舔,享受着美妙的畅快之感。 “嗯哼,小龙,嗯嗯....人家好想你,嗯,你,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噢....”乳.头一麻,电流涌入大脑,刘雨欣娇躯为之一颤。 半醉半醒之间,仿佛想到爹娘就在旁边,生生压住了那股欢愉。 “吧嗒吧嗒,滋溜....” 龙根大献口.技,舌头勾动着小乳.尖儿,牙齿轻咬,轻轻一扯一放,小馒头微微一颤,好看的很。 双手捂住白嫩而小巧的屁股蛋子,搓面团儿似的揉捏,菊花露了出来,指尖儿顺着屁股缝儿往下滑,触摸到狭长的细谷。 果然,湿透了。 “一对狗男女!哼!”何静文低声骂道,愣愣的看着两人,小心肝儿一颤,忍不住摸了摸自己饱满的玉峰,小声道:“老娘这么大不摸,摸那么小的玩意儿,有手感吗?哼!没追求!” 刘雨欣哪听得见闺蜜的抱怨,死死咬着嘴唇,勾着小混蛋脖颈,双腿盘了上去,小屁股往上一坐。 “嗯哼!” 秀眉一紧,两颗小馒头猛地一颤,鼻腔发出重重的闷哼,好想放声高歌浪.叫,又怕老娘听见,憋的小脸儿通红。 猛然间,加速抖动着屁股蛋子。“哒哒哒”的撞了上去,骑马似的一上一下,浑身白肉随之跳动,欢呼。 “嗯嗯嗯....嗯...嘶,嗯哼!!” 渐渐深入,更多的白沫滑了出来,滴落在龙根裤裆中间,粘稠如白沫,白嫩如豆浆,仿佛还带着刘雨欣迷人的体香。 “嗯嗯....嗯...” 紧闭着双唇,刘雨欣冲向了最高点,诱人红唇渗出一丝殷红的鲜血,下水道的闸门打开,一股热浪巨流,飞射而出! “哗啦啦” 如同小屁孩儿撒尿一般,喷出老远! “嗯...嗯哼...”刘雨欣累的趴在龙根身上,大口喘息,双颊红潮逐渐散去。 龙根搂着屁股蛋子,揉了两把,明显没过瘾,大棒子刚刚来了劲儿头,这就不行了? “咳咳,静文,那个,要不你也来玩玩儿。”轻轻把刘雨欣放在一边儿,盖好被子,龙根靠向了何静文。 何静文张张嘴,望着黑黢黢的大家伙,心里痒酥酥的,能不想吗?可一想到隔壁有人,心里不免有些担心,叫得一点儿也不爽快,滋味儿能好受吗? “来嘛,保管你爽快哦。”搂着何静文倒在炕上,从背后捂住两大陀。 黑色大蛇轻车熟路,顺着滑溜溜的屁股缝儿,钻了进去。 “嗯.....”何静文紧闭着嘴唇,闷哼一声。 “滋滋滋” 大蛇缓缓进入,深入浅出,何静文紧咬牙关,胀红了俏脸,说不出的难受,却有带着点点刺激。 有点儿像,偷.情的刺激。 “嗯....嗯嗯....” “啪嗒!” “嗯!!!”娇躯一颤,何静文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