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又...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又...

何文峰成功被放倒,被龙根一车拉到李三水家里去了,一听其貌不扬的小老头儿居然是庆元县的县长,李三水、赵萍夫妇吓了一跳,赶紧铺好炕,拿出最干净的毯子被子给盖上,两口子愣是一宿没睡,尽伺候何文峰去了。 吐的稀里哗啦,差点儿连胆水儿吐了出来,喝了一碗热米汤这才舒服了一些。昏昏沉沉倒过去,呼呼大睡。 没了束缚,一屋子婆娘一个个摩拳擦掌,抖着硕大双.峰,一轮接着一轮的上,几个婆娘商量好似的,豁出老命扭着腰杆,风摆杨柳,“滋滋滋”的磨着大棒子。 龙根狂笑着搓动大.奶,举着黑黢黢的大棒子,纵横驰聘,杀的几个婆娘连连求饶,后半夜方才云过雨止。 “妈呀,啥棒子啊?铁杵都能磨成针,这玩意儿咋还这么坚挺呢?”几个婆娘惊得小脸儿煞白。 早先就商量好了,大棒子虽然厉害,可几个婆娘也不是吃素的,回回捅得大伙儿死去活来,今晚商定,大伙儿都拿出看家本事来,让小混蛋也跪地求饶一回。 娘的,几个婆娘累得跟烂泥巴似的,横七竖八躺了满满一炕,却也挡不住傲挺的黑色大蛇,黑乎乎的依然散发着令人胆寒的煞气! “静文,咱们好久没搞了,要不咱再来一回,让你尽尽兴?”龙根拨弄着粉嫩的乳.尖儿,手指头一夹,往上一扯一提,白嫩的玉峰为之一颤。 何静文连忙摇头,“不,不不!够了够了,不要了。留着下次吧,下次再来。”望着黑色大蛇,何静文真提不起一丝霸气女乡长的派头来。 那求玩意儿跟铁似的,硬梆梆的,一杆子捅到底,顶得胸口堵的慌,一下子拔出去,整个人又空虚的很。 “哎,小混蛋害死人啊!” 龙根带着胜利的笑容,望向众女,“那个,你们谁还没舒服的?说一声啊,今儿晚上管够啊,想咋吃都行啊!” “小混蛋!” “得瑟!” “哪天来个sao婆娘,把大棒子榨干,看你还咋得瑟?” “丽娟大妹子,咱们几个还不够sao吗?” “啊呸,咋说话呢?谁sao了?”沈丽娟脸一红,瞪了瞪眼。瞧着硬挺挺的大家伙,小心肝儿一阵胆寒。 龙根坏笑着,摸着何静文的白滚滚的屁股蛋子,心神荡漾,这时候该死的电话又响了。拿过来一瞧,居然是刘雨欣打来的,龙根嘟囔道:“大半夜的,女博士难道也寂寞了?” “喂,啥事儿啊?我忙着呢,耕地呢,待会儿撒点儿种子,来个春种秋收....你们读书人不讲究因果嘛,我撒点儿种子,来年图点儿回报。” “呸,小混蛋!”电话那头刘雨欣轻啐一口,没好气道:“又祸害人去了。” 龙根嘿嘿一笑,径直切入主题,“我说女博士,大半夜的,究竟啥事儿啊?我这忙着耕地呢。” 说着,“啪”的一巴掌拍何静文屁股蛋子上,坏坏道:“听听,多响亮。” 刘雨欣听的俏脸一红,低声道:“那个,那个,我爸妈想见见你,他们,他们催我结婚了,我.....” “啊?又见丈母娘啊?”龙根蹭的一下坐直了,眼珠子差点儿瞪了出来。 “哼,不愿意来算了!”刘雨欣一听这话,哪能不生气?“老娘明天就去相亲,随便找个男人嫁了算逑!” 龙根大急,“哎,别,别.....”电话那头已经撂下了。 “雨欣打来的?她父母要见见你,催着结婚了?”到底是闺蜜,何静文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想想也是,雨欣跟自己同岁,一起上的大学,自己一毕业就参加工作了,小妮子非得考个博士。乡下人讲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早些年,二十五六岁,娃都好几个了,做爹妈的哪能不着急啊? “是啊,咋整啊?她爸妈要见我。”龙根盘着腿,摊开手,裤裆正中插着一根儿黑黢黢的大铁棒子,随着主人心情的低落,缓缓下沉。 龙根是真没招了,低头一瞧见裤裆那玩意儿,气不打一处来。驴玩意儿太能惹事儿了,见一个日一个,现在好了吧,现在一个一个都找上门来了。 “小混蛋,自食其果了吧。哼!”沈丽娟瞪了瞪眼,没好气道:“还能咋办?好好一黄花大闺女让你给祸害了,你得负责!” 陈香莲是过来人,也是几个婆娘里年纪最大的,如今母女俩倒贴巴上了龙根,心里想的自然更多。 “小龙,事儿已经这样了,你就去一趟吧。一个姑娘家不容易,以后不好见人呐,你要不去,伤了人女孩子的心,你对得住人家吗?” 龙根点点头,道:“那成,我明儿一早就去!” 一旁的何静文不爽了,撇撇嘴,“那我爸咋办呢?我,我爸也想见你来着,结果你....哼!” 龙根张张嘴,突感压力巨大,一个脑袋儿两个大,说不出话来。是啊,还有一个老丈人,还躺在另一个老丈人家里睡着呢,自己又得去见另一个老丈人! “次奥!”龙根挠着头发,犹如一头发怒的狮子一般,自己都把自己给绕晕了! 麻批的,以后日婆娘,得先问清楚了,结婚没有!没结婚的坚决不招惹,屁事儿太多了,见老丈人都能把人给逼疯了! 还是少.妇好啊,要日就日,日完一手枪就走,感觉好了留个电话,方便以后再日;感觉不咋的,干完就散,谁也不耽误谁,多好。 “哎,静文大妹子,要不这样吧,县长那边先缓缓。”沈丽娟到底是小混蛋的亲人,见小混蛋发愁于心不忍,开口说道:“你跟雨欣是同学,你同小龙一起去雨欣家,县长那边咱们来说,小龙下次再去主动拜访,你看咋样?” 何静文虽有些不满,凭啥把自己老爹安排在后面啊?却也不想为难小混蛋,无奈的点了点头。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龙根开着高尔夫带着何静文去乡镇上大包小包,后备箱塞满了,这才在刘雨欣的指引下,杀向刘家河乡,刘雨欣的老家。 刘家河乡与柳河乡差不多,以一条河流命名,且多数当地人都是刘姓,这里的人自称是刘邦的后代,专程给刘邦看坟场的,可几百上千年过去了,谁也说不出刘邦的坟到底在哪儿。至于真假,无从考究。 如果真能找到刘邦的坟场,绝对发大财! “美女大乡长,到了刘家河乡上又咋走?”龙根问了一句,见何静文脸色不太好看,伸手想摸两把,愣是被何静文给瞪了回去。 “直走不倒拐!”何静文鼓着腮帮子,心里还琢磨着老爹的事儿。 老爹好歹是庆元县县长吧,主动来看你个臭小子,好你个王八蛋,不给我老爹吃饭吃菜,一股脑的灌酒,啥玩意儿没捞着,醉倒在桌上;现在倒好,招呼不打,拐走人女儿,找别的婆娘去了! “小混搭啊小混蛋,你说你都混蛋到什么程度了你?”何静文气不过,咒骂道:“要是上苍有灵,绝对‘咔嘣’一个雷下来,劈了你!” “嘿嘿,不好意思啊。”龙根握着方向盘,坏笑道:“那雷已经劈过我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不,靠着裤裆大家伙,过上性福生活了吗?不然,哪有机会骑了乡长大人啊。” 何静文气得小脸儿煞白,挥着小粉拳,砸向龙根,边砸边骂,“我打死你个小混蛋,为天下除害,为妇女同志们报仇!小混蛋,小混蛋!” “哈哈,那我干脆冲河里算了!”说着龙根油门一踩,飞速冲向栏杆儿。 “啊!!!!”何静文尖叫,大胸脯一震颤抖。 龙根减速,高尔夫拐弯进入城区。给刘雨欣打了电话,做好饭菜,屁股蹲儿洗干净等着日,寻了路子,风风火火杀向又一个老丈人家里。 “哎,不知道许晴爹娘死了没,要死了多好啊,老子以后少一件麻烦事儿了!”心中幽幽一叹,加速进去。 不知道许晴听了这话该哭还是该笑了,亦或者暴跳如雷吧.... 看望老丈人,得踩着饭点儿去吧,最好也能像何文峰那样,啥话没说出口,“咕噜咕噜”几口白酒下肚,灌醉一个! “嘀嘀嘀” 看见刘雨欣挥手,龙根摁了两声喇叭,小汽车开进了古老四合院。堂屋中间,走出来俩位老人,赫然是刘雨欣的父母,刘志成、姚岚! “伯父好,伯母好。”龙根下车卖了个好,贴着笑脸迎了上去,兜出一根儿大中华递了过去。 刘志成微笑点头,接过了烟,“小龙是吧,进屋坐,进屋坐。” 到底是婆娘细心,姚岚看见未来女婿车里还坐了一个女人,比自己女儿更漂亮,胸大屁.股翘的,有两分不弱的气势。心里有些疙瘩。 “这是?” 刘雨欣兴奋抱住了何静文,“爸、妈,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最好的朋友,静文,人家现在可是柳河乡的乡长哦。” “哦!”老两口这才放下心来,一脸敬畏的望着何静文,几人随后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