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放...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放...

龙根在老魏家三婆娘恋恋不舍的眼神里离去,来“日”方长,机会多得很,怕个鸟蛋?老魏家日子一天不如一天,未来儿子还搁田翠芬肚皮里待着呢。一心软又给掏了三万块钱,一个婆娘一万。 感动的魏武稀里哗啦,差点儿没跪地上磕头。 “这哪是龙傻子啊?太气派了!跟活菩萨似的!”魏武下定决心,跟着龙根好好干,争取早一天开上小汽车儿。 龙根摆摆手,飘然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出门儿又给黄氏三兄弟打了个电话,初七一过,马上开始动工! “天下第一庄”,茶园规划必须同步进行,争取三个月内搞定所有工作!为上河村村民提供更多赚钱的机会,到时候表婶儿不仅是上河村村支书,还是茶园,第一桩的老板娘! “嘿嘿,明儿再日日俩富婆,搜刮点儿钱来,给俺儿子存着!”龙根一声贼笑,一脚油门回了家。 家中一群婆娘犹如饿虎扑食,扑倒龙根,差点儿没把大棒子生吞活剥了,照样搞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直到第二天早上,日晒三竿,被何静文手机惊醒。 “干啥啊,美女乡长,咋尽坏人好事儿呢。”龙根嘟嘟囔囔,抓着黑黢黢的大家伙,撸了撸,硬梆梆的,圆乎乎的大脑袋晃悠着要造反。 龙根低声骂了两句儿,听到电话那头何静文的声音,顿时傻眼了。 “啥玩意儿,你要来,你爹也要来?不是,你来就行了,你爹来干啥?寻找第二春啊?” 挂掉电话,龙根那个郁闷,恨不得摁住陈可再抡一炮,只怕等何静文、何文峰来了,小.鸡.鸡只有饿死的份儿了。 “他.奶.奶.的,点儿背不能怨社会啊!”幽幽一叹,裤裆那玩意儿似乎被主人惆怅情绪所感染,慢慢软了两分。耷拉着脑袋好不丧气。 心里一百个不乐意,还得去迎接不是,谁让人俩父女,一个是县长,一个是乡长,自己还得靠着人吃饭呢! 何静文要来,沈丽娟几个婆娘一琢磨,自然得最高待遇的款待,捞了两只大王八,老腊肉,猪蹄儿,几个婆娘忙活了一整天,龙根忙里偷闲,去乡镇上陪小芳、许晴吃了一顿饭,没坐一会儿,何静文已经到了,马不停蹄又杀回上河村。 “哎呀,好一个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啊,好好好!”刚下车,何文峰深深吸了一口气,四处望了望,一脸享受。 青山绿水间,有着朴实的乡民,何文峰不住感叹:好地方。 “嘿嘿,真觉得好,何县长便留下来多住几天吧!”沈丽娟露出了朴实的笑容。 龙根嘬了一口烟,接着道:“多住几天哪行啊?干脆留下来养老吧,我给你盖两间儿小瓦房,你看咋样?” “好,一言为定!”何文峰认真道:“还有三年我就该退休了,一退休,我马上搬过来住!” 龙根讶然讪笑,小老头儿真不客气,小爷就随便客套客套你还当真了?妈的,你要住村里,老子以后日婆娘多不方便啊?还不得两刀把老子给劈了? “吃饭咯,吃饭咯!”这时,厨师长陈香莲一声高呼,端着一碗鲜美的王八汤摆上了桌。一群人连忙围了过来。 何文峰嗅嗅鼻子,食指大动,“好香啊!” “爸没注意点儿形象好不好?你好歹还是个县长呢?”何静文脸色微红,笑着道。 何文峰哈哈大笑,“县长也是人嘛,民以食为天,咋的,做了县长就不能吃饭了?” “来来来,大家一起过来坐,别拘束,饭桌上没有县长,只有朋友,只有亲戚!”何文峰此话有着深意。 这一次上河村之行,何文峰有着更重要的事儿,那便是女儿的婚事。女儿自打跟李良那混球离婚之后,跟龙根这小子走的很近,言语间推崇有加。为此更是不惜一切,挪用公款,险些酿成大错! 俩人情义可见一斑。前几个月,俩人倒也回家了一趟,互相也有一些了解,更是连龙根裤头给扒了下来,当爹做到这个份儿上,着实不易啊! 初到上河村,还以为一屋子婆娘都是龙根的亲戚呢,谈及女儿婚事,自然不能以县长自居,得有两分和蔼可亲的笑容不是。 “小龙啊,大晚上也不开车,咱爷俩整两口?”何文峰食指大动,望着一桌子的美味儿,没点儿酒哪成? 龙根心想,喝酒?貌似自己酒量还不错,上次几杯老白干儿下肚,愣是心不跳气不喘,李大宝、方正喝成了死猪,自己愣是一个人开车回了上河村。 喝酒好啊,把小老头儿灌醉,晚上老子一样日婆娘?搁你面前把你女儿日了,你能咋的? “成!过年,咱们得多喝一点儿。”小卖部随便拎了两瓶高度白酒,“伯父,咱一人一瓶,喝完就算完,你看咋样?” “要实在喝不了,那就算了。我喝!”话到最后,龙根又补了一句。 何文峰一瞪眼,“不就一斤酒吗?没问题!” “爸,你少喝点儿,对身体不好。”何静文有些担忧,老爹都五十好几了,哪能跟年轻小伙子比? 何文峰佯怒道:“别劝我啊,今儿谁劝我,我跟谁急!”说着,自顾自倒了二两,慢慢的一杯子。 “来,伯父,咱们先走一个,我干了你随意。”不给何文峰说话的机会,龙根脖子一扬,二两白酒下了肚。 何文峰眉头一皱,好酒量啊! “我也干!” 龙根坐在一旁,嘴角扯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喝吧,喝吧,多喝点儿,你喝醉了,我才能打你女儿的主意啊。 “来来来,美丽漂亮的妇女同志们,咱们一起走一个,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啊。”何文峰一口酒下肚,还没回过神来,人那边又端起了酒杯。 虽说事先说好了,酒桌上没县长,可不管咋样,面子还是要的。又倒了二两,话没唠两句,又灌了一口酒下去。 胸板儿火辣辣的烧疼,给吃了生辣椒似的,一张脸血红,脑袋有些晕乎乎的了。 龙根贼笑,夹了一块肉啃完,去去白酒的辛辣味儿,又倒满了酒,认真道: “大伙儿注意了啊,人何县长第一次来,跟微服私访似的到了咱家,蓬荜生辉啊,来,有请何县长给大伙儿讲两句,讲两句!”话没说完,带头鼓起掌来。 何文峰红着脸,微微摇了摇头,有点儿晕,脑子里斟酌了一下,道:“首先,我何文峰感谢大伙儿的热情款待,谢谢你们。其次,我要祝大家新年快乐,祝大家万事如意,天天开心,最后........” “说的好!鼓掌!”龙根突然扯开嗓子一吼,啪啪啪鼓起掌来。 何文峰愣了愣,没反应过来,傻乎乎看着龙根。 “何县长说的太好了,来来来,为了何县长这番演讲,咱们走一个!”龙根端着酒杯‘咕噜’一口又给灌了下去。几个婆娘也没含糊,灌了一口鲜橙多。 何文峰嘴角直抽抽,有些发怵,脑门儿红彤彤的,肚子里翻江倒海似的难受,一股怒火冲向头顶,昏昏沉沉的。 “何县长,要不能喝就别喝了,喝多了伤身体,你瞧,你又上了年纪,别喝了,真别喝了。”见何文峰端着杯子,半天没往嘴里送,龙根刺激道。 “不行,一定要喝!”何文峰麻起胆子,心一横,又一口灌了下去。 喉咙、胸口,一直到肚子里面,一直延续着火辣辣的烧痛,浓烈的酒精冲向脑门儿,何文峰一张老脸跟猪腰子似的红! “好酒,够味儿!”何文峰张了张嘴,虚晃着脑袋儿,指了指龙根,“其实,其实,我们今天...今天来,还...还有更重要的事儿...” 龙根一听这话,二话不说,又给何文峰满上了酒,端着酒杯,正色道:“还有比喝酒更重要的事儿吗?伯父,来,咱们接着喝!” “额....”何文峰短暂的愣了愣神,忽地,大腿一拍,“啪”的一声,吓傻了几个婆娘,大声道:“对,没有什么比喝酒....更...更重要,来,咱们...咱们干了!” 龙根要的就是这话,看着何文峰一口灌了下去,自己方才慢慢抿了一口,瞧着何文峰晃悠的脑袋儿,默默数着,“三、二、一,倒!” “蓬”的一声,何文峰趴在饭桌上,呼呼的喘着气儿。 何静文吓了一跳,摇晃着何文峰,担忧道:“爸,爸,你没事儿吧你...” “都怪你,小混蛋,干啥不好,偏偏给我老爸灌酒啊你!”何静文一不笨,二不傻,咋能看不出来? 龙根嘿嘿坏笑,“难道你想晚上咱们亲热的时候被你老爸瞧见?这是为他好,老人家就得多多睡觉,身体好!” “小混蛋,你给我滚一边儿去!”何静文怒道。 龙根坏笑着蹦跶开了,心里也挺可怜何文峰的,好好的县长,一口菜没吃着,喝了半斤酒,睡的跟死猪似的。 “睡吧,睡吧,你睡着了,老子才能办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