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帮...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帮...

没把何静文的话放在心上,人好歹是个乡长,还有个当县长的爹,逢年过节,亲戚客人招呼不过来,哪里有空来看自己啊?权当何静文开玩笑过过嘴瘾了。 回到村儿的时候,天快擦黑了,果然,表婶儿又黑着脸,一脸怨愤。抱怨道:“过个年都不舒坦,一天一天的跑,又祸害谁家姑娘去了?别又让老娘给你擦屁股!哼!” 龙根张张嘴,没敢吭声,灰溜溜的围着火炉取暖,一旁的陈可小声说道:“老魏家大年初一大吵大闹了一场,主要原因便是田翠芬肚子里的种!魏武啪啪几个大嘴巴给田翠芬抽了去,扬言要杀了那个混蛋!” 沈丽娟作为村支书兼妇女主任自然要出面,哪能不知道是小混蛋下的种?可又不能直说,这顶黑锅只能魏武背了! 好说歹说,最后摆出了法律,这才把魏武给唬住!处理完一摊子破事儿,天差不多都快黑了,小混蛋一摇一晃才回家,沈丽娟咋能不生气? “拈花惹草也就算了,把人肚皮搞大也没事儿,可也别天天惹事儿吧,老娘又不是卫生纸,专门替你擦屁股的!” “嗯,看来得敲打敲打魏武了!”龙根皱了皱眉头,冲几个婆娘招呼了一声,出门儿了。 震慑魏武自然得拿出点儿派头,货柜架里拆了一包好烟,打开车内音响,一道高亢嘹亮的声音响了起来:“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屁大的村儿,一个倒栽葱都能爬出头的地儿,开车等于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都懒得调头。 “嘀嘀嘀” 几声喇叭摁了下去,老魏家的门终于打开了,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魏武。魏武的脸色很难看,黑沉沉的跟瘟神似的,或许跟长年在工地上干活有关,皮肤黝黑,身板儿相当健硕,腰大膀圆,乍一看跟头小牦牛似的。 “龙傻子,你来干啥?啥事儿,快说,说完滚蛋!”魏武有点儿不耐烦,堵在门口,不让龙根进去! 龙根嘬了一口烟,微眯着眼神,盯着魏武,狗日的胆儿挺肥,拦住龙爷爷日婆娘的路,还一口一个“龙傻子”,欠收拾的货儿! “嗡嗡嗡!” 发动机轰鸣,离合一松,车身往前一耸,眨眼间顶到了魏武跟前。魏武吓了一跳,跳到一旁,怒骂道: “龙傻子,你麻批的,会不会开车?想撞死老子是不?” 龙根方向盘一转,进了院子。打开车门,冲魏武赔笑,“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刚拿本儿,刚拿本儿,让你见笑了,来来来,抽根烟抽根烟。”扯出一根儿软玉溪递了过去。 魏武到底混过县城,见多识广,一眼瞧出这车不简单,虽然不认识屁股后面的英文,大众的牌子还是知道的,都说,大众的车如何如何好,皮实耐用,保值。价格自然也便宜不了,一瞧龙傻子这车,新的。 捻着烟头一转,乖乖,软玉溪,二十几块钱一包呢,大老板心情好的时候才发一根儿抽抽,过过嘴瘾,再瞧人龙傻子,开的是大众新车,抽得是软玉溪,车里叮叮咚咚,放的是《最炫民族风》,拉风的紧。跟哪儿来的富二代似的。 “妈的,人比人气死人,谁他娘能想到龙傻子能有今天?”魏武暗暗道,心里有些不平衡。 自己辛辛苦苦学了门泥瓦匠的手艺,说好听点儿,搞建筑,建房子的,说难听点儿,就是砌墙的,有点儿真功夫,带了几个相邻相亲,出门儿抱团儿挣钱,包点儿小工程,挣点儿血汗钱。 原以为劳累几年就能过上好日子了,麻批的,老爹死了,哥哥死了,屋子里就剩了三婆娘。前几天回家跟婆娘滚了一回炕头,积蓄了一年的子弹儿射了进去,妈那个吧子的,这才几天,婆娘说她好像怀孕了,这他娘的也太快了吧。 心里正添堵,龙傻子开车小汽车,抽着高档香烟来了。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儿! 不过魏武识趣儿,回村儿几天,乡里乡亲都说,龙傻子如何如何能干,如何如何有钱,刚开始还不信,现在才知道,是真的!一个傻子都比自己混的牛叉! “呵呵,小龙来了啊,快,屋里坐。”苗红一听喇叭声就知道龙根来了,放下厨房一摊子事儿,迎了出来,身后跟着杨英、田翠芬。 杨英脸色倒还不错,反正自家男人死了,自个儿也没怀孕,没人找自己麻烦;田翠芬有些紧张,脸蛋儿红一阵儿白一阵儿的,脸庞还挂着泪痕,龙根瞧得有点儿心疼。 “今儿我来,有两个事儿。”龙根燃起一根儿烟,一副上位者的姿态,“一呢,听表婶儿说,翠芬嫂子怀孕了,武哥不是很高兴?”说着,龙根望向了魏武,深深嘬了一口烟。 麻批的,不高兴能咋的,那是老子下的种,有能耐你给老子拿下来?看老子不灭了你! 魏武一愣,摸不准龙根的脉,这话啥意思?对自己不满意?奶.奶.的,老子的家事儿,啥前儿轮到你来插手了? “妈的,龙傻子现在有名望,有权有钱,惹不起!忍一忍吧!”魏武咬咬牙,忍了下来。 “小龙消息挺快啊,是,是有这么回事儿,那个,那个我刚回来不久,你嫂子就怀孕了,有点儿蹊跷,我.....”魏武倒也没隐瞒,讪讪道,总感觉脑门儿有点儿绿。 “蹊跷个屁!” 龙根眼一瞪,“武哥,不是我说你!你自己说说你办的啥破事儿,啊!” “你爹抹不开脸,歪脖子树上一挂,死了;你大哥贪财,去挖我的王八池子,得,让大石板给砸死了。苗婶儿带着俩嫂子艰难度日,省吃俭用的,也没给你找过啥麻烦;现在嫂子给你怀了娃,你反倒不相信嫂子了?你伤人心不你?” 魏武:“......”啥话没说,脸色尴尬的有些难看。 “武哥,别挑三拣四了!嫂子多好的人啊,你大半年不着家,无怨无悔帮你伺候老娘,捯饬家务活儿。”龙根继续神侃,“你瞧,你一回家立马给你怀个娃。瞧咱嫂子这身段儿,生个大胖小子,指定没问题啊。你还有啥不满意的?” 魏武脸色柔和了许多,细细一想,自己好像真有些过分了,婆娘一个人在家不容易啊。 一旁的田翠芬埋着脑袋儿,扑簌扑簌落着泪花,心里装着满满的感动,人小龙不是只想着日自己,而是真的对自己好呢。 “武哥,别干傻事儿了,好好照顾嫂子,婶婶吧。老魏家还得扛起大旗呢。”龙根拍了拍魏武宽厚的肩膀,认真道。 还别说,装的挺像,魏武愣是被唬得一惊一乍。 “小龙,你,你说的对!我听你的,好好对待俺娘俺媳妇儿,今儿的事儿,是我错了。是我不好,我给翠芬儿道歉!” 龙根满意的点点头,目前,照顾好田翠芬,就等于照料自己的娃,心里美滋滋的,别提多高兴了。 “武哥觉悟高,这事儿你能琢磨明白。”龙根切入第二个话题,“武哥,你是建房子搞工程的,见多识广,经验丰富,那啥,我打算修几间房子,你帮忙来把把关,找俩得劲儿兄弟,跟咱帮帮忙,修几间房子。” “当然,工钱肯定跟城里一样,一分不会少!干得好了,另有奖金,你看成不?”龙根抛出了重磅炸弹。 果然,魏武惊呆了。待村里也能挣大钱?真的假的? “真的?工钱跟城里一样多?”魏武来了兴致,确认道,“究竟多少房子?我算算能干多久?” 这可把龙根给问住了,大概要求说了下,黄鼠狼那边还没给出图纸呢,咋说的清楚? “可能,三四十间房子吧,或许更多。具体等图纸出来了再说,咋样,有兴趣搞不?” 魏武吃惊道:“三四十间房子?那么多,你住的完?” “你管我咋住?你只说这单子接不接,你要接,我立马给你预付一半的工钱!”龙根拍着胸脯道。 如今的龙根,实实在在的有钱人儿,没钱了对着梅梅、婷婷一阵猛捅,俩婆娘还不乖乖掏钱?红绸给的几百万还没地儿花呢! “预付一半的工资?一半!”魏武眼睛都瞪直了! 妈的,诱惑实在太大了!自己辛辛苦苦带着兄弟朋友在外面闯荡,就怕一年到头拿不到钱,遇见黑心老板!可现在人龙傻子,开口就预付一半的工钱,乖乖,这事儿太能做了! “成,我干!小龙我跟着你干!”魏武拍着胸脯保证道,“现在我就联系工友去!”说着,魏武就要出门儿。 龙根连忙给拉住了,“哎,等一等,我话还没说完呢。”看了看一旁的三娘俩,龙根语重心长的说; “武哥,钱我让你挣,可婶儿和俩嫂子你可得照顾好,人,得有人情味儿,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不给你活儿做啊。” 魏武忙道,“一定一定,我一定好好挣钱,好好养活老娘,照顾媳妇儿,好好养儿子!” 龙根点点头,离开了。 ——养儿子?帮老子养儿子! 不过,龙根也算了了一件事儿,这下儿子以后不至于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