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就...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就...

“吸溜...滋滋滋” 婷婷的舌头软香如玉,如灵动小蛇一般,一开始只是对菊花外围进行扫荡,见龙根逐渐适应,舌尖儿一硬,扳开两半屁股蹲儿,猛地往里一顶。 “噢!!!” 龙根嚎叫,说不出的舒爽,感觉浑身被电流击中似的,说不出的酥麻感觉,犹如身临仙境,腾云驾雾一般畅快。 “滋溜” 婷婷又舔了一口,咯咯笑道:“小龙帅哥,舒服不?” “吼!” 龙根怒吼一声,没有吭声,直接用行动回报婷婷,翻身而起,怒抓撕开黑色蕾丝,两条浑圆白皙大腿,挤出一块儿饱满的三角地,稀稀拉拉长了几根儿小卷毛,门户大开,狭长而幽深的小缝儿,微微一缩,一坨白沫滑了出来,两片泛黑的饺子皮一颤一颤的。 浑圆大棒子抵住洞口,过渡配合似的,硬生生挤开俩片饺子皮,小缝儿撑得圆圆滚滚,寸寸刺入! “啊~~~~” 婷婷瞪大了双阳,一股撕心裂肺之痛袭来,仿佛一根儿火红的钢铁大棍儿生生切入,撕裂了小缝儿,烫伤了灵魂! “嘶,这么凄惨!”一旁的梅梅,情不自禁的捂住了下.体,紧紧夹着屁股蛋子,眼瞧着黑色大蛇一寸一寸深入,婷婷扯开嗓子的嘶吼,宛若灵魂发出的求救信号一般!心肝儿不由得一颤! 太厉害了,太粗壮了,自己应付得过来吗? “啊~~~~不~~~~”大.肉.棒.子持续深入,前所未有的撕裂之痛传来,婷婷死死揪住床单,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水珠子,扯开嗓子嘶吼连连,“噢,不~~~不要啊~~~~” 龙根好像没听见似的,抠着柳条细腰,腰杆儿猛地向前一耸,“啪嗒”一声,狠狠撞在屁股蛋子上,白滚滚的屁股蛋子一阵轻颤。婷婷瞪大了双眼,差点儿没昏死过去,张大着嘴巴半天没说话! 那,那是什么玩意儿?还是男人裤裆那东西吗?天呐,太,太粗壮了,太强悍了!一棍子到底,径直深入,一捅到底顶到花.心深处,撞的内里墙壁都麻了! 疼,撕裂的痛楚,比生娃还难受;却也让人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饱满,满足的感觉! 痛,并快乐着,就是这个理儿了吧。 “啪啪.....啪啪啪....” 一棒子下去,试了个深浅松紧,龙根心里有了分寸,乍一看俩婆娘sao得跟老母猪似的,浪.荡的很,真要真刀真枪的干,只有求饶的份儿。龙根一想,磨豆浆还得慢慢来,握着小蛮腰,控制着黑色大蛇缓缓捣腾起来。 “滋滋....滋滋滋” “啊啊...小龙帅哥,噢,不,不.....啊~~~轻,轻点儿好吗?噢......”婷婷叉开了双腿,一点儿没敢合拢,那玩意儿连俩片黑木耳都磨肿了,遑论洞里?只怕稍稍用点儿力,洞都捅烂球了! 双手捂着脑门儿,紧紧夹着屁股蛋子,使出仅有的力气,抵抗着大棒子的进攻,惨叫连连.... 龙根听见也当没听见,哪能半途而废呢?这才哪儿到哪儿,竟然要日,那肯定得伺候舒服了! “忍着啊,龙爷爷让你先来一轮儿高.潮再说。”话没说完,龙根上身压了下去,死死抠着两颗半圆球,揉搓捏拿,双管齐下,大黑蛇“吱溜吱溜”对着小缝儿一阵猛烈攻击,贴着嫩.嫩的洞壁,深入浅出。 “啊~~~~不,不,不~~~小龙,不要啊....不要...停下啊....啊....”婷婷呻吟不断,喘息阵阵,白花花的娇躯一阵乱颤,腿缝儿随之滑出一坨坨白嫩豆浆。 粘稠而温润! “滋滋滋” 突然,龙根猛烈进攻,黑色大棒子宛若打桩机似的,“啪嗒啪嗒”撞向白滚滚的屁股蹲儿,次次深入,撞在花心上,婷婷高呼,忍不住,一股热流激射而出! “哗啦啦.....” 大棒子“嗖”的一声扯了出来,一股热汁儿飞射而出,溅得到处都是。 “啊~~~~嗯哼....” 婷婷终于松了一口气儿,玉峰颤抖,小腹抽搐着,一坨一坨的白色浆糊再次从小缝儿滑了出来,这会儿不是“小缝儿”,而是一个圆乎乎的小洞,幽深而狭长的小洞,洞口猛地一缩,又是一坨白沫流了出来。 太疼了,也太爽了!一棒子下去,仿佛带走所有的体力,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分毫动弹不得! “妈呀,这.....这得多厉害去了!”梅梅捂着急促跳动的心脏,担忧道:“婷婷,你,你没事儿吧,需要去医院不?” 婷婷摇摇头,下面虽然疼,整个身体却很舒服,前所未有的释放,释放的酣畅淋漓,随着大棒子的深入,仿佛一切的忧愁都烟消云散了一般! “不,没事儿,我只是,只是太爽了....呼.....” 能不爽吗?床单都湿透了,一把能拧出水儿来,这一炮得射了多少? “梅梅,你来不来,不来我可走了哦?”龙根催促道,抓着大棒子抖了两下,把多余的白沫抖掉,准备进洞! 干到这会儿,大棒子已经不需要预热了,见着小缝儿,一直往前钻进对了! “我....我...我要!”梅梅一咬牙,撅着屁股蛋子上了床。不过梅梅心眼儿多,大棒子太粗太长了,一棍子扎到底儿,还不捅到嗓子眼儿去了? 那就用观音坐莲,老娘占主动,想进去多少就进去多少,想快点儿日就快点儿日,想慢慢磨就慢慢磨,多自在! “要来就来,一点儿也不干脆!”梅梅还在打着小算盘,猛不丁被龙根摁在了床上,皮裙往下一拉,还没回过神来,小缝儿骤然一胀鼓!一根儿火辣辣的东西刺了进来,梅梅瞪大了眼珠子,嗓子眼儿堵了啥玩意儿似的,半天叫不出声儿来。 野狼背入,龙根换了个新花样,揉搓着两半儿白滚滚的痞棍墩儿,掰开屁股缝儿一瞧,黑黢黢的菊花有些紧致,冷风一吹,直往回缩。 “啪啪...啪啪啪” 大蛇深入,撞的屁股蛋子一层细浪连着一层细浪,一浪高过一浪的颤抖,“啪嗒啪嗒”的响声,跟打饼子似的。 “啊啊~~~呜呼,呜呼....爽,爽,太爽了,啊~~~~” 过了好一阵儿,梅梅才叫出了声儿,摇着大锭子迎上龙根的撞击。 “爽就好,爽就好!老子就是要你爽!哈哈哈!” 龙根狂笑,扣着肥硕的屁股蹲儿,加大了抽送力度,“哒哒哒”的响声跟放枪似的,一颗颗子弹射向屁股蹲儿。 “啊啊啊~~~噢噢噢~~~~小龙帅哥,小龙帅哥,你,你好厉害哦.....啊~~~~” .... 有史以来,鸿运旅社第一次过春节如此热闹,整个楼道充斥着阵阵销.魂的呻吟,和一浪盖过一浪的肉浪之声,足足持续了两个钟头,方才停了下来。 俩个sao婆娘差点儿没被捅死了,两人各去了四回,这才勉强让龙根交了一次货,当一坨一坨的鲜美而滚烫的豆浆喷香花心洞壁的时候,婷婷忍不住,再一次迎来高.潮。 “呼...呼...婷婷,婷婷,你爽了不?”梅梅偏头,摸了摸婷婷不住颤抖的双.峰,喘息道。 婷婷瞪大了眼珠子,被干得翻白眼儿,叉开大腿,一股风呼呼的对着小缝儿吹,人才舒服了一些。 “舒服,舒服!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啊,梅梅,你不爽...爽么?” “我也爽了,一辈子没这么爽过啊!”梅梅一脸红润,欣慰道:“婷婷,这一次庆元县之行,是咱们姐妹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 婷婷点点头,一脸幸福满足。 “嘿嘿,两位美女,你们慢慢躺着吧,我得回家一趟,家里还炖着牛鞭呢,回家吃了,明儿咱们接着日。”龙根笑着提起裤头,出来饶了一圈儿,天都快黑了,再不回家,估摸着表婶儿又得发飙了。 “明天,又...又日?”婷婷脑门儿一黑,差点儿晕死过去。 梅梅摇摇头,盯着龙根胀鼓鼓的裤裆,下.体没来由的一疼,一脸惊愕。刚刚吐了一碗口水儿,这会儿还硬梆梆的! 这哪儿是人啊,简直就是一匹大种马! “对了,别忘了咱们之间的承诺啊,水生的事儿,对了,还有钱!”临走前,龙根不忘了补充道。 俩婆娘连忙点头,捂住三角.地带,生怕大棒子生气,回头又是一阵儿猛捅。等龙根离开之后,婷婷才说道: “梅梅,要不咱们去医院上点儿药吧,那玩意儿太厉害了,下面都戳烂了,涂点儿药啥的,明儿又能接着搞了。” 梅梅想了想,点点头。 ..... 龙根没去看小芳、许晴,只怕去了就走不开了。今儿是初一,今晚还得跟表婶儿几个肉搏一场,明晚再来看俩人,顺带着把梅梅、婷婷俩婆娘赶着日一轮儿。该收钱的收钱,该收拾人就得收拾人! “爷爷,爷爷,那孙子又来电话啦.....”电话响起,何静文来的电话,龙根调戏道:“漂亮女乡长,咋得啦?下水道堵住了是不?” “小混蛋,你想害死我是不是?你瞧瞧给我发的啥图片儿?没看出来啊,小混蛋你居然有自拍小.鸡.鸡的习惯!”电话那头,何静文调侃道:“要不,我把这图片发网上,让你出出名儿?” 龙根佯道:“我的鸡.鸡很小吗?嗯?要不你来试试?” “试试就试试,谁怕谁,我明晚就到啊......”话刚完,何静文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