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城...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城...

“乳.交谁不会啊?梅梅就你胸脯那俩旺仔小馒头,能包住驴玩意儿吗?”婷婷的嘴一撇,一脸不屑。回头冲着龙根抛媚眼儿,莲步轻移,水蛇腰一拧,胸脯两大陀一晃,摇着肥硕的大锭子,走到龙根面前。 眼波泛着桃花,小手轻轻下滑,滑过茂盛的草丛,轻触黑黢黢的驴玩意儿,小心肝儿骤然一麻,好烫的大家伙啊! “帅哥,让我伺候你嘛,人家会的更多哦,要不要试一试啊,包你爽快哦。”婷婷眨动着桃花眼,又长又卷的睫毛,两颗眼珠子显得更大了,亮堂堂的两只眸子能勾人魂儿似的。不声不响一把握住了两颗鸟蛋! 惊得说不出来话,好大的两颗鸡蛋啊,一只手根本握不住! “嘶,这,这还是男人那玩意儿吗?跟种马都差不多了!”心里惊愕,婷婷更加迫切想要试试大棒子的威力! 遍寻千山万水,所求不就一根儿巨型人鞭么?如今,驴玩意儿近在咫尺,岂有错过的道理!脱光了膀子也要上! “婷婷,说什么呢?谁是旺仔小馒头了?”梅梅不干了,拖着两大陀,上下一抖,“有能耐咱脱光了比一比啊?” 龙根吓了一跳,乖乖,这对胸器,塞罩子里裹起来不觉得,衣裳一扯,波涛汹涌,白浪掀起,一浪高过一浪,顶端杵着两颗坚挺的黑色小点儿,硬挺挺的。跟俩眼睛眨啊眨的,好看的紧。 “切,脱就脱,谁怕谁啊?”婷婷不甘示弱,貂皮大衣一扔,胸衣一扯,抓着两大陀,一扯一抖。 白.嫩.嫩的几大陀摆在一起,一较高低! 龙根不由得裤裆一紧,啧啧啧,不得了,不得了!省城来的富婆就是不一样,胆子大,奶.子也大,一坨得两三斤的样子。 “奶.奶.的!长这么大两坨,不知道拖不拖的动?走路费不费劲儿?别走着走着,一个倒栽葱倒地上,那玩笑可就开大发了。”龙根暗暗腹诽,摸着下巴很想抽根烟冷静冷静。 要说自己裤裆这玩意儿万中无一,俩婆娘胸前两大陀,亦是人间少有的大胸器,奶.子一甩,猛不丁还能把人给砸晕咯。 “婷婷,咋样?认输了吧,跟老娘比奶.子,你还嫩着呢!”梅梅露出了胜利者的姿态,“别忘了,当初还是我建议你喝木瓜汤来着,否则....” 梅梅拿眼睛横了横婷婷傲然的胸脯,冷笑道:“只怕现在还是飞机场呢,大炮停上面都稳当的很!” “你!!!我....”婷婷急的直跺脚,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梅梅脸色一缓,又道:“婷婷,咱们俩也别争了。老规矩,石头剪刀布,三局两胜,谁赢谁先上,成不?” “成!依你!”婷婷一咬牙,应了下来。 “等一等!”此刻,龙根有话说! 俩婆娘回过头来望着龙根,一脸疑惑。 龙根挺着大家伙站了起来,黑黢黢的大棒子跟蟒蛇抬头似的,直挺挺耸立在裤裆中间,杀气腾腾!圆乎乎的大脑袋一点一点的,仿佛冲着俩婆娘示威一样。 “你们俩这是干嘛呢?争啥啊争,我还没发话呢。你们想日就日,那我多没面子?”龙根头一昂,说不出的得瑟! 奶.奶.的,分赃呢,还是翻牌子呢,老子不点头,谁想日都没门儿! “龙....小龙,那你想怎么样呢?”听刚才秦虹这么叫,梅梅也冲龙根道。表情有些不自然。 虽说自己俩人都是婆娘,可那也是有面子的婆娘,有钱的婆娘,到哪儿找男人就跟抓壮丁似的,不从就砸钱,一捆一捆的砸钱,砸晕了再日!水生当时就这么被俩姐妹给日了!现在就跟孙子似的,一招手跟小狗儿直摇尾巴。 “日可以,不过我有两个条件。”小龙根胀鼓鼓的,闹革命。瞧着俩漂亮婆娘有些把持不住。迫切想要品尝品尝省城富婆的味道! 婷婷忙道:“你说,咱们听你的还不行。”说着,不由扭扭腿,夹着下面,不看那驴玩意儿还好,一瞧,小缝儿直冒水,浑身跟蚂蚁爬似的,提不起劲儿。 “一嘛,水生跟我有点儿仇,这个......”龙根慢吞吞点了根儿烟,拿捏道。 见俩婆娘着急,心里无比得意,为啥,说明大棒子魅力大呗,能吸引婆娘,想着待会儿日起来肯定会更爽! “你想咋的,是不是想要咱姐妹俩收拾他?”婷婷是个心直口快的婆娘,见着大家伙,腿都迈不开了,当即道:“你放心,这事儿一定给你办妥!还有啥条件,你快说啊,我等不及了,下面痒啊......” “呼....”龙根吐出长长一圈儿烟雾,坏笑道:“另外一个呢,嗯....我有点儿缺钱....” “嗨,我以为多大点儿事儿呢,不就钱吗?你放心,伺候好咱姐俩,钱管够!”梅梅抢先道,生怕婷婷一张口好几百万出去了。 黑黢黢的大棒子瞧着威武壮观,杀气腾腾的。还得亲自上阵,试试威力,别是个银杆儿腊枪头,中看不中用,钻进去立马软了的那种,那就亏大发了。 “好嘞,包你们爽快!”一听这话,龙根顿时来了精神,提枪就要上。奶.奶.的,龙爷爷没啥长处,就鸡.巴特长,为弥补女人漏洞而生!专治下水道堵塞,瘙痒等症状,百试不爽! 黑乎乎的大家伙冲着自己杀来,梅梅心里有点儿吃不准,尺寸太骇人,得想摸摸,吸两口,试试尺寸再说。 “别着急啊帅哥,来,来,躺着,咱们姐妹俩好好伺候伺候你。”梅梅冲婷婷一眨眼,二人同床竞技多年,早有默契,往往一个眼神,对方心里琢磨啥,便了然于心。 俩婆娘一左一右靠了上去,推搡着龙根上了床,鸿运旅社不大,可床大,两米宽的大床,三人爬上去一点儿也不挤。 “小龙,你喜欢啥姿势啊?观音坐莲,还是老汉推车啊?”婷婷伸出葱白小手,磨砂着龙根宽阔的胸膛,咯咯笑道:“哎呀,小龙,你胸口好多毛哦,好性感咧。” 龙根哪能是吃亏的主?心想,你能摸老子,老子就不能摸你吗?大手兜着婷婷饱满的三角.地带,手掌捂住小缝儿揉动,一片温热湿润。 “哎哟,婷婷啊,你这下水管子咋漏了呢,水汪汪的,都能划船了。要不我先给你堵漏?”说着,指头对着小缝儿一阵猛戳。 省城里的婆娘sao,龙根一点儿没留情,指甲刮着俩片黑木耳,“吱溜吱溜”一寸一寸儿的往洞里塞。 “嗯...嗯嗯...小龙,帅哥,噢....你摸的人家好舒服哦...嗯哼...水,水出来了,噢......”婷婷心里一痒,自己抓着不小的两坨搓动,闷哼连连,大大的眼珠子轻轻一眨,浮现一朵粉色桃花。 龙根修炼‘神仙手’已多年,几乎天天锤炼,手法纯熟而犀利,指头不知道疲倦的对着小缝儿猛抠猛掏,如同钻头似的,震动的浑身酥麻,一坨坨粘稠浆糊顺着腿缝儿滑了出来。 “噢...帅哥,小龙帅哥....噢...爽,爽,好爽....啊.....” 龙根坏笑着,抽回了手。甩甩手,白沫粘稠浆糊飞溅的到处都是。梅梅一脸艳羡的望着婷婷,轻摆杨柳腰,情不自禁夹住了双腿,上下扭动,挤压、摩擦着两片黑木耳,希望能够舒服一点儿。 “嘿嘿,舒服吧。”龙根奸笑道。 婷婷点头,红着脸道:“舒服,舒服。帅哥,你,你再摸摸人家呗。” “我...也摸摸我呗,我奶.子大....嗯嗯嗯,下面好痒哦....”梅梅腿一张,一条粉色小内裤,包裹着饱满的三角.地带。洞口处湿了好大一片! 龙根不由暗暗咂舌,省城里的婆娘都饥渴成啥样了?还没摸呢,这样都能湿? “哎,省城里的男人都他娘的废物吧?自家婆娘都喂不饱!解救天下妇女的重任,只能落在龙爷爷头上了!” 龙根眨眨眼,戏谑道:“摸也不是不行,那个,那啥,把你们看家本领都使出来吧,啥乳.交,口.交,毒龙啥的,一一使出来,让龙爷爷长点儿见识。” “嗯,我先来!” 婷婷二话没说,握着黑黢黢大棒子,小嘴儿一张,一口把大蛇脑袋儿包了起来,灵动的舌头跟泥鳅似的,绕着大脑子轻舔、猛吸!突然一个深喉,大棒子顶住喉管儿,紧实的包裹让大棒子没来由的一麻。 “啊~~~~~”龙根舒爽的叫了一声,捧着婷婷的小脑袋儿往下一按,感受着异样的紧致包裹,实在是太美妙了,压根儿没想到婆娘身上那么多洞都能进! 婷婷“吧唧吧唧”吸了一阵儿,黑色大蛇除了更加坚挺以外,无半点儿想要吐口水儿的迹象。梅梅瞧的心惊胆颤,麻起胆子换下了婷婷。 “小龙帅哥,我用奶.子让你爽哦,咯咯....”媚笑着抓着两颗大.奶.子,白皙大.奶包裹着黑漆漆的大棒子,软滑温热,捂着两大陀,“啪嗒啪嗒”一上一下,撸着管子。 龙根不由得一愣,总算明白啥叫‘乳.交’了,就是用奶.子给男人撸啊,不过感觉很爽,奶.子软软弹弹的,雪白雪白的,包裹着乌黑发亮的大棒子,一上一下,舒服的紧。 “啪嗒啪嗒.....” 梅梅有些急躁了,这样搞都不射?姐妹俩一前一后整了有半个小时了,累得满脸通红,别人跟没事儿人似的,笑看着自己! “让开,我来!”婷婷一狠心一咬牙,让龙根趴在炕上。 扳开两条毛茸茸的大腿,对着黑黢黢的菊花,舌头猛地一伸,舔上了菊花! 龙根眼珠子一瞪,“噢!” “嘶,爽!”屁.眼儿酥酥麻麻的,舒服的很,跟晒日光浴似的感觉。 “奶奶.的,这些婆娘花样儿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