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让...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让...

“嘿,还真没想到,收拾水生的居然是秦虹!”挂了方晓英打来的电话,龙根笑了笑,贼嘻嘻的,跟偷看了哪家姑娘洗澡似的。 本来琢磨着使点儿手段,把水生丫儿的废了,现在看来是不用了,这个炮友太坚挺了,直接无情的把前夫给抛弃了! “需要换个地方吗?”龙根摇摇头。 一来水生没那智商来鸿运旅店捉奸;二来,柳河乡派出所可能都没人值班,谁来抓?三嘛,那就更简单了,派出所就那么几人儿,还能不认识自己那车?遇见了怕得绕着道走路! “嘿嘿,省城来的婆娘!”龙根贼笑两声,躺在床上打开了电视。 尽是《春节联欢晚会》,唱歌跳舞耍杂技,最后上来两人吹吹牛,神侃两句儿,完了!归根结底,不外乎两个宗旨,第一,歌颂祖国;第二,娱乐大众。若是达不到这两点,谁稀罕看? “还不如动物世界呢!”龙根嘟囔了两句,偏过脑袋儿蒙头大睡。 ...... 京城郊区,有着“龙族”称谓的大院儿里,一间古朴书房内,一名中年男子缓缓合上书本,揉揉眉心,坚毅脸庞显得有些疲惫! “少坤,来,喝点儿冰糖梨水,少抽烟,少喝浓茶,对身体可不好!”恰逢此时,书房门被推开,一名中年美.妇端着水杯走了进来。 龙少坤笑着接过茶杯,喝了一小口,赞道:“美琴,谢谢你啊。怎么不好好休息呢?昨儿不很晚才睡吗?” 唤作‘美琴’的中年美.妇,摇摇头,叹息道:“睡不着,胸口堵得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瞧瞧?”龙少坤紧张道。 美琴微笑摇头,“没事儿,哪敢劳烦你这个大忙人啊。我有些想小龙了,又是一年啊。哎!” 龙少坤眉头一拧,没有吭声,心里没来由的一疼。 “少坤,快五年了。不知道小龙还好吗?我,”美琴咬着嘴唇,问道:“我可以去看看小龙吗?我很想他!” “不行!” 龙少坤的回答坚定而冷漠,毋庸置疑。 “哎!”美琴苦叹一声,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龙少坤打断了。 “你先出去吧,我还有工作!” 见妻子离开,龙少坤心窝子没来由的一疼,虎眉紧紧拧在一块儿,形成道道黑线。说不出的凝重,喃喃道: “孩子,希望你别怪我和娘,要怪只能怪你生得不好,谁让你出生‘龙族’呢?或许,这样对你也是一种保护!” 仿佛想起大哥今日的举动,龙少坤眉头皱得更紧了,父亲时日无多,大哥已经开始行动了么?那,自己也该有所动作了啊。只有真正掌控‘龙族’,才有绝对的发言权! 门外的顾美琴擦了擦眼泪,万千的思念亦只能埋在心中,只怕老天能保佑那苦命的孩子吧。豪门,也有豪门的悲哀! 何况,‘龙族’是全国豪门中的豪门! ...... 龙根是被秦虹的电话给吵醒的,昨夜肉搏战异常惨烈,多少有些疲惫。一听见来人了,所有的困乏消失的无影无踪。 “啧啧啧,来了啊。”一开门儿,龙根眼珠子顿时亮了起来,这俩富婆长的一点儿不差,相反还有些漂亮。 梅梅体态稍胖,胸大屁.股翘,皮肤白里透红,大而明亮的眼珠子镶嵌在弯而长的睫毛下,眼波转动间,散发着一股成熟的抚媚,好像枝头熟透的红苹果一般。 婷婷稍瘦,却也是大胸大屁.股,两大陀挂在胸前,颤巍巍的抖,像山要倒了似的。修长美腿裹着蜘蛛网丝袜,也不知道冷不冷,反正皮肤挺白的。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水味儿,一股sao狐狸的味道。 “妈的,都是极品啊!”龙根暗暗赞了一句。 一旁的秦虹明显兴致不高,倒不是对龙根裤裆那玩意儿不感兴趣,水生的事儿堵在胸口,难受得紧。想了想,还是先回娘家瞧瞧去,来‘日’方长嘛。 “秦虹大妹子,慢走啊,哪天痒痒了,给我打电话啊,我给你抠弄抠弄。”龙根乐得眉开眼笑。 秦虹这婆娘还真不错,坚挺的让人无话可说,临走前儿还送来俩妖孽般的美女,更关键的是,这俩婆娘有钱,有很多的钱!她们的名字叫“富婆!”这样的婆娘不日白不日,日了还想日! “俩位美女,要不先自我介绍一下,先熟络熟络感情?”龙根笑着搓搓手,眼珠子左瞄右瞧,越看越满意。 打量俩婆娘的同时,梅梅、婷婷也打量着龙根。 身材魁梧健硕,长得也不赖,好好包装一下,明星脸妥妥的。就是不知道裤裆那东西是不是真的了,宽松的裤头也瞧不出啥来,不真刀真枪干一炮,谁知道火力咋样?别是银杆腊枪头,中看不中用才好! 梅梅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眸子,笑笑道:“帅哥,你热不?要不要我帮你脱裤子啊?”说着冲婷婷挤挤眼,俩女一左一右,形成夹击之势把龙根堵在了床边上。 “是啊,天挺热的,俩位美女,要不要我给你们解开罩子啊,那玩意儿勒着可难受了。”龙根坏坏笑了笑,伸手去摸梅梅的大胸脯:“啧啧啧,瞧瞧,都勒肿了.....” 梅梅眨巴着丹凤眼儿,“想摸吗?” 龙根笑着不吭声,不点头也不摇头。 “想摸可得掏出真家伙来哦,不然...嘿嘿,怕连看的份儿都没有呢。”sao婆娘狡黠一笑,指尖儿却是慢慢滑向龙根小腹。温软小手摸着毛茸茸的小腹,小心肝儿微微一颤。 肚子上都长满了毛,跟毛人似的!嗯,战斗力肯定错不了,接着往下摸! 指尖儿轻轻下滑,伸进内裤,哎呀,毛更多了,跟热带雨林似的,全是草,毛根粗大卷曲,十有八九错不了了! “嗯,说不定这次真能捞着大家伙!”梅梅有些期待了,猎艳的婆娘,经验丰富的很,啥样的男人战斗力强,家伙事儿大,心里自有一套辨别的理论,往往只需要瞧一眼,摸一把,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龙根阴笑,伸手捏住胸前两大陀,心想,你随便验货吧,验完了,老子还得验,屁股不够大老子还懒得日你呢!哼! “啊!!!” 梅梅突然撒开手,往后撤了一步。杏眼圆睁,瞪着龙根! “真,真,真的有那么大?” 一旁的婷婷连忙扶住梅梅,心里猜疑不定,这啥表情啊?想姐妹俩走遍大江南北,睡过的男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各种各样的家伙事儿也见过不少,或大或小,或长或短,或粗或细。也从没见过梅梅吓成这样的啊? “你,你自己摸吧,我....”梅梅摇摇头,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婷婷不满,“自己摸就自己摸!”说着就要去掏龙根的裤裆。 “哎,等等。” 龙根不干了,干啥啊?一个人摸了也就算了,第二个人又接着摸,几个意思?当真摸摸不吃亏是不? “为了公平起见,你们摸我的鸡.鸡,我就该摸你们的咪.咪,上一次是你们先摸我的鸡.鸡,那么这一次就该我摸你们的咪.咪了!”整绕口令似的饶了一大圈儿。 婷婷一瞪眼,不就摸.奶.子吗?多大点儿事儿,胸脯一挺。拍了拍两大陀,一颤一颤的。 “来,摸,让你摸个够!” 送上门的菜不吃白不吃,不吃还真不是龙根的风格,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嘛。拉开貂皮大衣,饱满的两大陀蜷缩在罩子里面,白皙嫩肉如同羊脂玉一般润滑,捏了捏,软香如玉。舒服的紧。 “美女,啥罩.杯的啊?挺大的啊。”龙根抓着奶.子揉了两把,解开罩子,两坨嗖嗖窜了下来,两颗漆黑小点儿顶在脑袋儿上。“哎呀,奶.子是不错,奶.头子不好看,黑漆漆的,没意思!多少男人吃过了啊?” 婷婷俏脸儿一红,这话问的太欠扁了。不过心里塞着疑问,忙道:“你也摸了,该我了吧?” “随便,你想咋摸咋摸!” “刺拉”! 宽松的运动裤整个儿被扯了下来,“啪”的一声,黑影一闪而过,响声过后,一根儿黑黢黢的大粗棒子赫然矗立在草丛中央。 “啊?这...这么大?”婷婷再也无法淡定了,这,这哪儿是人的鸡.鸡啊,跟大象那东西似的,太粗,太长了! 通体黝黑,黑得发亮,天知道这根儿大家伙吃了多少婆娘了! “俩位美女,看完了没?看完了,我就提裤子咯?”龙根出声道,把俩婆娘从震惊中拉了回来。 两女对望一眼,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惊惧,也看出了无尽的渴望! “咕隆!”梅梅咽了咽口水儿,抓住了大棒子,滚烫的温度仿佛要把人给融化了! “梅梅,这一次我先来吧,你,你做一边先休息休息?”婷婷不干了,谁不想吃第一嘴啊? 龙根撇撇嘴道:“干啥呢干啥呢?啥你先来我先来的,我还没说话呢?这事儿你们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帅哥,让我伺候你吧,我技术好哦,我会口.交、乳.交哦。”梅梅眨动着丹凤眼儿,一股狐媚散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