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鸡...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鸡...

挂掉电话,龙根有些后悔了,赶紧给秦虹发了一条短信,紧接着又从手机里翻了一张艳照,大棒子特写那张,黑是黑了点儿,大而坚挺,威武壮观,杀气腾腾霸气十足! “给红绸也发一个过去,馋死她。对了,还有何静文!嘿嘿!”龙根贱笑着,翻出几个婆娘的电话,挨个儿挨个儿发了一遍,最后附上一句:“大棒子前来拜年!随后又给黄翠华打了个电话,让她在鸿运旅社开好房,人就别等着了。 黄翠华倒是想日,下面磨得通红,撒尿都得叉开腿,火辣辣的疼。再捅俩棒子,下面都烂了。 “富婆,老子照日不误!水生啊水生跟龙爷爷比鸡.巴大,老子俩棍子抽死你!”暗暗骂了两句,开车直接去乡上厚着。 龙根深信,只要是个婆娘,不可能对自己那玩意儿不感兴趣,何况还是钱多人傻,全靠性.生活过日子的婆娘? 大年初一,鸿运旅社迎来一年最低点,几十间客房愣是一个客人没有。龙根很满意,浪.叫一声,还有回音,连绵不绝,岂不更好? .... 西河村,今年大年初一分外热闹,男女老少,一水儿全跑出来看热闹了,热闹年年有,大年初一闹离婚的,怕只此一家了。 “贱婆娘,老子要跟你离婚!你给老子滚!”水生如同发怒的狮子,冲着秦虹咆哮道。 秦虹冷笑,反唇相讥,“离就离,谁怕谁啊?老娘还不想跟你过了,求玩意儿没用,丢尽了男人的脸!” “老娘不稀罕你这破钱,滚,滚出去!”秦虹也火了。 妈的,你还有理了,外面跟一群婆娘乱搞,挣了些昧良心的钱也就算了,如今人追上门来了,还有脸冲自己嚷嚷?男人活到这个份儿上,算到头了。 “臭婆娘,想挨打了是不?”水生气得脸红脖子粗,眼瞅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婆娘的声儿越来越大,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自打跟杨英的事儿捅穿之后,名声就臭了,这一闹不让人戳脊梁骨吗? “哟,还不让说了是不是?自己干得那点儿破事儿还怕人知道啊?”秦虹嘴角一掀,讥讽道:“咋啦?不高兴了?有本事做没胆儿承认,水生,你还是男人吗?那玩意儿让狗啃了吧?哼!” “哎呀,秦虹这婆娘嘴巴够毒的啊。” “是啊,是个男人听了都得窝火。” “秦虹大妹子说的也有道理,没看见那几个花枝招展的婆娘吗?抢男人都到家门口了,谁能不发火,撒气儿?” 水生面红耳赤,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加上婆娘嗓门儿大,这一闹腾,只怕以后更没脸搁村里待了! “sao婆娘,你不仁别怪老子不义!你不要脸,老子也懒得给你脸了!”水生恶狠狠道:“那这是什么?这个臭男人是谁?” “sao蹄子,当着人装什么良家妇女,老子不在家,你都学会偷男人了,行啊你,说啊,手机谁给你买的,这谁的鸡.巴?” 手中握住一款诺基亚的手机,打开一张图片,黑黢黢,毛茸茸的那玩意儿整往洞里扎,逼缝儿都快撑裂开了,乍一看跟驴玩意儿似的! 秦虹脸一红,索性豁出去了。 “是啊,老娘就偷人了,给你戴绿帽儿了,怎么了?人家那玩意儿就是比你大,就是比你粗,一干一个通宵,你能跟人比吗,敢比吗?有本事把裤子脱了,比划一下啊!” 秦虹噼里啪啦说道:“老娘一会儿就出门,没看见吗?鸿运旅社,老娘待会儿就去给你戴绿帽子!你可得准备好咯!” “臭婆娘,你找死!你你....”水生气急,这辈子也没受过这气儿啊,抡着大巴掌眼看就要砸下去了。 村长李国强,站了出来。 “住手!水生你咋还不觉悟?大过年的闹成这样,让人笑话不?还学会打人了,出去一趟出息了是不是?” 水生白了李国强一眼,心里暗骂道:“狗日的,带头瞧热闹的是你,这会儿老子动手揍人的时候,你来了!不是存心找老子麻烦吗?吗那个巴子的!” 死死握着手机,一看见手机上那张图片,总感觉脑门儿绿油油的,恨不得拿刀剁了这sao婆娘! 妈的,今儿这脸丢大了! “臭婆娘,等着瞧,老子早晚要收拾你!”水生咬牙切齿,恨不得剥了秦虹。 秦虹冷笑,“收拾我?没门儿!当着村长和大伙儿的面,明确告诉你,我要离婚,老娘还不跟你过了!爱咋咋滴吧。” “手机还我,快点儿!”秦虹讽刺道:“离婚之前,老娘还得送你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臭婆娘,你敢!”水生扬起手,准备砸了手机。 “哇塞,好大的一根儿人鞭啊!”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循声望去,不正是水生招来的那富婆吗?浓妆艳抹,袒胸露.乳,捻着兰花指,拿过手机,一脸惊叹! “嘶!这么大?婷婷,你快来看,看,大不大?”富婆一招手,叫婷婷的那女的走了过来。 婷婷瞪大了眼珠子,掩着小嘴儿,惊恐道:“这!这么大,不科学啊.....” “梅梅,好东西,咱们要不找到他,然后收归己用?”婷婷眼珠子眨巴了两下,低声道。 梅梅轻轻点头,眼波中掠过一丝神采,太大了,一定得试试。小缝儿都快撕裂的家伙事儿得有多大去了?难道比黑鬼还厉害? “那上面是啥啊?瞧那俩婆娘疯狂的那样儿?”旁边又有人议论道。 李国强离得近,听声儿也能猜到一二,“还能有啥?不就男人裤裆那货吗?”李国强也挺好奇的,俩婆娘都吓傻了,那玩意儿得多大去了? “啊?村长,你看见了,长啥样儿啊?” 李国强摇头,皱眉道:“瞧不清楚,只看见黑乎乎的。” “哦。” 水生脸更绿了,自己的摇钱树啊,找别人去了,那自己下辈子可咋整?家不像家,又丢这么大人,以后还咋活啊? 其实,图片上一瞧,水生就知道,那玩意儿比自己大好几号,心里也挺羡慕的,却也气愤的紧!日了别人婆娘,得,现在自己婆娘也被大家伙敲晕了,脑门儿绿油油的。 “那个,这位大姐,帮个忙好吗?”梅梅主动靠近秦虹,卖个好先把手机递给了秦虹,“能带咱们姐妹见见这个男人吗?” “当然,我们可以给你五十万,哦不,一百万!足够你吃吃喝喝一辈子的了!”一旁的婷婷,眼光中闪现着火热。 一眼瞧见那东西,感觉浑身蚂蚁爬过似的,酥麻难忍,常年的空虚寂寞冷,上面那张嘴就指着酒麻醉,下面只能寄托于大棒子了,可,世上哪儿去找那么多的大家伙呢? 因此,姐妹几个为了生活乐趣,奔上了“一夜千金”的性福生活,只为寻求一根儿真金白银的金箍棒! 如今,终于遇见了!能放过吗? “啊?一百万?别,我....”水生额头冷汗直冒,妈的,自己累死累活吃了各种药,趴在肚皮上累了大半年,才赚够五十万而已,提供一条消息就是一百万!一百万啊! “别,我还行,我能好好伺候你们的!” 梅梅瞪了一眼水生,没好气道:“一边儿待着去,没你的事儿。” “我....”水生哑然,衣食父母,自己哪敢得罪啊? 秦虹冷笑,接过手机,看着水生充满了怜惜,不作死,便不会死!这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的啊! “呵呵,什么钱不钱的?同样是女人,我当然理解那份寂寞,没问题,我带你们去!不过......”秦虹望向了水生,双眸冷漠。 俩富婆多聪明的人呐,咱能连这点儿眼力劲儿也没有,婷婷当即道:“你,可以滚了,你的房子我们会通过正规途径购买!你跟你妻子的离婚手续很快就会下来!” “我.....不.....”水生一头黑线,险些一口血水喷了出去! 次奥,自己太他娘的背了吧?一张照片,幸福人生没了.... “啧啧啧,这哪是婆娘啊,跟母老虎差不多,太强势了!” 李国强摇摇头,有些可怜水生了,大起大落啊,几分钟之前还不可一世,现在却连一个屁都不是了。别人手一招,让你滚就得滚! “哎呀,老子以后要娶到这么霸道的婆娘,那可就拉风了?” “拉风?这种婆娘娶回家,只怕天天日的你拉稀!” “行了行了,都别看了,回家过年吧,老婆孩子热炕头滚吧,走了走了....”李国强到底是村长,还有两分威望。 人群渐渐散去,俩富婆殷切无比的望着秦虹,那眼神儿差点儿把秦虹给吞了。 “放心吧,答应了的事儿肯定作数!”秦虹道,“你们等着,我收拾两件衣服,就带你们去!” 今儿的吵闹,秦虹也算丢尽人了,以后的还咋在村里待?想了想,还是回娘家住一段日子吧,听妹子说外面打工还不错,想想出去找工作算了。只是有些舍不得龙根裤裆那驴玩意儿! “哎,没想到,老娘这辈子也败在大棒子上面了.....哎!”秦虹重重叹息一声,坐上富婆的车走了,剩下水生一脸沮丧,旁边还剩下一辆宝马X1,深刻体会到“鸡飞蛋打”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