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正...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正...

“哧”的一声,轮胎与地面急剧摩擦发出的响声。龙根下车,迎上冷风,刀削过的帅气脸庞,挂满了yin邪笑容。搓了搓手,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三楼五号! 想着几个婆娘排成一排,脱得精光,白花赤条的,一排排乳山,一坨坨又大又白的屁股蛋子,裤裆驴玩意儿昂起了脑袋儿,一摸,滚烫、坚硬,这是要日人的节奏! “好战友,只要你扛得住,今儿就让你日个够!”龙哥暗暗道,足足七个婆娘,难道还日不够?只怕二弟都得磨破一层皮! “大家好,我叫杨婷,” “我叫莫艳。” “袁红。” “我叫黄娟,找小龙借种的,希望各位姐姐不要跟我争啊,嘿嘿.....”黄娟一脸狡黠,摸了摸挎包,里面塞了三万块钱,今年批发部生意不错,黄娟一琢磨,为了留下龙根,先付一半的钱,以后办事儿不也方便的多吗? 黄翠华摇摇头,暗骂小混蛋,正准备自我介绍,“咚咚咚”的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几个婆娘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错愕的眼神,仿佛在说--不会吧,难道还有人来?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外面传来一道不耐烦,却无比亲切的声音,“开门开门,龙爷爷来了,快点儿开门!次奥!” 闻听这话,黄翠华撅着圆滚滚的大锭子跑过去拉开了门。门外不是小混蛋还能是谁? “干啥呢,等了老半天不开门?”龙根有些生气,扫了一圈儿,只有五个婆娘,忙问道:“小青小红咋没来呢?不想跟我日啊?” 黄翠华关好门,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电话没打通。” “算了,有你们在差不多勉强够日了。”龙根倒也无所谓,五个就五个吧,大不了来两轮儿,排着队的捅。估摸着晚上回家还得血战一场,大过年的,注定要给大棒子喂个饱饱的。 黄娟连忙站起来,从兜里掏出三叠毛爷爷,笑眯眯道:“小龙,来,把钱收着。预付一半定金,怀上娃了,再给你三万,你看成不?” 龙根满心欢喜接过钱,一点儿不抗拒。谁还不乐意钱多啊?再说了,自己也不白拿钱,这不还得运动吗? “哼,这婆娘又卖好,欺负老娘没钱是不是?”杨婷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一旁的几个婆娘,也暗自嘀咕。 几个婆娘当中数黄娟最有钱,做生意的,其次便是莫艳了,作为柳河乡第一妇科主治医生,工资肯定少不了,一年到头加上奖金啥的,也有好几万,毕竟得养家糊口,让莫艳一次性扔三万出去,还真舍不得。 杨婷就更别说了,哪怕全乡的人都去买伟哥,又能赚多少钱?况且,伟哥也不能当饭吃啊,顶多一周一片儿,销量远远低于副食批发。 “愣着干啥?都脱啊,龙爷爷先瞧瞧,谁的奶.子大,屁股翘,谁的好就现日谁,按照大小顺序拍好,趴床上,老子挨个儿挨个儿来日。”龙根嘬了一口烟,四仰八叉坐在椅子上,跟皇帝老爷似的。 “嘿,皇帝老儿只怕都得羡慕老子,他裤裆那求玩意儿能比得上自己这个?吹呢!”想到引以为傲的大棒子,龙根满心欢喜,得瑟的很。 几个婆娘面面相觑,有些抹不开脸,到底是妓.者,黄翠华就是不一般,三俩下扯下裤头,摇着白滚滚的屁股蹲儿坐在龙根腿上,媚笑道: “小龙,最近很慢吗?咋现在才想起婶儿来呢。” 龙根叼着半截烟,捂住大胸脯,缓缓搓动,坏笑道:“是啊,是挺忙的。可再忙不得给婶儿办点儿年货吗?” 说着,龙根挺了挺裤裆,那地方撑起一捧高耸,好像一顶蒙古包。硕大无匹,指头碰着,滚烫的温度,小心肝儿乱颤。 “咯咯,那你打算给婶儿送点儿啥年货呢?”黄翠华握住大家伙的,小心肝儿一阵荡漾,烧得痒酥酥的。情不自禁夹了夹腿缝儿,脸蛋儿迅速浮上一朵潮红云彩。 龙根道:“不搁你手里握着吗?咋样,喜欢不?喜欢你叫吃一口。” “小龙,你咋这么坏呢?”黄翠华笑得花枝乱颤,爱不释手握着那玩意儿,扯下裤头,急切想要塞一轮儿。 好久没吃到大家伙了,心里甚是想念。见着大棒子,恨不得一口吞了。 “咋的?不想要啊?”龙根翻个白眼儿,冲着旁边几个婆娘道:“你们谁想要,快点儿上啊,第一炮新鲜的很哦。干劲儿足,保管让你们爽个够。” 杨婷几个婆娘跃跃欲试,眨巴着桃花眼,捂住腿缝儿,忍不住的早就自己先抠弄了。不扯呢吗?要没瞧上大棒子,谁大过年的,顶着寒风背着男人出来偷吃? “别别别,我要,我要。”黄翠华摇着肥硕的大锭子,半蹲在地上,拽下龙根大裤衩,黑漆漆的大蛇一如既往的健壮。 郁郁葱葱的黑森林中,傲然挺立的大黑蛇,如同睥睨天下的常胜大将军,雄赳赳气昂昂,威武雄壮。大脑袋隐隐晃动间,一股浓浓的尿臊味儿扑面而来,黄翠华不由得为之一颤! “嘶,咋比以前更大了呢?咕隆....”黄翠华吞了一口口水儿,身子没来由的一颤。面颊贴上去,红唇一张,一口含了下去。 “滋溜” 润滑红唇包裹着大家伙,小舌头卷了下去,对着大脑袋猛地一吸,深喉一捅,小嘴儿顿时鼓了起来,塞了几颗糖似的。 龙根淡淡笑着,嘬着烟,岔开腿,从这个角度俯视下去,正巧看见黄翠华猛然点头的脑袋儿,和两团在胸前上下跌宕的白皙大丝瓜。 “吧嗒吧嗒” 黄翠华一手抓着大棒子,小嘴儿对着大蛇脑袋,一吸一咀,手上用力往下一扯一带,圆乎乎的大脑袋儿整个露了出来,齿间贴上去,轻轻刮蹭。 “嘶!” 龙根眉头一紧,没来由夹了夹裤裆,那种酥麻之感,仿佛渗入到灵魂深处一般。 “啊....嘶!”龙根闭着眼好好感受了一下,抑制住险些口吐白沫的二弟,缓缓平静下来。伸手捉住两颗白皙大丝瓜,轻轻搓弄,撩拨着两颗黑漆漆的乳.尖儿,心说道:“到底专业妓.者,老是老了点儿,技巧还是挺丰富的。同时儿,技巧、娴熟度均有很大差距。” 专业妓.者到底是经历过无数次肉搏战的娘们儿,对男人了若指掌,男人喜欢啥姿势,咋整最容易喷吐口水儿,心里有数。 “sao婆娘!”龙根暗骂道。擒住胸前小点儿使劲一搓。 漆黑的乳.尖儿,浑圆而坚挺,没了少女般的弹性,却多了几分老婆娘的坚韧味道。 “嗯....”黄翠华含着大棒子,闷哼一声,白滚滚的屁股蹲儿一扭,菊花连着小缝儿,黑木耳微微一颤,洞口隐隐滑出两滴白沫。 “吼!” 龙根如同发怒的公牛,提起黄翠华往床上一扔,猩红的双眼跟要吃人似的,怒哮一声。欺身而上,举着硕大人根,顶着小缝儿,“哧溜”一下子整个儿钻了进去。 “噢.....”黄翠华仰着脖子发出心满意足的呼唤,大蛇进入的瞬间,所有的空虚寂寞,一扫而空。 滚烫的巨蛇带走了所有的烦恼! “嘶,这...这就干起来了?”旁边的几个婆娘俱是一脸惊愕。胆儿小的袁红更是捂住了小嘴儿。 方才那一幕可瞧清楚了,大棒子没有半点儿花俏,“哧溜溜”刺了进去,啪嗒哒的撞了下去,白花花的大锭子跟白面膜似的,撞得支离破碎,花枝乱颤,胸前两只大白鸽扑腾着翅膀要飞走了一样,上窜下跳,甩动起来跟筛糠似的。 “嘶,太猛了!”莫艳摇了摇头,小心肝儿一颤一颤的。 从莫艳的角度望过去,正好瞥见大棒子钻入小洞,黑漆漆的小洞撑得圆滚滚的,“滋滋滋”的捅进去,表皮刮起一层白沫! “不能等了,再等咱们可就没吃的了。”到底的做生意的,瞧着黄娟小巧,算得可精细了。 是啊,老娘啥也没说先扔了三万块钱,你们倒好,一个个不仅没有半点儿表示,脱了裤子先日起来了,不存心让自己难受吗? “是啊是啊,一起上。”杨婷跟黄娟比较熟,俩人一交换脸色,也顾不得啥脸面,先吃两嘴儿,沾点儿荤腥才是正事儿。 莫艳、袁红彼此看了看,眼里带着狂热,却迟迟不动手,还是有点儿抹不开面子,俩人再随便也不能跟黄翠华比啊,别人可是专业妓.者。 “喂,你们俩日不日?过期不候啊,要日赶紧的脱。”正撅着屁股蛋子耸动的龙根冲着沉默的袁红二人说道,“这事儿干得人越多,越刺激,不来可别后悔啊。” 两女咬咬牙,一把扯下了衣裳,加入了战斗。而正在此时,门又响起来了。 “次奥!谁他妈这么不仗义,吗那个巴子的!”龙根骂了一句,从猫眼儿望了出去,嘿嘿,又来了俩婆娘。 小红一进门便瞧见脱光了的龙根,举着黑乎乎的大家伙,一脸兴奋! “哎呀,小龙,我们没有迟到吧?” 龙根哈哈大笑,大手抓向小红饱满的,使劲儿一捏,“没有没有,正好赶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