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坟...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坟...

“一边儿待着去,后面再跟你慢慢算帐!”沈丽娟杏眼圆睁,横了龙根两眼,要不是田翠芬儿在场,恨不得一碗汤圆泼过去。 龙根舌头一吐,灰溜溜的跑了,像做错事儿的小孩样,一转眼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翠芬儿,这事儿你别担心,怀娃了就生下来,好好养大,有啥困难到来找我,一顶给你解决了!”见小混蛋离开,沈丽娟认真道。不管杂说,都是小混蛋的种,不能不管。 心里再生气,也不能怪责小孩子吧,那自己成啥了?再者,这事儿自己也有责任,明知道小混蛋乱搞要出事儿,王二牛找上门的时候就该有警觉,却依然纵容小混蛋胡作非为,得,现在终于又成功搞大一个肚皮了! “嗯,谢谢村支书。”田翠芬点点头,道了一声谢,沈丽娟摇摇头,道:“以后叫我姐吧,什么村支书不村支书的。” 田翠芬点头离开,心里所有担忧一扫而空。 看着一碗热气儿腾腾的汤圆,沈丽娟突然没了胃口,各种滋味儿涌上心头,难受死了。 “哎,自己是怎么了?难道看着别的婆娘怀孕了,羡慕了么?嫉妒了么?”沈丽娟忽然喃喃自语,低声道:“小龙乱搞怎么了,他不是有本钱吗?而且,事实证明,跟了小龙的婆娘都挺幸福!” “算了,随小混蛋去吧!”摇摇头,沈丽娟吃了几个汤圆,随后跟着陈香莲等几个婆娘开始张罗饭菜,眼瞧着要到中午了,得忙活快一点儿,可转了一圈儿才发现小混蛋早早的溜出门了。 ..... “点儿背不能怨社会啊,怀孕就怀孕了吧,能咋办呢?不能打掉吧,那可是龙爷爷的精华!”龙根叼着一根儿软玉玺,抱着膀子村里瞎转悠。 去王八池子瞧了瞧,还不错,长势喜人,照着速度,再有两个多月就能卖了,三斤重的王八,怎么着也得卖个两三百,八千只王八,啧啧啧,二十四万了,还不算产的王八蛋,投了五十万的成本,一个季度就回了一半的本儿! “得扩大养殖规模,养八万只王八,不就二百四十万了,一年卖两回,乖乖,近五百万呢!”龙根暗暗咂舌,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啊! 做生意就怕算账,好比街上卖稀饭的大娘,乍一听一碗豆花稀饭才五毛钱,一天一百碗稀饭才五十,可一千碗呢,一万碗稀饭呢?一个月下来又是多少钱了? “看来的雨欣的建议是对的,茶树还得自己种植,合伙投资都亏太多了!”龙根贼精,脑袋而一转,便想通了其中关节。心里开始盘算开了。 何静文是靠得住的,茶树种植,茶叶成型都不是问题,关键在于销售。知名度很重要,要能上上电视打打广告,那就再好不过了! 看完了王八池子,龙根四处打望,本想去吴贵花泄泄火来着,听说陈二狗出来了,想了想还是别去了。 本就成了废人,再瞧见自己日了他婆娘,还不得鬼火乱窜,跳着脚要揍人?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想了想,日的机会多了去了,吴贵花不经常到小卖部买东西吗?顺便抽两棒子的事儿。 “钱到位了,该建房子了啊。”龙根的嘟囔了一句,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龙爷爷的府邸,那就得气派恢宏,有一种气壮山河的气魄,让人看了都得竖起大拇指! “高人一等?”龙根细细一琢磨,清水河源头那地儿还不好吗?虽在山林内,却有近一亩地的平坦草坪,四周绿树氤氲,泉水叮咚,一到春天百鸟争鸣,野花飘香,多爽快,多气派? 龙根打定主意先瞧瞧去,上面建房子自个儿住,下面是陈天明的枣树林,实在不行推掉建成旅客住房,一排排过去,整齐干净。带劲儿的很! “咦,小龙,你,你干啥去啊?”龙根抬脚欲走,路口突然窜出一人来。 龙根定睛一瞧,这不是王丽梅吗?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裹了一件儿红色羽绒服,下面套了一条紧绷绷的牛仔裤,勒出圆圆滚滚的屁股蛋子,踩着高跟儿鞋,一撅一撅的,中间的屁股缝儿分外清晰,瞧得龙根热血沸腾,这sao婆娘! “难道又是来勾引老子的?” 王丽梅捋了捋头发,冲龙根眨眨眼,媚笑道:“小龙哪儿去啊,有空不?婶儿陪你睡觉,去不?” “婶儿,你是想让我日你吧,做人一点儿也不实诚。想大棒子了吧....”龙根坏坏道,嘬了一口烟,色迷迷盯着胀鼓鼓的胸脯,裤裆升腾起一股燥热。 王丽梅sao,村里人都知道,可这婆娘有sao的本钱,三十三、四岁的年纪,按说身材也该走样了,胸前两坨却硬是不下垂,傲挺饱满的一塌糊涂,就这对奶.子被村里不少男人盯上了,听说,当年的陈天明还想日这个弟媳妇儿来着,至于日没日成,那就不知道了。 圆滚滚的屁股蛋子撅得人心神荡漾,恨不得掏出大棒子搂一把火,狠狠给塞进去。 “咯咯咯,小龙就是聪明,走,上我家日去。”王丽梅眨巴着媚眼儿,能勾人魂儿似的。 龙根摇摇头,道:“你家我就不去了,让老陈家的人瞧见了不好。你要真想日,跟我走,咱们上山去干一炮,敞开叫,也没人听见,包你爽快,咋样?” 一听“包爽快”,王丽梅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身子竟然有些热乎乎的,顾不得天寒地冻,一个劲儿猛点头。 “成,我跟你走,你说哪日就哪日!” 路上人少,大伙儿呆在家里不是烤火,就是准备年夜饭,上河村迎来难得的丰收年,自然要好好庆贺庆贺。也就没人注意到,上山放炮的龙根、王丽梅。 路过荒凉的枣树林,龙根“嘿嘿”笑了笑,那次不就枣树林瞧见魏文武、王丽梅偷.情,打野食么?现在倒好,这婆娘让自己给日了,魏文武上吊自杀了,现在只怕只剩下骨头架子了。 “笑啥?”王丽梅问道。 龙根“嘿嘿”笑道:“没啥,想起你跟魏文武在这地里搞了。” 王丽梅脸一红,没吭声。埋着脑袋儿垫着屁股蛋子跟在龙根后面,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儿的。 “自己是不是太不要脸了,偷了这么多男人?现在倒好,老牛吃嫩草,主动送上门让别人搞?” 龙根不知道王丽梅想法,坏坏道:“对了,魏文武就埋在这林子里吧,走,咱们爬他坟头上日,去不去?” “小混蛋,你可真损。”王丽梅脸一黑,笑骂道。 龙根不以为然,正色道:“我这是言传身教,让他近距离观摩,多学点儿技术!人间没日到的婆娘,下地狱之后,一定要挨个挨个靠着技巧,日一遍!这对他是有好处的。” “啊呸!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想啥?想恶心他吧?”王丽梅一瞪眼,旋即道:“随便吧,你想咋日就咋日,我听你的就是。” 年年添新坟,一晃大半年过去了,魏文武的坟头上长满了杂草,名声不好,家人也没脸来给他拾掇拾掇,破败的一塌糊涂! “小龙,咋日,你说?哎哟,好冷,咱们抓紧点儿,别冻着了。”王丽梅驾轻就熟,一到坟头,迫不及待抓龙根裤裆那玩意儿,解着裤头,急不可耐。 龙根道:“趴在坟头吧,屁股蹲儿露出来就成,脱.光了怕冷得慌,你扛不住。” “成,照你说的整。”王丽梅是个耿直婆娘,想也没想,扯下裤头的,白花花的屁股蹲儿露了一大半,寒风一吹,鸡皮疙瘩立了起来。 “啪” 捏住两半儿白面馒头一般的屁股蹲儿,使劲儿搓了两把,扳开一瞧,黑漆漆的屁股缝儿,两片黑木耳夹着一口小泉眼儿,一缩,挤出几点粘稠的汁液。 一巴掌扇了下去,白滚滚的屁股蛋子一颤,肉浪掀过,王丽梅一声闷哼。趴在坟头上,捏着圆翘的屁股蛋子。 “滋滋滋” 抓住大棒子,大脑袋儿顶到洞口磨了两下,直到一股股热流滑出来,这才腰杆一挺,塞了进去。 “啪啪啪” “啊啊啊....” 王丽梅仰着脖子娇喘连连,那玩意儿给大铁棒子似得,一个劲儿对着小缝儿猛捅,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一阵一阵的颤抖,都撞散架了。 “啊.....小龙,呼呼....嗯哼,快,快,噢.....啊....” 龙根“嘿嘿”贼笑,揽住柳条细腰,一点儿一点儿刺了进去,进出间,黑色大蛇已经沾满了白色浆糊,一坨一坨的掉在地上。 正好落入魏文武坟前的酒杯中,龙根笑得更加欢畅了,暗暗道:“魏文武啊魏文武,好好喝吧,这可是好东西哦,嘿嘿,喝了保管你在阴曹地府横行无忌,哈哈哈......” “啪嗒啪嗒” 龙根缓缓加快速度,感受着急速增大、鼓胀的大棒子,心知精华即将出来,骤然加快频率。 “啪啪啪啪啪” “啊~~~~小龙,不,不要啊,我不行了....啊....” 龙根杀红了眼睛,“砰砰砰”大力耸动,大棒子吐口水儿瞬间,撤了出来,一坨一坨的精华,滴在了酒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