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陈天明的...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陈天明的...

下面那根黑漆漆的巨棒,早已将火药填充完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龙根紧抓着两半白花花的屁股蹲儿,使劲儿往外翻,“吼啊”喉咙深处响起一声闷哼之声,目送着巨棒进入屁.眼儿,边缘磨擦出“滋滋滋”的声音。 “啪啪啪” 加快抽送速度,巨棒以往如前,一直送到最深处。差点儿捅到陈香莲胃部似得,陈香莲吃痛又给疼醒了过来。嘴巴张得老大,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白花花的身条子掀起一阵猛烈的颤抖。跟中风了似得。 “砰砰砰” 毛茸茸的大腿根子来来去去撞击着大屁.股,陈香莲渐渐适应擎天之柱捅入内脏的感受,胀鼓鼓的紧实感充斥全身,身子猛地软了两分,热了起来。 “滋溜哧溜” 又是一阵抽动,擎天之柱被包裹的无比紧实,贴合着巨棒表层磨啊磨的,水没了又在下面小缝里掏两把,伸进食指来个双管齐下,捅的陈香莲飘飘欲仙。 “啊....爽.死了.....”持续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将屁股缝儿扳开,龙根慢慢抽出巨柱眼瞅着脑袋一晃一晃的滴答下一点一点的白色液体。 “啪”轻拍肥臀,屁.眼儿都给捅红了。龙根邪恶的笑了笑,暗骂道:“不怕你是寡妇,经历的男人多,老子一棒子下去就能整死你。他奶奶的,这下爽了吧,爽得你狗日的几天都下不了地.....” 陈香莲赤条着身子趴在床上,腿叉开,正中毛茸茸的两个洞流淌着点点白色液体,哈吃哈吃的喘着粗气,渐渐进入了梦乡。 ......... “咚咚咚”一阵吵闹声惊醒了龙根。 暗骂了一句,龙根穿好裤衩走了出去。却看见表婶沈丽娟正面红耳赤的跟人争吵,情绪十分激动,一旁的沈丽红也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咋的啦?难道让龙傻子抬石头不行?”陈天明腆着大肚子,两只贼溜溜的眼睛在沈丽娟姐妹身上来回打量。 胸前像塞了两只大白腿一样,胀鼓鼓的,情绪一激动,还跳来跳去。盈盈一握的腰身下,肥臀翘挺,圆润。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那大屁.股墩儿。 陈天明硬压着裤裆里的一阵搅动,要日这俩婆娘,非得把龙傻子给整死才行!这个龙傻子,裤裆那玩意儿不能使也就算了,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啊。天萎又日不了婆娘,偏偏又守着村里最俏的寡妇。 偏偏这龙傻子对沈丽娟极好,不让其受一丁点儿委屈,自己前两日想来占点儿便宜,硬是被这臭小子给搅合了,还带了一身的伤。这不,伤势刚好,寻摸了一条损招,来找龙傻子的晦气了。 “沈丽娟,你自己看看,咱们村里这条路都烂成啥样儿了?啊,党说的好,要致富,先修路。修路是给全村人民造福的大事儿。龙傻子也是二十多岁了,抬抬石头咋的了,又不是没力气?”陈天明大手一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让龙傻子出来抬石头。每家每户都得抽出一人儿来。必须抬,不然,你这小卖部就别开了!” 沈丽娟气得牙根儿只打颤,这王八蛋太欺负人了。不就是揍了你两拳头吗?让小龙去抬石头,那不是要小龙的命! 沈丽娟虽然没抬过石头,却知道抬石头的危险,别看一根儿棒子两人扛,可抬石头有讲究,要两人同时起身,双方承受的力道差不多;可要是一人猛地抬了起来,百分之八十的重量可就落到另一个人身上了。 小龙能日人不假,裤裆那玩意儿也大,可抬石头怎么能行?小龙本来自大都市,啥粗话也没干过,脑子也给整坏了,哪会抬石头,这一去还不被陈天明给整死? “不开就不开,有什么大不了!”沈丽娟牙一咬,豁出去了,怒等着陈天明。 “你!” 陈天明也愣了愣,一开始想,这超市是沈丽娟的心头肉,别看店子不大,投入可不小,怎么也得有个五六万。可沈丽娟说不开就不开了,这可咋整? “表,表婶,”一道傻呵呵的声音响了起来。 却见龙根挑开幕帘,高大魁梧的身材露了出来,结实的臂膀,撇开腿走了出来,模样很是硬朗,只是,样子傻了一些,没啥灵气,一嘴的哈喇子流得老长。 “表婶,别,别,超市,超市咱们一定要开的,不,不然咱们吃什么啊?”龙根晃悠着脑袋,傻里傻气中又透着点儿正经道:“村支书说的,说的对。要致富,先,先修路.....我,我去,抬石头嘛,小,小龙有劲儿....” 好不容易说完了一整句,嘴角粘乎乎的哈喇子又流了下来。 “你看你看,小龙虽然脑子不好,可还是有见识,懂礼数的嘛。”陈天明闻言立马跳了出来,笑着道:“丽娟啊,你就别担心了。小龙身子骨软,这我知道,我会给他派轻松活儿的,这每家每户都出了力,小卖部不出人儿,我这当支书的也不好说话不是。” 沈丽娟眉头紧锁,看了看龙根,又看了看陈天明,心下猜疑不断。 要搁自己肯定不愿意小龙去抬什么狗屁的石头,村里人谁不知道陈天明一肚子坏水儿,有仇必报。前两日挨了顿胖揍,明眼人都知道找茬来了,可小龙咋还往上凑合呢? “表,表婶,你,你别担心,小龙,小龙有力气呢。”龙根咧嘴傻乎乎笑着。 看见那傻乎乎的笑容,沈丽娟释然不少。自己不就是被这样给占了便宜么?想到这儿,沈丽娟俏脸一红,一直红到耳根子,暗暗道,小龙就是个扮猪吃虎的人,说小龙傻的人才是他妈.的大傻蛋! “那,小龙你去吧。担心点儿啊....”沈丽娟应承下来。 龙根傻乎乎的笑着,说了句,我去换衣服马上就来。 陈天明乐了,嘴角扯起一抹坏笑的弧度,暗骂道:“傻子就是傻子,看老子不整死你!抬石头,老子用石头压死你!” 只是,陈天明不知道,龙根不仅不傻,反而精明的很。几乎日光了自家所有女人,就差没把自己祖坟挖了日!走哪儿都觉得脑门儿上绿油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