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整死...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整死...

“傻不拉唧的,倒霉透顶了!”苏云郁闷的合上了手机,嘟囔着嘴道:“杨姐,你说我咋这么背啊。一上午遇见俩傻帽儿,一个乡巴佬,一个文盲,连银行用来干啥的都不知道!” 龙根笑了笑,一脸的灿烂如花似你妈,扔掉烟头,饶有兴致瞧着柜台里那婆娘,大眼睛,高鼻梁,皮肤白皙而水嫩,模样真不差,就嘴唇太薄了,老人都说:“嘴唇薄的人,刁钻刻薄,不好对付!” 老人们的话还是有道理的,这婆娘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得瑟,神气!老子待会儿让你哭,让你咋死的都不知道!仗着胸前两大陀以为老子不敢收拾你是不是?哼!”龙根冷笑,暗暗骂道。 一旁的方正摇摇头,同情的望着柜台里那妹子,深表遗憾。内心苦叹: “妹子啊妹子,你祖上坟头风水不好吧,咋遇见这小王八蛋了?哎,准备烧高香吧,别被小混蛋坑得太惨了,多好一妹子啊....” 沈丽娟愣在那里,俏脸儿还挂着泪痕,太憋屈了。一辈子还没受过这么大的气呢。 真应了那句话了“王八好当,气难受!” “表婶儿,别哭啊,哭啥啊。我刚刚都问清楚了,是个误会啊,来卡拿来,坐旁边等着啊。”龙根拉着沈丽娟,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苏云这会儿也瞧见沈丽娟了,不就是刚刚要取八万那女的吗?难怪啊,男的文盲,女的乡巴佬,天生一对儿啊。 “乖乖的坐着啊,看俺咋收拾她。”拿了卡,冲沈丽娟低声说了两句儿,自信满满。 沈丽娟不知道咋的,突然安心了不少。每次心里不高兴,不开心的时候,看到小混蛋,听见小混蛋的声儿,立马舒服不少。这一次也不例外。 以前当小混蛋是个傻子,可现在,他成连自己的主心骨! “美女,不好意思啊,久等了久等了。麻烦了,我取点儿钱,取五百就成了,二十的都行。”龙根装孙子,笑呵呵递过了银行卡,自嘲道:“哎呀,美女你别见笑啊,俺们是乡下人,没见过啥世面,钱大了乡下找不开。” “早这态度不就行了?”几声“美女”下来,苏云这骨头都听酥了,“非得装啥大老板啊,冲傻大头蒜啊,还七万八万的,装啥啊装。” 龙根忙道:“是是是,美女说的是。呵呵。” 方正一头黑线,拍打着脑门儿,郁闷无比! “小杂种啊小杂种,你他妈也太能装逼了!你他妈这叫没见过世面?连派出所所长,本大爷你都敢坑,还没见过世面呢!” “十块二十块?乡下人,我乡下你大爷!冲着何乡长这关系,狗日的就这点儿家当?” 妈的,太能装了! 方正捂着眼睛都不忍去看苏云了,神气?一会儿有你哭的了。想想小混蛋整人手段,方正心窝子还一阵一阵的疼着,十几万啊没了,堂堂柳河乡所长跟孙子似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一个柜台数钱的婆娘算个球啊?小王八蛋难道没办法收拾你? 玩死你,分分钟的事儿! “啪啪啪” 要说苏云这婆娘基本功还是挺扎实的,几根儿手指头“啪啪”的一阵翻腾,一叠崭新的二十元大钞数好了,一共二百五十张,五百块钱。 为了保险,验钞机又点了一遍,二百五十章,没错。 正准备把钱递给龙根,苏云才想起,没划卡,输入密码扣钱,差点儿出了打错! “卡拉”一声,熟练操作电脑,输入扣除款项,接着道:“输入密码,再摁确认。” “哦!” 取钱,龙根一点儿也不陌生,读书那会儿,一个月的生活费一周给用完了,卡里剩几十块零钱,不到一百根本取不出来,没办法。几个难兄难弟,拿出自己的银行卡,几张卡零钱全都集中到一张卡上,取出来,哥几个大餐一顿,然后买包烟,整几包泡面,准备过苦日子了。 “嘀嘀嘀”输入密码,摁了下确认。 “好了。”苏云点了点头,一叠钱跟银行卡全给了龙根。 龙根拿着钱,千恩万谢,“美女,太麻烦你了。谢谢啊。” “没事儿。”苏云摆摆手,突然发现,这个男人其实还是挺靠谱的,懂礼貌,知礼数。就是傻了点儿,傻呵呵的跟大头蒜似得。 龙根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来,道:“美女,刚刚忘记了,我还想再取点儿钱。娃不要上学了吗?得给娃拿零花钱啊,上午一毛,下午一毛,一个月就是六十毛,一年下来七百二十毛了。这样,我再取一百块钱,全都给我弄成一毛一毛的成不,硬币都成!” “你这人咋这么多事儿呢?”苏云有些不满,“行了行了,再给你取一百吧,全都要一毛的是不是啊?成,干脆给你拿硬币得了,拿手里扎实硬朗,小孩儿也欢喜。” 龙根道:“没问题没问题,你看着弄就成了。” “咔嘣咔嘣”柜台里响起一阵硬币翻腾的声音。 一旁的方正苦着脸,看看龙根又瞅瞅里面那婆娘,杀人的心都有了。小混蛋,你也太能整了吧? 一千个硬币,那得数多久啊? 方正还真想岔了,银行系统还是不错滴,规整硬币,纸币,面额大小,那都是相当严谨滴! 十个硬币扎成一捆,一千个硬币,也就一百捆而已,数并不麻烦,关键这玩意儿有点儿重。 “蓬!” 一大堆硬币扎成的棒子搁柜台上,苏云抱怨道:“哎呀,可累死我了。来,输入密码吧。” 龙根又把密码输了进去。 交易成功,搂着一捆硬币朝着沈丽娟走去,把外面的封条拆了,硬币哗哗啦啦落了出来。跟银元似得,瞧着都带劲儿。 柜台那边,苏云仿佛这会儿才看见旁边站着一名大肚子警官,瞧着挺面熟,又忘记在哪儿见过了。 “警官什么事儿啊?取钱吗?卡或者存折拿来,我给你办咯。” 瞧着苏云,方正是越看越喜欢,明眸皓齿,高挺鼻梁,大胸脯奶牛,多好的妹子啊,为啥偏偏惹上了这小王八蛋呢? “我....”方正正准备开口,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咔咔....咔咔咔” “丽娟姐,谁欺负你了?” “丽娟姐,咋回事儿啊?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你啊?”银行大厅又进来两个婆娘,一个男的。 俩婆娘一看就是上层社会的主儿,高跟儿鞋踩得那叫一个扎实、硬朗,跟踢正步似得,抬头挺胸,斗志昂扬。尤其领头那婆娘,一身貂皮大衣,迎风摇摆,一股王八之气冲天而起! “啊!何乡长?”方正瞪大了眼珠子,走近了才瞧见,这不是柳河乡一把手,土皇帝何静文吗? 她咋也来了呢?还一口一口“丽娟姐”,一脸怨愤,心情显然不太好! “何....何乡长,您来了啊....”方正连忙迎了上去,点头哈腰问了声好。 何静文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坐在沈丽娟身边,拉着手,一阵寒暄:“姐,究竟咋回事儿啊?凭啥不让你取钱啊?” “对,我也想看看,这家银行是怎么开的?为什么不让取钱?”刘雨欣毕竟是知识分子,到哪儿都不怵,扯开嗓子一嚎:“让你们经理出来,我要投诉!” 龙根蹲在一旁,拆完了硬币扎,这才道:“说啥呢说啥呢,谁说不让取钱了?可别冤枉人啊,你们瞧,美女不都把钱给咱们取了吗?” “是吧,美女?”龙根回头冲着柜台里苏云喊了一嗓子。 苏云吓得腿都麻了,她并不认识何静文,不知道啥乡长啊村长的,自己压根儿就不够那个级别!不过,她听见方正喊了一声“何乡长”,乡长正拉着乡巴佬的手,寒暄呢。 天啊,自己得罪什么人了?怎么会这样? “哦,是是是是,取钱,取钱,怎么不能取钱呢,都能取的。”苏云唯唯诺诺,一个劲儿猛点头。 龙根又垫着屁股跑了过去,递过卡去,道:“来,美女,再给我取点儿钱,别取多了,一千块钱的硬币,一毛的就成。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别整大了,找不开。” “啊?一千块钱的一毛硬币?一毛硬币?” 苏云闻言,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惊愕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那得多大一堆啊? “咋的?又不能取钱了啊?”龙根眉头一皱,不高兴道。 苏云一偏过脑袋儿,座椅旁边的何静文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一旁的警官也黑着脸,连忙点头。 “能能能,能取的,能取的,我马上给你办,马上办啊。”苏云那个害怕啊,背后凉风嗖嗖的吹。 听了沈丽娟的话,何静文、刘雨欣不由得相视一笑。暗骂道: “小混蛋啊小混蛋,太损了,整死人不偿命啊....一万块钱的一毛硬币得数到啥时候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