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婶...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婶...

“是想让我经常去日你吧,哈哈哈,没问题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龙根那个得意,猛不丁一个爆栗子敲了过来! 回头一瞧,沈丽娟、陈香莲怒目而视!尤其是陈香莲,脸黑的都能滴出水儿了,咬牙切齿的样儿,恨不得嚼碎了小混蛋! “小混蛋啊小混蛋,色也没啥,把老娘日了,女儿睡了,老娘也默认了。可你张着嘴到处说啥啊?人要脸,树要皮。这嘴咋还没个把门儿的呢!”陈香莲狠狠瞪了龙根两眼,撅着圆滚滚的屁股蛋子走了。 村里好几十人的工钱还得算好一阵儿呢,只怕今晚又得加班啊! 见陈香莲母女离去,沈丽娟也瞪了龙根两眼,“小龙,你说你现在咋这样了?动不动就日啊,睡的。人俩母女都被你给祸害了,你这嘴就不能积德留情?哎!” 龙根挠挠头,讪讪笑了笑。看表婶儿忙村上的事儿,立马没了精神,哈欠连连。 “表婶儿,你先忙呗,我到处转悠转悠,品鉴品鉴咱们村日新月异的巨大改变!” 沈丽娟抬起头,盯着小混蛋,冷笑道:“哼,又想祸害哪家婆娘了?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心里想啥!” “哪儿有,就随便看看,转转而已。”龙根讪笑。 沈丽娟头也没回道:“滚吧,早点儿回来吃晚饭!不然,晚上可不能轻易饶了你!”说完,沈丽娟比了个剪刀手。裤裆一夹,飞似的跑了。 既然有了车,那自然得全村溜达溜达,顺便适应一下村里刚修的“便民路”,路不是很宽敞,主道稍稍好一些,延伸到各家各户那一截明显窄了许多。不过比起往年那泥泞不堪的破黄泥巴路,好了太多了! 那也叫路?夏天不下雨,灰尘满天飞;一下雨,一脚踩下去能把腿肚子给埋烂泥巴里;冬天,路上稍微有点儿水,一冻着,滑溜溜的拖拉机都不敢过! “路修好了,表婶儿的口碑、威望可就上去了;每个村儿把工作干好了,那静文的威望不也跟着上去了吗?”龙根叼着半截玉溪,逢人便摁喇叭。见着众人冲自己笑,心里就跟吃了蜜蜂屎似得高兴! 做人就得这样,走哪儿都让人高看一眼!尤其是男人,到哪儿身上都得有股劲儿,有股王八之气! “嘀嘀嘀” 车在袁香家门口停了下来,思前想后,还是决定闲来瞧瞧袁香,上次得了急性阑尾炎,差点儿没给疼死了。做了手术回家没休息两天,又得爬起来,忙前忙后,乡下婆娘不容易啊! “咚咚咚”龙根敲响了大铁门,“婶儿,在家吗?我小龙啊,在家吗?” “来了来了,等一下啊。”一听龙根来了,袁香激动的泪水珠子都落了下来,惦着屁股蛋子一阵儿小跑。打开了门。 做了手术的袁香面色不好看,甚至差得很,以前那脸蛋儿白皙水嫩,跟哪家未出阁的姑娘似得;现在那脸黄咔咔的,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眼珠子还陷进去不少。抓着原本胖乎乎的手一摸,黑了不少,粗糙的很,跟老太婆似得。 龙根心疼道:“婶儿,你这是咋的了?忙活啥呢,把你苦成这样。伤口都愈合了吧。” 袁香眼圈一红,险些落泪,吸了吸鼻子,“没,没啥。”心里却无比感动。 以前村里人都羡慕自己,自己有个当老师的男人,有个当村支书的大哥,好多人想睡自己都不敢上门儿来找;偏偏被小混蛋得逞了,反反复复日了好几回,自己也挺留恋那大家伙的。 一直以为小混蛋也只是觊觎自己美貌,喜欢自己白乎乎的身子。直到生病,才知道小混蛋的心,对自己那么好,还动手揍了医生。 “哎,小混蛋啊小混蛋,婶儿这辈子就栽在你手里咯!”心里幽幽一叹,再无对陈天松,甚至整个老陈家半点儿愧疚,拉着小龙进了屋子。 倒了一杯热开水,这才问道: “小龙,啥前儿回来的啊?” 龙根抿了一口水,有点儿烫,“刚刚回来,这不过来看看你吗?伤口咋样了,肚子还疼不?” “哎,没事儿就躺炕上好好休息呗,干啥活儿啊,身体都没好呢。”龙根是真心疼了。 想当初,袁香可是村里的大美人啊,当之无愧“第一大.奶婆娘”,好多人想摸一把来着,偏偏有个当村支书的大哥,谁敢去摸啊? 再看看现在,变成啥了?像个黄脸婆似得,也就奶.子还大着,皮肤没以前那么白嫩了! “没事儿,躺在炕上也难受。这不,还得把看病的钱还给你吗?好几千块呢,可惜家里没啥钱了,都让那死狗拿去用了。哎!”袁香叹了口气,皱着眉头,心下茫然。 乡下婆娘,没啥力气,也不会啥活计,男人跟死了差不多,自己可杂活啊? 龙根翻了个白眼,佯怒道:“婶儿,说啥呢?啥还不还的?人要紧,还是钱要紧啊!再说还钱的事儿,我跟你急了啊!” 想了想,龙根又从兜里摸出五千块钱,本来打算办驾照的钱,全塞给了袁香。婆娘家不容易,有病在身,眼看又要过年了,家里也没置办啥,多可怜啊! “来,婶儿,这钱你也拿着,红红火火的过个年,把这霉运去一去,来年求个好兆头!”一叠毛爷爷往炕上一扔。 袁香睁大了眼,忙道:“不,不行,小龙,不行,这怎么可以?我怎么能拿你的钱呢?不行,不行,你快收起来!” “有啥不行?你都让我日了,就是我的婆娘了,我给自己婆娘拿钱使,还不对了?”龙根一瞪眼,怒道:“收下!不然,我生气了啊!” 眉毛一挑,眼珠子瞪得跟牛铃铛似得,颇有两分男子汉气概,大男子主义! “我.....”袁香最终还是收下了钱,泪珠子啪嗒啪嗒落在了毛爷爷的脸上,心跟打翻了的五味瓶似得,五味陈杂。 想自家男人教了近十年书,哪一次给自己拿过这么多钱啊?一千块都没有过,更别说厚厚的一扎了! 人小龙虽然十天半个月来看自己一回,可也好过自家男人几个月几个月的不着家,偏偏说学校工作忙,这啊那的,后来才知道,狗日的尽偷婆娘去了。何曾为自己想过?也没撒点儿种子在肚子里,天天指望着自己能给他生个儿子! “哎,都是男人,做人的差距咋那么大呢?”感慨了一阵儿,再望向龙根,袁香眼里多了一抹感激,狂热。 “小龙,来,上炕来,婶儿陪你睡一觉。”心里琢磨开了,袁香胆子也大了。主动拉着龙根往炕上按。 指尖碰到裤裆那大棒子,心里一麻,痒酥酥的。腿缝儿小洞居然有了反应,潮乎乎的,忍不住夹了夹腿。 “这.....”龙根皱皱眉头,有些不太乐意。 一来嘛,自己刚刚给了钱,你就跟我睡觉,感觉逛窑子,找小姐似得。拍着胸脯问问,自己日婆娘啥前儿出过钱了?二来,袁香肚皮上有道疤,摸着不舒服,看在就更难受了,总感觉自己脱光了,有人拿着刀要切大.鸡.吧似得,心不得劲儿。 再者,袁香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白嫩水滑的袁香了,病怏怏的。 袁香一愣,脸色瞬间黯淡下来,“是不是嫌婶儿变丑了?” “哪有!”龙根忙道:“我是怕把伤口扯烂了,你受不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玩意儿的力道。” “那不怕,你躺着,今儿婶儿来伺候你。你享受就行了!”一听这话,推到龙根,一屁股蛋子夹了上来。 三两下扒光了衣裳,两团奶.子如同山岳倒塌一般垂了下来,依然巨大饱满,依然还是上河村第一大.奶! 只是,肚皮上那道伤口让龙根很没食欲,却又不得不配合,揉了两把奶.子。白瞎了两坨软肉让陈天松吃了那么久,就这奶.子大到啥程度呢?嗯,猛地一甩,砸脸上能把人抽晕咯! “嗯哼,嗯嗯....小龙,嗯哼,你好硬哦....嗯嗯嗯....” 拽出大棒子,袁香猛地一坐,“啪嗒”一声,大棒子整个人包了进去,整个人立马酥了。 “啊.......嗯哼。”袁香缓缓动了起来,摁住龙根结实胸膛,屁股蛋子一垫一坐,“啪嗒啪嗒”的响,圆滚滚的屁股蹲儿一阵乱颤,撞在毛茸茸的腿上。 秉承着“既日之,则安之”的古训,龙根倒也慢慢适应了,肚皮不好看就不好看吧,日婆娘就是钻洞磨豆浆的事儿,再说了,就这两坨白花花如排球大小的奶.子,也值得自己好好日一回了! 反正自己也不费劲儿,躺着享受就成!权当是被头母老虎强.奸了一回吧。 “啊啊...嗯哼,小龙,小龙,我,我,我要到了,我要到了啊.....”哪知道,袁香才骑了十分钟不到,屁股蛋子一阵猛烈撅动,啪嗒啪嗒的几下,一股热流喷出,白花花的豆浆从缝儿里喷了出来。 火热的身子一软,瘫倒在龙根怀里,哈嗤哈嗤的喘气儿,再也不动了,小缝儿一夹一紧,又一股热流涌出。 龙根撇撇嘴,有些恼火,这叫啥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