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摸丁...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摸丁...

“美女,来,咱们借一步说话。”敲敲车窗,冲那妖媚婆娘勾了勾指头,坏笑道:“走,咱们谈谈人生理想。” 丁香傻了,本是风尘女子一枚,家里贫穷,也没读过多少书,韩剧里不演了吗?灰姑娘遇上高富帅,装装可怜,扮扮淑女,矜持含蓄一点儿啥的,一夜之间飞上枝头变凤凰啊,多好的美事儿。 好不容易呗传说中的“华少”遇见,带着自己上山打野炮,多美的事儿啊。刚刚还想着,用啥姿势最容易怀孕来着,可这会儿,“柳河华少”被人收拾的卑服儿的,上了铐子,马上就往局子里送呢。 “呃,这男人看上我了?嗯,看起来不比华少差嘛,高大威猛,派出所还有关系呢。去不去呢?”丁香脑子里转了几圈儿,有些拿不定主意。 风尘女子随时做好被抛弃的准备,万一这小子上了自己只是想报复华少呢,别跟他走了,日了自己又跑了,那可咋整? “小杂种,你敢上我婆娘,老子弄死你!”李华急得面红耳赤,一脚踹向龙根屁股,方正眼疾脚快,一脚踹了过去。 可怜的李华再次倒在了地上,捂着腰子喊疼! “老实点儿,别逼着老子给你上脚镣!”方正心里郁闷呐,臭小子能看懂脸色不,都啥时候了,为了一个婆娘得罪小混蛋,不找死呢吗? 一个婆娘而已,日了就日了,有啥大不了?古人说的好,“萝卜拔了坑还在”的嘛,日一炮还能咋的?再者,小混蛋那玩意儿自己也见过,跟面条儿似得,想睡婆娘,做梦哩! “方正,这小子要日我婆娘,你怎么不管管?你不管放开我,老子自己管!”李华也火了,道上混的,谁没点儿脸皮啊?丁香虽然只是万千婆娘中的一个,可自己没日之前,那就是自己的,谁敢抢走,那就是打自己的脸! 方正冷笑,“你哪只狗眼看见别人日你婆娘了?”说完,眼中精光一闪,冷冷的盯着李华。心里已经将李华给恨上了! “我.....”李华为之气结,“那,那他找我婆娘干嘛?不行,你们得监督他,这个人没安好心!不然,我告你徇私舞弊,我要上诉.....” “啪!” 李华话没说完,猛不丁眼前一花,火辣辣的疼,又结结实实挨了一耳光! “够了!脸丢的还不够吗?”李大宝阴沉着脸,气哼哼道。 李大宝眼明心静,没点儿察言观色的眼力劲儿,也成不了柳河乡“钢铁大王”,更不可能赚得盆满钵满。 “方所长,小儿没啥教养,你别多心,都让我给惯坏了!”李大宝没理会败家儿子,冲一旁的方正直道歉。 方正撇撇嘴,淡淡道:“你这儿子的确没啥教养,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玩意儿!哼!” “....”李大宝张张嘴没吭声,老脸憋成了猪肝色儿,将这口恶气吞下。 太丢人了,脸丢完了啊,想想平日,谁不给自己一点儿面子,没想到今天.........哎! “来嘛,美女,咱们谈谈心,聊聊人生理想,怕啥啊?”仿佛知道丁香怕李华似得,冲着李华道:“他会同意的,不信你问他。” 李华揉着脸,怨毒的望着龙根,李大宝陪着笑脸,“对对对,小华不会在意的,你们慢慢聊,慢慢聊,不着急啊。” “呃.....”丁香噶几一身打开车门,一股浓郁的香味儿飘了出来。长腿儿细腰大.奶.子,曼妙如模特一般的身条不由让人眼前一亮。 “丝袜裹着性感,罩子托着大.奶!”龙根心里赞了一句,搂了搂裤裆,压压火。其实李华这孙子眼光听毒辣的,哪儿找到这么漂亮的婆娘啊? 李华如实质般的眼光死死盯着龙根,恨不得咬碎狗日的骨头渣滓。太气愤了,不带这么玩儿的啊,你有背景有能耐,别抢老子婆娘啊,次奥,算啥本事? “方所长,你看,能不能把儿子.....”见龙根带着丁香远去,李大宝趁机问道。 虽气愤儿子不懂事儿,然终于是自己撒的种,怎么能不心疼?见龙根没在场,连忙问了一句,大不了给点儿钱嘛。 “李大宝,派出所你家开的呢?”方正拿眼一横,不满道:“以后再说吧,这事儿我还得好好调查!小王,拖车来了没,赶紧把这辆马自达给老子拖走!” 李大宝嘴角一抽,狗日的动真格的啊。“妈的,这回不下血本是不行了!”咬咬牙,李大宝心中有了些主意。 钱多的是,儿子却不能受罪! “小混蛋啥背景啊,咋还把人婆娘带走了捏?”高尔夫里的袁红慢慢松开了车钥匙,一个心终于落了地儿。 原以为要把小龙带走,可没想到,柳河华少啪啪啪的连着挨了几大嘴巴,还上了手铐,李大宝来了都不好使!啧啧啧,这小子不简单呐! “小龙本事不小呢,真的把李大宝收拾住了!”袁红微微一笑,脸蛋儿抹过一丝潮红,屁.眼儿猛得一疼,有些乐极生悲了。 领着丁香饶了个大弯儿,回头瞅瞅没人偷看,这才细细打量丁香。越瞧越喜欢,越瞧越激动啊。 “啧啧啧,喷的啥玩意儿啊,这么香,奶.子都快掉出来了,多大号儿的啊。”龙根一点儿没客气,伸手就摸,“来,我摸摸奶.子,哎哟,我就稀罕你这大.奶.子,啧啧,好大好软呐....” 丁香羞红了脸,胸脯被人摁住,连搓带捏,乳.尖儿猛地一疼,忍不住闷哼一声。 “美女,你叫啥名儿呢?对了,我叫龙根。”手上搓着,嘴里也没闲着,问道。 丁香眨着眼睛,哼了哼鼻子,“嗯哼,我,我叫丁香..嗯哼,帅哥,别,别捏了好不,我痒..嗯哼....”说着丁香扭扭腰,夹夹腿,身子有些发热。 龙根松了手,道:“摸了你奶.子,你也别吃亏。来,摸摸我裤裆这东西,撮一撮,揉一揉,保管你摸了还想摸,信不?” 不用龙根说,丁香早瞧见裤裆顶起的帐篷了,圆顶搭帐篷,跟蒙古包似得。 “这里面得藏了多大的家伙事儿啊?”丁香有些发怵,自己也干点儿私活,接接客改善改善生活啥的,却没自来熟摸人裤裆的习惯。 再者,这小子真想日自己还是玩弄自己,羞辱华少呢?别到时候哪头没捞着,反倒挨顿毒打,那可不划算了! “咋的?不好意思啊,摸摸怕啥,又不收你钱?”龙根一瞪眼,抓着软弱无骨的小手往帐篷上按了下去。 丁香一愣,连忙抽回了手! “你你你....你裤裆有啥东西?”丁香瞪大了眼珠子,惊惧的退了两步,“你,你...你...那是那个玩意儿.....” 龙根笑了笑,要的就是这反应啊。不然老子还懒得脱裤子了呢。 “嘿嘿,我这玩意儿咋样,够用不?想日日大棒子不?嗯....”龙根又靠了上去,眼珠子瞄着深深沟壑,撩起裙子往腿缝儿摸了去。 大冬天滚着黑蕾丝不知道冷不冷,反正摸着舒服的很,滑溜溜的,两条大腿瞧着瘦,摸着有肉,一捏弹性十足。手掌捂住裤裆搂了一把,两片饺子皮勒得紧绷绷的,中间一条小缝儿,饱满的很,都有点儿潮热了。 “又是个sao婆娘!”龙根暗暗笑道,“不过,老子就是喜欢sao婆娘!” “嗯哼,帅哥,别,别摸下面啊,嗯嗯嗯...你咋还捅了呢...嗯....”从震惊中回复过来,丁香才晓得,自己私.处都被人摸了个遍! 也难怪,刚刚摸到的那玩意儿太吓人了,粗大雄壮,硬硬的跟铁似得,偏偏滚烫如火,隔着裤裆都感觉到热乎!这东西咋长的? “啧啧,都出水了呢,想日日大棒子不?”龙根邪恶一笑,抽回了手,两个手指湿漉漉的。 丁香愣在当场,心里想,可没敢说出来。 “龙兄弟,好了没啊?天怪冷的。”这时候,弯那边的方正喊了一嗓子。 龙根没理方正,冲着丁香道:“来,我给你留个电话,到时候打给我。我就给你写奶.子上吧。” 掏出读驾校考理论的笔,罩子往上一推,压着奶.子,“唰唰”写下了电话号码,标注:“龙根”二字! “好了吗?嗯,好痒啊....”丁香羞得那个脸啊,跟猴屁股似得。不由得暗暗猜测,这小子谁啊,咋这么色呢?还把号码写在咪.咪上,太坏了。 不过,那个东西好大哦! 丁香还在发春,龙根已经走了过去。这时的李华等人冻得直搓手,也就方正、李大宝俩人皮糙肉厚脂肪多,不怕冷。 “龙兄弟,忙完了吧,我就先带着嫌疑人先回去了,你看咋样?”方正顾不得啥面子不面子了,真不想被小混蛋再宰一刀。妈的,一句话就是十四万呐,一辆崭新的高尔夫啊! 方正现在就见不得那辆白色高尔夫,一看见心窝子跟刀扎似得难受,一提白色都想搂火!十四万呐,自己要不贪点儿,抠点儿,一辈子工资也没这么多啊! “成,那你先忙吧。赶明儿我去派出所找你喝茶.....”龙根倒也没说啥,转身上了高尔夫。 方正一脸铁青,到派出所喝茶,这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