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调教...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调教...

“哈哈,咱们俩不早就不死不休了吗?”龙根放声大笑,大嘴儿一张,含住一只肥胖大白兔,“滋溜”一声,砸吧的“啪啪”直响。 “嗯哼!” 小点儿一麻,痒酥酥的,顿时没了力气,鼻腔发出低沉的闷哼,闭着眼睛,死死咬着嘴唇。 “吧嗒吧嗒,滋滋滋” 吃奶专业户出生的龙根,对摸咪吃奶,早有一套独特法门,轻抚揉搓摸,舔,吸,咬,可谓十八般技艺,样样精通。 舌尖儿勾着小乳.尖儿,一舔一吸,粉嫩的樱桃珠子沾满了口水儿,顺着奶.子滑了下来。 “吧嗒吧嗒” “啊!嗯哼!”小芳一姑娘家,哪里受得了这么折腾,小点儿被电了似得,说不出的痒,痒到骨子里去了。 小手臂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抱住了龙根,樱桃小嘴儿贴了上去,对着耳脖一阵猛啃。 佳人有意,龙根欣然一盒,嘴对嘴,粗狂的舌头一顶,破开牙关,大舌头风卷残云一把,扫过口腔,吸走一切甘甜津液,“滋溜”一声,吸到肚里,小腹随之燃起一团无名怒火! “吧嗒吧嗒” 好像两条蛇交配似得,舌头缠绕在一起,吱溜吱溜的吸着。 龙根上下其手,啃着小芳樱桃小嘴儿,抓着雪白大.咪.咪,两根儿手指捏着樱桃小珠子,一搓一提,白花花跟豆腐乳似得奶.子一颤;另一只手也没闲着,解开牛仔裤纽扣,划过平坦小腹。搓搓小卷毛,抚摸着饱满的三角.地带,指头往下一插,正巧顶在小缝儿洞口,往里一按。 “嗯....哼....”浑圆大腿猛地一夹,一股热汁儿喷了出来。 这小姑娘也招惹不得,这么一摸一搞,跟没关水龙头似得,热汁儿一股接着一股,滑了出来。 “滋滋滋” 拨开两片肥厚阴.唇,手掌贴着洞口,一捧热腾腾的浆糊抹在裤裆上,来回搓动,抹匀净了,中指猛地往里一捅。 “嗯哼,啊.....”细长嫩脖一昂,拧着娇躯呻吟起来,“嗯哼....小龙,别,别摸了啊...嗯嗯嗯,咋,咋还用手指头往里捅呢,不,嗯哼,不干净,不卫生啊...啊....” “滋滋滋” 中指骤然加速,对着小缝儿一阵猛烈抽.插。 “啊啊啊...不要啊,小龙,不要啊.....嗯哼....啊....”神仙手的招式也没使出来,小芳已经扛不住了,哪里知道,原来还可以用手指头的?三俩下便丢盔卸甲,时而紧咬双唇,闷哼连连,时而张大嘴巴,高呼呻吟,两团白面般的大.奶.子摊在胸前,摇晃不断。 龙根越抠越来劲儿,松开奶.子,扳开小芳修长美腿,眼瞧着嫩.嫩肉.洞,啪嗒啪嗒飞射出粘稠汁液,溅得到处都是,两颗如香瓜般的奶.子震动不已,如小眼睛似得乳.尖儿受惊似得,四处乱窜。 瞧得龙根叹为观止! 叹为观止的不止是龙根,一旁的许晴也傻眼了,这,这两人咋说干就干起来了呢,当着自己的面,亲亲嘴儿,搂搂抱抱也就算了,小混蛋居然,居然把小芳脱了个赤条条,腿缝儿春光乍现,爱.液飞溅,酥.胸颤抖摇晃,紧咬的红唇,迷醉的双眸,全都写着爱欲! “真是个混蛋,大坏蛋!”许晴红着脸摇摇头,靠着门边站着,情不自禁夹紧了双腿,想走来着,却发现双腿有些迈不到道儿。眼巴巴看着两具白花花的身子纠葛,气喘如牛,浪.叫震天。 “小混蛋说的也有道理,留下来看看,兴许小芳以后就不恨自己了,自己偷了她男人,算是不要脸;她跟小混蛋当着我的面搞,应该也算不要脸吧。两个不要脸的女人,加上一个小混蛋,嗯,天下乌鸦一般黑了,看你以后咋好意思说我,对了,要不要拍两张照片儿呢....” 美眸一转,圆巧的嘴角一掀,耍魔术棒拿出手机,“喀喀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摄,白皙大.奶,小巧而精致的泉水洞口,最后定格在那根儿硕大无匹的擎天巨柱。 好大一根儿人鞭呐,通体黝黑,硬而粗壮,圆乎乎的脑袋儿伸出来吐着蛇信子,许晴不由得摇摇头,俊秀面庞飘过一朵酡红云彩,贝齿轻咬着嘴唇,低声骂道: “小混蛋,不知道这辈子有多少女人栽在你手里!”说完,轻轻抚摸着小腹,喃喃自语,“宝贝儿,你爸爸是个大坏蛋,以后可千万不能学他们哦!” “咔咔”又是两张拍了下来,许晴转身离开了卧室,轻轻关上了门。目地已达到,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虽说有孕在身,许晴毕竟是个女人,并且是个荷尔蒙分泌异常迅速的女人,真人版的A.V瞧多了能不动心?自己倒是想,却不得顾忌肚子里的孩子,那么大的棒子,一棒子下去还不得娃给敲懵了? 电视声音开得老大,将为人母的许晴渐渐平静下来..... ......... 卧室里,肉搏战已然打响,一根儿黑黢黢大棒子,长驱直入,“哧”的一声,扎入肉.洞,圆巧小洞顿时变大,小腹猛地一股。 “啊.....”小芳咬着嘴唇高呼一声,酥.胸突突的颤抖,好像一根儿电棒扎进去似得,“滋滋”的电流击打着灵魂。 大棒子猛然一退,小芳如释重负,仿佛身体被抽空了一般,骤然一软,一口气还没换过来,“蓬”的医生,擎天巨柱再一次蛮横入侵,一直顶到花蕊。脑子里“轰”的一声巨响,一棒子下去,给捅懵了。 “啊啊....嗯哼......” 娇喘连连,小芳只剩下大口喘气的份儿了,这玩意儿太厉害了,那玩意儿有麻醉功能似得,一棒子下去,整个人都酥了,只能张着嘴叫.床。 “啪啪....啪啪啪” 龙根丝毫不为所动,扛着白花花的大腿,抓着跳跃不停的大白兔,一阵儿猛搓,腰杆一挺一收,三唱一叹,两浅一深,时而缓缓深入,时而暴力入侵,毛茸茸的大腿根子撞在屁股蛋子上,看着娇躯一次又一次在撞击声颤栗摇晃,白皙的奶.子上窜下跳,抖动成一圈一圈的波纹,令人叹为观止! “啪嗒啪嗒,砰砰砰” “啊啊....不,不要,小龙,不要了,停下,停下,够了够了。嗯嗯嗯..啊...啊...快点儿停下啊...啊.啊.....”小芳求饶不断,死死咬着嘴皮,无奈迎上大棒子的冲击,数次达到高.潮,下.体滚出一坨一坨白色浆糊,肆意流淌的热汁儿,迅速渗入床单..... 两手抓着两颗奶.子一揉一挤,相互一挤压,一道深深乳.沟悄然浮现,深不见底,屁股蛋子猛地往前一送,“砰砰砰”的抽打着小缝儿。 “啊啊啊.....”高.潮刚过,再次迎来一阵疾风骤雨般的轰炸,洞都杵烂了,小手抓着床单用力一扯,“啊啊!!小龙,不,不要啊.......停下.....啊!” 龙根缓缓放慢了速度,双.峰不再摇晃,只是轻轻颤动了两下,大棒子缓缓进入小缝儿,娇嫩洞壁磨得“吱溜吱溜”响,黑黢黢的大棒子裹满了白色浆糊,粘稠无比,热气腾腾,大腿根上都沾满了。 “还生的气不?下次我日婆娘还干涉不?”大棒子往回一抽,已经做好了冲击的准备,今儿就得好好调教调教未来婆娘,大家庭嘛,总的有个王法不是? 龙爷爷要日个婆娘,唧唧歪歪嚷个不停,使脸色,黑得跟黑脸大金刚似得,那多没意思。人活着求的就是洒脱,想干就干,干完就散。实在有感觉,留个号码,以后常联系,常沟通沟通不就得了? “小混蛋,你安的什么心啊?找别的婆娘还有理了......”下面捅麻了,神志还清醒着呢。小芳也是要强的性子。 心想,妈的!求玩意儿大,就该拈花惹草,遇着漂亮婆娘就日啊?当你女人还不能说句话了是吧?可一句话还没说完。 “砰”! 野蛮入侵,下.体迅速一胀,火辣的大棒子深深扎了进去,捅到花蕊洞壁上,巨大的冲击声,灵魂为之一颤! “啊!”小芳高歌嘹亮,一声惨叫,白花花的奶.子跳跃不已,小腹一阵猛烈抽搐。 龙根“嘿嘿”坏笑,“还有话说不?不说我又来了啊......” “小混蛋!我日.....”小芳嘴硬,还想骂一句。 龙根腰杆不停送入,“啪啪啪”的一阵急抽,小芳顿时软了下来,咬着嘴皮莹莹呜呜了半天。 “啊啊....停.停下....我....我错了,我错了......啊....别,别捅了别捅了...啊.....” 龙根再次降慢了速度,正色道:“这还差不多。” “那你还生小晴的气不?”龙根作势又要深入一次, 小芳吓得连连摇头,紧紧夹着屁股蛋子,弓着小腹,惊惧道:“不了,不了,我跟小晴是姐妹呢,怎么,怎么可能生气呢?” “这还差不多!”龙根淡淡说道,一边日一边轻轻捅着,“对了,小晴怀了双胞胎,以后可得对孩子好点儿,不管谁生的,都得当亲生儿子来对待,知道不?” “双胞胎?”小芳微微一愣,“嗯,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对待...不过,可不可以不日了,我遭不住了....” 龙根脸一沉,“那怎么行?昨晚发了那么大脾气,今儿得好好惩罚惩罚你,妖精,看枪!大棒子来也....” 话音刚落,腰杆儿再次一挺,黑色大棒子整个儿没入。 “啊啊啊!”小芳仰着脖子,歌声嘹亮,“嘶”的一声,床单四分五裂,一捧清泉,再次飞射而出... PS:说个事,大凶器首发在熊猫看书网,在熊猫看书网看大凶器,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更新,在其它地方都会缓个一到两天,所以希望大家在手机上下载一个熊猫看书阅读器,这样就能第一时间看到更新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