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深...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深...

“有路子?”听闻‘财源滚滚’,龙根立马瞪大了眼珠子。 何静文一撇嘴,“不然呢?” “那你说说,咋回事儿,能赚多少钱?”龙根忙问道。 何静文端着咖啡喝了一口,悠悠道来。 柳河乡穷乡僻壤,没什么发展前途,高端茶叶自然少有人能享用,乡政府领导班子每年倒是能领到一些,铁观音,碧螺春,竹叶青等等。因此,在柳河乡找个对茶有真见识的人,难于登天! 可粗话说的好,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政府班子里就有这么一个小老头儿,叫王明生,纪委主任,主持工作二十余年,一直扎根儿柳河乡,一来没啥上进心,固步自封;二来嘛,上面也没人帮衬一把,上去了迟早得下来。 这王明生心想,就当自己的纪委主任就得了呗,还不给人添堵,何乐而不为?如此,清闲得不能再清闲了。上班,泡一杯茶,看看书读读报;下班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放假就出去钓鱼,坐茶馆儿了。 一来而去,对茶叶倒有了一些独特见解,钻研相对柳河乡人,还是挺深奥滴。 茶,几千年来一直以其清新、自然、健康的特性深受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研究表明,茶有明目、减肥、利尿、降压、降脂、抗癌、防龋齿、抗辐射、抑制动脉硬化等保健功效,是风靡全球的三大无酒精饮料之一,被誉为绿色的金子,延年益寿的灵丹妙药。中国是世界茶的故乡,种茶、制茶、饮茶有着悠久的历史。 "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或解渴,或提神,或品味,或鉴赏,或感悟,茶饮已成为我们寻常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而"琴棋书画茶"则让茶成为文人骚客武文弄墨之时不可缺少的一个载体。中国古代宫廷对饮茶的喜好将茶的魅力推向了极致,而民间大众饮茶形成了多姿多彩、丰富多样的茶俗、茶礼仪,积淀了深厚的茶文化。喝茶与人的健康息息相关。 而龙根带去的茶叶,王明生抿了一口,不得了,惊讶的半天说不出来话。 甘甜,润喉,唇齿留香,一口下肚,神清气爽,入浴春风,无比舒爽!且口感极佳,没有半点儿生涩苦寒之味儿,实乃养生醒神之利器啊! 养生,品味,鉴赏从这三大方面来讲,绝对不会逊色西湖龙井、竹叶青等名品茶叶! 王明生嘴馋,喝了还想要点儿,何静文坦言告知,王明生当即道:“申请专利,注册商标!” 这不,就把小混蛋给叫来了么? 这不知名的茶叶要真有那本事,申请专利,注册商标倒也是好事儿,自己没钱开公司作坊,难道还不能卖给识货的人? 茶叶,暴利行业,何静文自然知之甚详! “额?申请专利?”龙根两眼散着绿光,咽咽口水儿,道:“能卖多少钱来着?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何静文拿眼横了横小混蛋,鄙夷道:“财迷!” 龙根笑笑,算是默认了。财迷怎么了?和珅是大财迷,大贪官了吧,人不照样流传千古百年,跟纪晓岚一个待遇,活着时候比纪晓岚潇洒多了,要啥没有?再看纪晓岚,多寒酸? 所以,财迷并不一定就不好,对吧。再者,自己挣得是奶粉儿钱,有啥不好的?为了子孙后代,千秋万载的事儿,马虎不得! “首先,申请专利,必须得找有关茶叶方面的专家,鉴定!看你这茶叶究竟值不值钱,值多少钱。值钱,并且有市场才有申请专利的必要。” “如果申请成功.....” 龙根顿时头大了,连忙摆手,“停,大姐!照你这么说,这茶叶能不能赚钱还两说对吧?” “嗯,目前是这样的。”何静文点头道:“不过目前试用者口碑都还不错。” “有多大把握能赚钱?”心里好抱了一丝幻想。 “额,不知道!”何静文眨了眨丹凤眼儿,抹过一丝狡黠。 龙根大怒,“我叉叉圈圈你妈!” 何静文摊摊手,示意无所谓。全当鸟语听了。 “闹了半天你逗我玩儿呢.....”龙根苦逼着脸,欲哭无泪。 果然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呐,想当初,自己提着一根儿大号鸟枪,横扫乡邻,炮打美貌少.妇,熟女人妻,奈何为了区区粪土,被一个丫头片子弄的灰头土脸! “哎!难道真要老子去抢银行?”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俩眼瞪得溜圆,也没瞧出一朵花儿来。 “噗哧!” 何静文捂着嘴,咯咯笑开了。难得看小混蛋吃一次鳖啊,太解气儿了。 “行了行了,别郁闷了。逗你玩儿呢,王主任说了,你这茶叶不会比竹叶青碧螺春差半点儿,小混蛋,你就等着数钱吧!” “真的?” “骗你干啥?申请专利麻烦得很,我让人给你办了,注册商标我倒是可以帮忙,没事儿你想个名字吧。”何静文收起玩笑,从包里摸出一张卡来,“诺,爸给了二十万零花钱,我取了五万,剩下的都给你了,拿去吧。” 龙根怔了怔,盯着何静文,担忧道:“这,你真打算把我当小白脸儿养啊?” “呸!” 何静文轻啐一口,没好气道:“小混蛋,人都给你生娃了,你不得好好对人家啊?你现在都没钱了,你咋养活人家啊,专利没申请下来,即便注册好了,也没人投资,你怎么建厂生产茶叶?” “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吧,村里的王八再有几个月出来了,你也能赚钱了。到时候再还我。” “静文,你对我太好了,亲妈再生啊,感动死我了,呜呜....”龙根眼眶一红,半真半假挤了两滴猫尿。 “滚!老娘有那么老吗?”何静文一瞪眼,掐了龙根一把。 龙根疼的跳了起来,厚颜无耻的又贴了上来,搂了一把裤裆,色迷迷道:“恩人呐,你就让我报答你吧,奴家啥也没有了,就这根儿大棒子了,你就为所欲为的干吧.....”话音未落,扑倒了何静文,贴着红唇,舌头一伸,堵了回去。 “呜呜呜.....”何静文连忙推开龙根,没好气道:“混蛋,大姨妈刚来呢?你想日死我是不是?” 抬头一看,小混蛋裤裆顶得老高,圆乎乎的大帐篷,颇具规格。就是那丑陋的玩意儿顶着自己裤裆了,火辣辣的热,难受死了。 “咳咳咳,我这不以身相许,报答何大美女的恩情吗?咋还不干呢你。”龙根撇撇嘴,露出委屈状。“哎,我这颗真心被你践踏的啊,体无完肤.....哎,疼死我了....” 何静文哭笑不得摇摇头,小混蛋还是个无赖,装逼犯呢! “不跟你扯了,老娘睡觉去了。” 龙根大急,“喂,那我这玩意儿顶着怎么睡啊?你会吹箫不,吹一管儿呗;实在不行,我帮你挠挠菊花呗,我发现你最近有些便秘,我给你捅捅,立马通畅.......” “滚!!!” “蓬!” 卧室门悲惨的叫了一声,龙根缩了缩脖子,一脸无奈,点了根儿烟,裤裆那玩意儿还没休息的意思,憋得腰子疼!一咬牙一跺脚,滚就滚,老子出去找婆娘日去!拎着钥匙出了门儿。 “我出门儿了啊,你自个儿拿黄瓜捅吧。” “小混蛋.....” 街道上已经没啥人了,龙根没开车,巴掌大的街道,一眼都能望到头,开车都懒得转弯掉头了。 “日谁呢?王二牛肯定在家,黄娟是日不成了,那三婆娘技术倒是不错,可不干净,职业特征太明显了,不爽!” 最后龙根决定找杨婷去,这婆娘上次不说了吗,男人十天半月外面跑,回来住一晚上就得走,家里十有八九没人,扔掉了烟头,往杨婷家走去。 “成人用品”四个字早已看不见了,小巷子黑黢黢的,打火机一晃一晃跟鬼火似得,忽明忽暗。 “咚咚咚,杨婷,开门....” “咚咚咚” “咚咚咚” 次奥,这婆娘睡的太死了吧?这都不醒?嘟囔了两句,龙根猛地踹了两脚,裤裆那玩意儿正硬梆着呢,火气儿正旺着,脾气自然不好了。 “来了,来了,谁啊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真是的....”屋子里抱怨声起,一听,是杨婷错不了。 龙根没好气道:“是你龙爷爷,欢迎不,不欢迎老子马上就走!” “啊?小龙?”屋里微微愣了愣,“噶几”一声拉开了门。 杨婷裹着毛毯就跑了出来,见真是龙根,眉毛都笑弯了,“哎呀,小龙,真是你啊。快,快进来。” “我是专门来日你的,来,先给我吸两嘴儿,难受死了。”大手伸进毛毯里,握住两团柔软,猛地搓了两把。 裤头一扯,黑色大蛇嗖地窜了出来,黑漆漆的还反光呢。 “嗯哼....嘶,小龙,你,你手好冰啊...嗯哼....”杨婷哼了哼,小手抓着大棒子撸了两下,娇躯一震。 妈呀,这玩意儿都硬成啥样了?跟铁似得,烧红的铁,无比滚烫!憋的滋味儿杨婷最清楚不过,不忍心炮友受伤害,蹲地上,小嘴儿一张,“滋溜”大蛇脑袋儿整个含了下去。 “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