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

233 第二百三十三章一炮命中 “男秘?那种没事儿跟着富婆屁股后面拎包,逢人直乐乐,装大头蒜,小白脸是不?”龙根一听立马就来事儿了,瞌睡来了送枕头,下午还琢磨着当个官儿,耀武扬威装逼虐人来着,得,不晚上就当上男秘了么? 电影里可都说了,男秘好啊,拎包陪着小富婆逛街,富婆要打麻将就坐在一边儿帮忙数钱,打.炮就帮着脱罩子,递避.孕.套的活儿。一个月下来好几万呢,那钱赚的容易,就跟树林里刨叶子似得。 “哦,对了,听说男秘还得赔偿,主人玩腻了,富婆之间还能相互交换着日;没事儿了,忙的时候帮着按摩按摩咪.咪,通通下水道啥的。可不对啊,没啥权力啊,好歹给我一点儿日或者不日的权力吧....” “蓬!” 桌上文件长眼睛似得,砸到龙根额头上,何静文气哼哼骂道:“小混蛋,脑子里一天想啥好事儿呢,你上辈子流氓投胎的吧?” “嘿嘿,开个玩笑开个玩笑。”龙根讪讪笑了笑,今儿承了sao婆娘好大的人情,不能添堵气人家,sao婆娘衣裳一掀,裤子一脱,让吃奶还得吃奶,让掏棒子帮忙倒腾倒腾,还得鼓捣两下。 这年头,有钱都是大爷啊,何况这婆娘还是乡长,活生生的老佛爷,敢怠慢吗? “那个,何乡长,能具体说说,秘书干啥的不?做点儿啥,有哪些权力,一个月假期如何,薪水咋样?”回过神,龙根噼里啪啦问了一连串。 牵涉到待遇问题,还得当面谈清楚,自家还有一堆婆娘等着伺候呢,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放空的日,也得捅个两三天才能完事儿,假期必须足够充裕! “德行!”何静文白眼乱翻,横了龙根两眼儿,鄙视道:“啥事儿不干,先问待遇?要脸不?” 龙根纠正道:“这叫心直口快!我给你打工,要点儿报酬理所应当,虽说咱们都实在关系,先说断后不乱,规矩还得要!别人美国夫妻,买个避.孕.套都得AA制呢....” “啊呸,臭不要脸!”何静文气得牙根儿痒,端着杯子就要砸。心里一想不免的有些好笑,摇摇头,直道:冤家! “行了,我跟你说说吧,秘书,自然就是当我的秘书了,在柳河乡虽然还有个乡委书记,可大多事儿还是我说了算!因此,我的秘书自然飞上枝头变凤凰,在秘书当中也是最厉害的!甚至远超地方村长,村支书,即便是乡政府某些主任都不得不给你面子!” 何静文顿了顿,开口解释“秘书”含义,先给龙根灌了点儿迷魂汤,再慢慢磨呗。 “其次,咱们说说秘书的工作,衣食住行,比如说每天早上八点上班,你至少七点到办公室,打扫办公室,泡茶,整理文件,今天有什么会议,某某视察活动,领导接见,如何如何,这些都得一一罗列清楚!” “整理文件,送文件,下达我的指令,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得你干!” 何静文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完了看了看一脸茫然的龙根,问道:“怎么样?有问题吗?不难吧。” “大姐,你找保姆呢?要不要上厕所我给你买卫生巾啊?”龙根撇撇嘴,有些郁闷。 妈的,老子想当县长,市长,这小破秘书老子不稀罕啊!啥秘书秘书的,听着跟保姆有啥区别啊? “大姐,陪床我还行,其他的就算了吧。”顾不得快要发飙的何静文,龙根连连摆手,“得,大姐,你要真有心,这样吧,给我找个陪床还能当官儿的职位,我立马就去!” 何静文恨得咬牙切齿,突然诡异的笑了,笑眯眯道:“哦,这个职位啊,还真有呢。” “啊?还真有啊?”龙根吓了一跳,这,这世上还真有陪床日人就能升官发财的路子? 何静文眉毛都笑弯了,淡淡道:“种猪站站长你当不当啊,天天都能日呢,你那鸟杆子正好发挥长处.....” “.......” ........ 秘书的事儿,龙根没一口答应,当官是好,何静文更不可能亏待自己,或许混点儿资历就把自己送去当主任什么的了,可毕竟村里一切还未成型,天下第一庄还只是一个幻想而已,目前至少缺两百万构建房屋。 不仅如此,总的找个噱头炒作炒作吧,不然谁能知道上河村那鸟不拉屎狗不打.炮的破地方? 这些都得要钱! 钱钱钱,命相连呐! 古人都说过“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没钱,啥都干不了! 所以,龙根决定,先把村里的事儿落妥了,有稳定收入了,再慢慢谈当官的事儿,何静文不有个当县长的爹吗,帮衬两年应该没啥难度。 一晃一周过去了,袁香也出院了,龙根给送回去的,好不容易回趟家,自然免不了夜夜吹箫放炮炸下水沟的事儿,一个个貌美如花似你妈的婆娘,趴在炕沿山,撅着白花花的屁股蛋子,就等着大棒子进洞呢。 那阵仗好不震撼人心! 啊! “远看成林侧成峰,大小肥胖各不同;” “不识乳山真面目,脑袋埋在奶.子中。” 那一坨一坨的嫩肉飞来,险些把龙根给砸晕了,足足日了两天,这才虚晃着脚步,杀到城里,“烧公鸡”祸害了下沈宏,吃了不少牛鞭补补之后,打算去驾校看看,看能不能让袁红帮忙走后门儿把本给拿了,这时候,李小芳来了电话。 “媳妇儿,干啥呢?没上课呢。”龙根调戏道,“偷偷交代一下,是不是想我了,下面也湿了?你放心,我一会儿就来伺候你.....” “小龙,你个混蛋!”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怒吼,小芳怒叱道:“赶紧道‘鸿运旅社’来,318房,快点儿!” “嘟嘟嘟...” 还想说点儿啥,电话却已经挂断了。 “这,难道小芳知道啥了?”龙根有些懵,没来由的一阵劈头盖脸的咆哮。 坦白说,有点儿心虚,一来,日了小芳老妈,这脸上挂不住啊?自古以来,哪有女婿把丈母娘哈嗤哈嗤日了的?二来嘛,自己作风不太好,裤裆那玩意儿太热心了,见不得哪个婆娘堵了下水道,乐于助人精神来了,就喜欢啪嗒啪嗒给人通下水道;三来嘛,就是把许晴给日了。 “因为啥发火呢?”抠着脑瓜子半天没闹明白,一咬牙一跺脚,“奶.奶.的!该死球向天,不死万万年!爱咋咋滴吧,老子就日别的婆娘了,怎么滴吧?” 心一横,狠狠嘬了口烟,关上车门,进了鸿运旅社。蹬蹬蹬的上了三楼,寻找318房间,都快到走廊尽头了,才看见门脸上毛笔歪歪扭扭写着“318”,正准备敲门,门内传来一阵咒骂声! 龙根耳尖,听出来了,那是小芳的声音。 “小龙这个混蛋!哼,太过分了,怎么,怎么能这样啊?咋见一个睡一个呢?比见一个爱一个更过分!” 许晴坐在床边,声色复杂,双手放在小腹上,轻轻抚摸了两下,叹息道:“小芳,是我对不起你,背着你跟他......” “哎!这都是我应得的惩罚啊。反正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留下来的,你别劝我,欠的情,我慢慢还给你吧!啪嗒....”两滴晶莹的泪水珠子掉了下来,落在床上,迅速渗入闯荡里。 小芳紧紧咬着嘴唇,心里又气又恨! “你要生就生吧,不过这事儿必须让小混蛋知道,美得他,得了便宜,当了便宜老爹,啥便宜都让他占了?坚决不行!他必须负责任!”小芳咬咬牙,一副毋庸置疑的表情!“这混蛋,怎么还不来?你等着,我给他打个电话.....” 许晴连忙阻止,“别,别,我有能力抚养孩子。” “这是他必须承当的责任!”小芳一字一顿道,找到龙根的号码拨了出去,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铃声——爷爷,那孙子又来电话呐...... 小芳俏脸一绿,一把打开门,小混蛋站在门外偷听呢。 “小混蛋,你来多久了?”小芳怒不可遏,冷声道。 龙根吓了一跳,过道上人多,连忙进屋把门给关上了。 “咳咳,小芳,那个,许老师.......事儿我已经知道了,那个,我想问件事儿?” 许晴红着脸,低头没吭声,小芳气哼哼道:“什么事儿,你说。” “真的怀孕了?”龙根还是无法接受,妈的,不会那么巧吧,就一炮而已,一炮而已啊,命中率咋那么高呢? 许晴这时候开口了,声音冷如骨髓,“我不需要你负责,孩子也不会跟你姓!你走吧!” “小混蛋!”小芳骂了一句,眼里充满了鄙夷。 龙根摇摇头,的确难以接受,可事儿摆在眼前不接受能咋整? “这个,你们误会了。我是想说,检查的更清楚一点儿,多久了,有多大了,需要什么保胎措施吗?”龙根换了个语气,突兀变得认真起来,“小芳,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你,你也知道,那方面需求比较大,那个....咳咳咳....” 小芳眼珠子一瞪,龙根立马不吭声了。 “还能多久?你我就发生了一次关系而已。”许晴淡淡道,没刚才那么愤怒了。心里涌起一股五味杂陈的滋味儿。 哎,该说自己倒霉呢,还是幸运?一炮就怀上了,这命中率也太高了一点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