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想...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想...

“啊啊...嗯嗯...哼...小龙,小龙,大棒子好厉害哦....啊.....” 仿佛得到了肯定一般,草丛中,黑色巨蛇一次次飞射而出,钻入温润巢穴,一杀到底,“蓬”的一声脆响,毛茸茸的大腿根子,猛地撞在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上,霎那间,白色肉浪一掀而过,肉浪翻飞。 “啊..”莫艳仰着脖子一声嚎叫,细长的脖颈一扬,胸前两根儿大香瓜不住摇晃,站不住了似得,弯着颤颤巍巍的大腿,腿缝儿溅出一捧鲜美豆浆,滴答落在地上,床沿上。 龙根抓着莫艳小手,展现出强大的腰腹力量,眼看着大铁棒子杀入破开屁股缝儿,杀出一条血路,“吱溜吱溜”的扎了进去,白嫩如豆腐般的屁股蹲儿,阵阵抽搐摇晃。两颗垂吊在胸前的大香瓜好似大白鸽,张着翅膀“扑腾扑腾”的飞。 “啊啊啊.....啊....小龙,我到了我,....我到了.....啊......快点儿啊,怎么还不射啊....啊...哎哟,我的小祖宗,肉.缝缝儿都让你给捅烂了...啊......” 一次次撞击,好似一记闷雷袭来,灵魂颤抖,脑子里轰隆隆的响,陷入一片混沌,整个人跟吃了药似得,哇哇大叫,明知道那种舒爽会给自己带来伤害,偏偏不计后果迎了上去,宁愿遍体伤痕累累,也要爽,也要大棒子.... “啪啪啪” 病房内,被盖凌乱,要不是外面走廊呗清场,只怕不少人能听见,房间内销.魂蚀骨般的吟唱,如闻仙乐。 “啊....”猛然一声高亢嘹亮过后,病房终于安静下来,仔细一听,里面传来粗重如牛的喘息声。 隐隐约约听见一男一女的对话。 “咋样,日得还舒服不?” “啊呸,小混蛋,把人家下面都磨肿了,走路都疼。瞅瞅,地上流了好多水儿,小混蛋啊,你那玩意儿咋那么厉害呢?当了这么多年医生,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鸟炮!” “嘿嘿,大就好,你不就喜欢大家伙吗?这次帮了我大忙,下次你想用打个电话就行,仗义吧。” “这还差不多。” “嘿嘿,要不咱再来一炮,天才刚刚黑呢....”男子笑得有些yin荡。 “啊?不要,日一炮都遭不住了,再来一轮儿,想日.死你姐姐呢....” “嘿嘿,姐弟姐弟,床上粘入蜜!姐,要不咱再腻歪腻歪呗....” “哎呀,小龙,别整了,病人麻药过了,恐怕该醒了。” “哦,对,那咱们晚上抽个时间,再日一轮儿。” 接着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穿衣裳的声音,“噶几”一声,门来开了,不是龙根莫艳,又是何人?相比之前,莫艳面色更加红润了,整个人容光焕发年轻了好几岁,跟小姑娘似得,挺着大胸脯,摇着屁股蛋子与龙根并肩而行。 “小龙,你跟何乡长啥关系啊?那么大面子,揍了曹树都没事儿?好厉害啊!” “嘿嘿,你猜呢?”龙根卖了个关子,有些话能不说就不说,说多了,麻烦事儿多,何静文毕竟一乡之长,谁能保证莫艳不说出去? 日了别人,得给人留点儿隐私为妙。 “嗯,看来以后跟静文得地下发展了,公众场合这么搞,有些招摇了。”心里有了主意,推开特护病房,俩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急性阑尾炎不是大病,每个人都有可能患这病,说到底,就是肚子里多了一截岔肠子,这截肠子,长年累月堆积了一些垃圾,久而久之发炎了。 破口肚皮,一刀割掉完事儿!因此这类病很好解决,就跟数学公式似得,没什么弯弯绕,系统般的流程,直接做就行了。 可今儿这阑尾炎患者不一样,连乡长都惊动了,连全乡最好的外科医生都挨了一顿胖揍,关了四个保安,这病人得啥身份? 安排了特护病房,两三个护士伺候着,生怕出啥纰漏,再把院长拖出去胖揍一顿,那这医院没法开了。 推门而入,一个护士刚刚倒尿盆儿回来,一个护士正在给袁香喂水,小心翼翼跟伺候老佛爷似得。龙根暗暗点头,心里一阵感概。 ——到底是做官的,乡长一句话的事儿,待遇有着云泥之别,要是普通人恐怕随便找个医生就做手术了吧,住的恐怕也是普通病房,三五个人一间屋子的那种。哪里可能配备两个护士照料啊?做梦呢! “妈的,啥事儿有空,老子也弄个官儿当当,要当就要当大官儿,乡长算个毛,老子要当县长,市长,省长,中央领导!次奥!” 憋了一股劲儿,心理渐渐有了丝变化。 “好男儿就得,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怀!” 这一瞬间,龙根心里有了新得目标! “嗯,很不错,一切都正常。”莫艳全面检查了一下,冲龙根道:“你们好好聊聊吧,我们先出去了。” 莫艳是过来人,心如明镜,龙根一撅屁股,就知道他要拉啥屎。更明白,拥有大棒子的男人,不是自己这样的婆娘能满足的,偶尔换换口味儿日日自己就行了,能栓得住吗?床上这女人,要跟他没一点儿关系,打死莫艳都不信。那奶.子比自己的都大,做手术的时候,莫艳可全都看见了。 “感觉咋样了?还疼不?”拉过椅子,龙根坐在床边。 袁香点点头,面露微笑,小声道:“小龙,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闻言,龙根一瞪眼,“说啥呢?咱俩什么关系,用得着你谢啊?”说着,贼手忍不住去抓了抓硕大双.峰。 平躺着两坨都大的离谱,晃晃悠悠的,俏挺的很,好像两只倒扣在胸前的大白瓷碗,顶端儿还撑着一颗小点儿。 “嗯哼,别,小龙,痒呢....”袁香连忙阻止,龙根赶紧住了手。 那地方龙根清楚的很,一摸一捏浑身痒得难受,一动扯着伤口就不好了。这可开不得玩笑,弄个大出血就完蛋了。 “不管杂说,都得谢谢你,小龙,只要你不嫌弃,以后,”袁香突然红了脸,声音越来越小,“以后,以后婶儿就是你的人了....今后你想那个了,来找我....” “啥?我没听见呢,你再说一遍呢?”龙根暗喜。 “哎呀,你讨厌呐......”袁香脸一红不吭声了,小手摸向龙根腰部,猛地一捏。 “哈哈哈....” ....... 伺候完袁香吃了晚饭,喂了汤,天已经黑定了,八点半了都。交代医院护士照顾好袁香,龙根出门准备去何静文家里,这婆娘下午帮了大忙,又是拿钱,又是护犊子的。于情于理都得好好伺候伺候这婆娘。 “爷爷,那孙子.....” 电话一响,不正是何静文的电话吗? “喂,何,何乡长,你吃饭了没啊?”龙根腆着脸笑道,跟小白脸儿冲富婆摇尾巴似得,顿时矮了一截儿。 点头哈腰的,“成成成,我正在以每秒八百米的速度,向你飞奔而来,你等着啊,我马上就到.....” 挂掉电话,后来还跟了一句,屁股蛋子洗干净啊,等着龙爷爷来插吧..... 开着派出所那辆警车,呼呼的冲向政府办公室,嘟囔道:“大半夜的不回家睡觉,干啥呢?难道办公室日起来有感觉?哎,天儿太冷了,大棒子冻僵了可咋整?” “嗡嗡嗡”几声轰鸣,捷达警车停在了政府大楼里。柳河乡就巴掌大一块儿地儿,一脚油都能到头了,每秒八百米的速度还真不夸张。 何静文在三楼办公,大楼里也没啥人了,就剩门口守门老大爷了,龙根一个箭步冲上楼去,眼前浮现一幕:一个俏丽的婆娘,波大屁.股翘的,眨着媚眼冲自己走来,顿时活力四射,浑身使不完的劲儿。 “哈,我来了。”推门而入,龙根先嚎了一嗓子。 何静文正审批材料呢?不由的眉头一皱。嗔怪道: “小混蛋,你干啥呢?一惊一乍的,吓死人啦你!”扶着胸脯扶了扶,端着热水抿了一口,这才舒服了些。 龙根讪讪笑了笑,没吭声。婆娘面前千万别解释,越解释越麻烦,撒谎更没辙,一个谎言去说服另一个谎言的事儿,累死人了。干脆面带微笑,啥也不说,来个沉默是金,她拿你没办法! “坐下,我给你说点儿事儿。”何静文冷哼一声,给龙根倒了一杯水,“那女的醒过来了吧?” 龙根有些惊讶,这婆娘能掐会算啊,“你咋知道?” “小样儿,都写你脸上呢?”何静文抱着膀子,饶有兴致的看着龙根,“小混蛋,说说,你跟那婆娘啥关系啊,把你急成那样了都,差点儿没操刀子捅人。” “咳咳咳” 龙根有些不好意思,更明白何静文这话有陷阱,打了个马虎眼儿,“这个,我只会拿大棒子捅人,操刀子捅人这会儿我还真不会!要不我给你捅捅?” “啊呸!臭不要脸!”何静文美眸一瞪,精致而绝美的脸蛋儿拂过一丝红润,更加漂亮了。 龙根嘿嘿一笑,“找我啥事儿啊?大半夜的不回家。这干起来不方便啊,冷得很,不想脱衣裳.....” “啪” 何静文气急,一个爆栗子敲在龙根脑门儿上,气哼哼道:“肮脏思想!” “我就想问问你,你想当官不?我缺一个秘书。” “男秘?” PS:连爆两天,委实是有点疲累,今天就少点吧,更四章,求大家的月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