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射到碗里...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射到碗里...

龙根抿了一口小酒,饭菜一推,扯过吴贵花,大白话屁股扇的啪啪直响,吴贵花发出阵阵声音,由一开始的吃痛变成了享受。身体莫名燥.热起来,忍不住扯开了领口,一抹鱼肚白露了出来,耸起两鼓高山。 “嘶!” 粗暴狂野扯下吴贵花碎花长裤,两团白花花的屁股蹲儿窜了出来,巴掌大小的红印清晰可见,水嫩的很。黑漆漆的屁股缝儿下面,一汪小泉哗啦啦的流着,一直流到毛茸茸的草丛堆里,一抹一抹的白。 掏出坚硬无比的二弟,遥控二弟啪嗒啪嗒砸着屁股蹲儿,龙根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小龙,快,快,婶婶不行了。你赶紧插进来.......啊........” 话音刚落,小洞猛地撑大了不少,越过门庭,直顶中庭,一直拱到花蕊深处。灵魂、神经为之一颤!痛,并快乐着,连灵魂都跟着一起跳跃欢悦。 “啪啪啪” 布满黑毛的大腿根子猛烈撞击着屁股蹲儿,正中央一根儿擎天之柱来来回回,不断插入收缩,黑黢黢的巨棒来回磨砂着两片略微红肿的面包片,带着阵阵白色斑点。活生生的将屁股蹲儿给捅成了两半儿。 “啊....啊....嘶....” 吴贵花纵情欢呼,扭动着屁股迎上龙根腰腹运动,小蛮腰轻轻一扭,大翘臀一撅一撅,跟跳舞似得掀起一阵白花花的肉浪,大腿根子猛地一推,痞棍墩儿上的肉花齐刷刷的向前冲去。 两手撑在饭桌上,围裙里吊着两团大木瓜一起前后甩动,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两颗大木瓜撞在一起好看得很。 “砰砰砰” 怒蟒抬头,龙根陡然间提高速度,吴贵花正式宣布进入巅峰。“啊啊啊”的疯狂呻吟喘息,一直红到脖颈处,大香瓜顶端的红点都硬了起来。 “啊,不....要....停...快,使劲儿.....劲儿....日.....啊啊啊”就跟磕了药的舞女似得,吴贵花全身上下一起扭动了起来,只见小缝儿里一抹白色液体飞溅而出,溅了龙根一肚皮。 片刻之后,吴贵花渐渐平复了呼吸,一脸红润的望着那个大棒子,充满了爱意。做女人为了什么?青春就那么两年,不就为了能好好尝尝做女人的滋味儿么? 龙根挺了挺肚子,沾着白色液体的小龙根冲吴贵花点了点头,依然坚挺如斯。 “滋溜”一声。 樱桃小嘴儿一张,两片薄薄的红唇包住了怒蟒脑袋儿,跟偷吃了水果糖似得,顶的俩腮帮胀胀鼓鼓的。 “嘶” 扔下一块肉塞进嘴里,龙根大腿一颤,灵巧香舌缠绕着二弟脑袋,一个劲儿的猛吸,有了尿意。轻轻一舔,二弟像是进入了桃源深处一般紧实、刺激! “吧嗒吧嗒”吴贵花双手捧着黑黢黢毛茸茸的大棍子,一脸虔诚的吮.吸,香舌一缠一舔一吸,渐渐熟练起来。 “咕噜” 猛地将二弟塞入自个儿喉腔,巨棒仿佛把喉咙都给撑爆了,咕噜咕噜直响。疯狂甩动着脑袋儿,拧麻花一样缠裹着蟒蛇脑袋。 “啊....嘶”龙根抿了一口酒,身体突然一震。 这种感觉,仿佛置身天堂一般。小龙根处传来的酥麻瞬间冲向龙根大脑,整个人差点儿飘了起来。 “叭叭叭”吴贵花一阵猛吸,抬头看了看龙根,见其只是一脸愉悦的表情,并没有交货的样子,顿时又是一阵惊讶。 刚才战斗了怎么也有半个多小时,自己砸吧了半天也没个反应,这是咋回事儿?巨根果然非同一般! 鼓捣了一阵儿,嘴巴都砸得没劲儿了,龙根依然不交货。吴贵花有些急眼了,这么下去可不行,自己还得吃饭呢,别陈二狗那王八犊子又给跑回来了。 巨根之下,拳头大小的一坨毛茸茸的肉球,晃来晃去,一把摸上去,凉凉的,两颗大鸟蛋摇来摇去。 “啊.......”龙根放下筷子,身体猛然一动。 鸟蛋被吴贵花含在嘴里,热乎乎的,整个人差点儿飞了起来,温润、酥麻,小腹处那股邪火陡然燃烧起来,轰隆轰隆灼烧着身体。 “吧嗒吧嗒”吴贵花张大小嘴儿,连鸟毛都含进了嘴里,用尽十八般口.技,配合着巨棒行动。 龙根再也无法淡定了,以前在学校就看小日本儿的爱情片能有这样式的。可没想到,乡下妹子如此大方,这等绝技也会。身临其境才发现,如此感受,就算杀了自己也愿意啊。 动情处,龙根搂过吴贵花脑袋儿,硬把二弟塞入吴贵花小嘴里,撕扯着头发向前捅入。磨着嘴唇,磨着贝齿,磨着香舌,一直顶到喉咙处,紧塞塞的裹着二弟,前前后后,一进一出。 “叭叭叭” “啊......要出来了.....”龙根喊了一声,小腹处一阵搅腾,能感觉到一股水流慢慢溢了出来。 “呜呜呜”吴贵花神情大变,巨蟒一动一动的,就是那个玩意儿出来的征兆,射在嘴里哪成啊?还没吃饭呢。 龙根本不愿意,可吴贵花力气也不小,硬把二弟给扯了出来。惊呼道:“不要射嘴里,要吃饭呢。不准射!” “那射哪里?你把裤子脱了,生个儿子......”龙根把住二弟,问道。 吴贵花连连摆手,才不要怀孕呢,刚刚尝过了大家伙的滋味儿,就要生崽儿,以后还咋日啊? “来,快射到碗里来。” 吴贵花急中生智,一把拿过陈二狗的饭碗递到巨棒前。 龙根松开手,二弟脑袋猛然甩动,片刻后,源源不断的白色精华一坨一坨的射到了碗里。 “媳妇儿,我回来了。爹可说了,村上那几间房子都给你了,哎呀,可饿死我了.....”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了陈二狗的声音。 龙根连忙搂起裤子,一脸傻乎乎的坐着,拿着筷子,半天才夹起一片肉。 “二狗哥,吃,吃饭.....”桌下一把捏住了吴贵花的痞棍墩儿,顺着小缝儿又抠弄了起来。 陈二狗点了点头,低头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菜,塞嘴里。端起碗里的白色液体咕噜的喝了一口。 “啊.....”砸了砸嘴,陈二狗疑惑道;“媳妇儿,这是哪儿来的米汤?你再给我舀点儿,热死我了.....” 龙根心里乐开了花,哈狗日的,连那玩意儿也喝,赶明儿让他喝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