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小龙...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小龙...

“额?日许晴老师?”心里“咯噔”一声,暗叫糟糕! 小妮子这嗅觉也太敏锐了不是?妮子不去做侦探实在太可惜了。 “该杂说呢?小妮子态度冷漠,怨念极深,双眼中露着凶光!不行,绝对不能实话实说!”贼溜溜眼珠子转了几圈儿,眼皮一抬,因气愤饱满的胸脯一起一落。 龙根闻言,眼一瞪,认真道: “小芳,咋说话呢你!我是这样的人吗?是,我人品差了点儿,可你咋不信任自己同事呢?人许晴老师多好,帮你收拾陈天松了还,你把人想那么坏干啥?” “年纪轻轻,为人师表的,小芳,我得批评你,好端端一姑娘咋那么邪恶呢?这样是不对滴,会影响和谐,懂不?”龙根沉着脸,一脸的严肃。 小芳愣了愣,俏脸儿浮现一片茫然。咋还教训起自己来了呢? “哼,那你裤裆是怎么回事儿?那么大个洞,千万别说是你那玩意儿顶烂的!”说完,望了一眼顶起的裤裆。 一顶颇具规格的帐篷露了出来,里面穿着红色内裤,空气中隐隐漂浮着一股尿臊味儿,想起那东西把自己搞得死去活来,小脸儿头透红 “这有啥?”龙根闻言道:“不城里人讲究嘛,撒完尿要洗手嘛,我也用不来,整了一裤裆,大冷的天儿,裤裆那玩意儿都冻僵了,烤烤火,就忘记时间了,然后就烂了不是。” “不,小芳,凭什么你就认定我把许晴日了呢?就因为裤裆这洞?” 小芳道:“许晴那屁股蛋子裂开了似得,腿也合不拢了,一脚高一脚低的,除了你大家伙谁能有这本事儿?” “大街上好多老大娘还撇开腿走路呢,我挨个挨个儿去日啊?”龙根翻了个白眼,心底却是无比紧张。 奶.奶.的,以前是真没发现啊,小妮子思维挺敏捷嘛,这排除法用的,要不是自己脑瓜儿转的够快,险些招了! “以后还得小心为妙,小妮子现在是越来越聪明了,赶明儿撵不上了可咋整?”心底小算盘一打,龙根有了主意。 脑子里浮现一句至理名言: ——通往女人心灵的通道是阴.道! 要征服小芳,还得寄托在裤裆那玩意儿上。瞧着妮子那对胀鼓鼓的胸脯,小心脏撩拨的麻麻痒,标准的瓜子脸,精致的小鼻子,樱桃小嘴儿厚厚的红唇。下面裹着一条紧绷绷的牛仔裤,完美勾勒出一坨圆翘的屁股蹲儿。正中划拉着一条小细缝儿。 “嘿嘿,小芳,那个,最近,最近想我没啊?”不欲在许晴话题上纠缠,龙根搓搓手,握着小芳白皙小手,轻轻磨砂。 粉嫩的指节如同葱白一样,白嫩而润泽。 “呸,谁乐意想你啊?”脸蛋儿一红,抽回手,埋头搓弄着衣角。隐隐有些怪责的意思。 小混蛋好没道理,把自己叉叉圈圈了之后,就不管不问了,买了个手机也很少联系;在城里待了三四月,就一起玩过三次! “小芳,咋还不乐意了呢?来,我好好看看,看看我未来媳妇儿”侵yin女人无数,龙根也算有了心得。 啥样的女人,什么样的性子,对上两句话就摸了个七七八八。小芳的脾性更是再清楚不过了,一瞧就知道小妮子可能生气了。 “哎哟哟,我未来的亲亲好婆娘,咋还不想我呢?”拽过小芳,往怀里一搂,大手轻轻揉捏着腰际软肉,眼珠子盯着胸脯。 胀鼓鼓的胸脯,琢磨着以后生娃孩子指定够吃了,就这两颗大.奶.子,不知道得装几斤人.奶了。 “啊呸!” 到底是小女娃,破了身,矜持还是有的,又培养了些书生气质,听不得那些粗俗的话,一听小脸儿立马红了,跟红苹果似得。 “说的那么难听,谁是你婆娘啊?还想你,我为什么要想你,你都不想我!”小芳不由得瞪了龙根一眼,委屈道:“来城里这么久了,不来学校找我,电话也不打。哼,我为啥要想你?你是我什么人啊?” 龙根讪讪笑了笑,谎话跟着就来。 “小芳,没来看你是我的错,可我太忙了啊,三水叔当村长这事儿你肯定知道了吧,村里事儿多忙啊,又是王八池子,又是种植果树,承包土地的。现在还琢磨着把村里到大公路给修通呢,下雨下雪的,车不敢走。” “完了,这头还帮着何乡长跑腿儿拿资料啥的,表婶儿还让我读驾校呢,白天练车,晚上看书的,你说说我得多累啊。” 龙根大倒苦水,捶胸顿足,伤心、后悔、彷徨、无奈之情一一浮现脸庞,小芳听得有些懵了。 原来小龙一天这么忙呢?自己是不是错怪他了? “那个...小龙....我....”小芳想说句软话,却被龙根给拦了下来。 “小芳,其实我有想过你的,天天都想,睡不着也想,睡着了更想!”龙根沉着脸,无比认真,“你瞅瞅,看小.鸡.鸡顶的多高,不想你,能这么硬朗吗?” “其实,每当小.鸡.鸡硬起来一次,我就想你一次.....”龙根露出一脸神往之情,抑扬顿挫,跟念诗似得。 小芳闻言脸蛋儿通红,瞪眼道:“小混蛋,你咋那么色呢?”殊不知,一双魔爪不知不觉间,已经攀上了自己饱满的胸脯。,娇躯骤然一麻,整个人都酥了。 “嗯哼,嗯哼,小龙,别,别摸,这儿在学校呢...嗯哼...”嘴里喊着,却没半点儿拒绝的意思,两团胀鼓被捏的无比舒爽,发出低低的闷哼声。 瞅着,龙根坏坏笑了笑,两手却抓着大.奶.子,往怀里一带。还是先杀到小芳心里去再说,对付女人,首先得让她舒服了才行! “小芳,来,来,我让你好好瞧瞧,瞧瞧大棒子都是怎么想你的,嘿嘿...咦,小芳你奶.子,咋还二次发育了呢?哎哟哟,好大呢。一只手都快捏不下了.....”色咪.咪抓着大白兔,裤裆猛地一顶。 小芳闻言,俏脸儿更红,胸前小点猛地被捏了一下,“嗯哼,嗯哼....别,别小龙.....”鼻腔发出重重的闷哼,娇羞的面庞如血似得,红彤彤的,身上涌现一股难挡的燥热。 下面那洞一旦打开了,就跟无底洞似得。小芳也这样,别说瞧见大棒子腿软,现在一见到龙根,脑子里就想起跟小混蛋的点点滴滴来。晚上睡觉,梦里面,一根儿黑黢黢的大棒子,整的自己半夜半夜折腾的睡不着觉。 终于,送上门来了啊! “小样儿,还跟龙爷爷装清纯呢?”龙根坏坏一笑,手里加了两分力气,小芳秀眉一皱,娇躯猛地一拧! 小女孩儿就是小女孩儿,敏感的很,身子嫩,各项身体反应极为迅速。 “小龙,别,别摸奶.头子啊,痒,痒的难受死了,热...嗯哼.....”美眸半睁半闭,眼睑微微低垂,正好看见龙根裤裆处的一捧高耸,小手颤颤巍巍的抓了过去。 小手突然猛地一颤,小芳心里无比惊讶。拽着大棒子晃了晃,满是不可思议,这玩意儿咋还长大了似得,上次,上次一只手不还能握住吗? “痒怕啥啊,小芳,来,来,我给你好好摸摸,好好抠弄抠弄。”龙根闻言,一点儿不生分,半推半就中,把小芳抱到怀里,坐在大腿上。 一手搂着纤纤细腰,一手揉搓着大.奶.子,嘴一张,往小芳精致的脸蛋儿印了上去! “啵!” “额!” 小芳猛地一颤,脖子顿时又红了起来,舔了舔嘴皮子,突然变得主动起来,勾住脖子掉了上去,樱桃小嘴儿胡乱印在龙根脸上,吧嗒吧嗒啃了两口,终于找到了嘴。 “咕噜” “吧嗒吧嗒” 小舌头一用力,钻进龙根嘴里,顺着牙龈一卷,“滋溜”一声,带起龙根舌头,响快的吸了起来。 “嗯?”龙根有些傻愣,没想到这妮子反应如此激烈,难道是自己表现不够饥渴?松手探入小芳下面巢穴,牛仔裤紧紧绷住的洞口,隐隐有了一丝潮润!指头轻轻给饺子皮做着按摩,猛不丁对着小洞往里一摁! 嘴上也没闲着,俩根儿舌头卷在一起,如同两只纠缠的蛇一样似得,相互榨取,吮.吸着彼此嘴里最为甘甜的汁液,香津宛若催.情药剂,小腹升腾两团邪火,分别从二人体内窜了出来.... “嗯...呜呜呜...小龙,摸,大棒子哪儿去了...嗯哼...用用,用用...” 龙根朗笑一声,“好嘞!那亲爱的婆娘,我就得罪了,脱你衣裳,扒你裤头了?”说完了,指头不忘使劲儿对着小缝儿捅。 捅两下,指甲卖力扣动着牛仔裤,滋滋的响,裤子都湿透了。估计小芳最近这段日子憋得也够呛,为人师表,虽说好,却连个人私生活都没办法满足,实在有些得不偿失了。 刚刚许晴那婆娘也是,见着大棒子比见着她亲爹还喜庆,朝着闹着,非得吃一嘴儿不可! “嗯哼,小龙,你,你讨厌....”小芳眼眸一瞪,曼妙的身子一拧,胸脯一挺,衣裳已经脱了下来。 白花花的身子落在空气中,胸前挂着两颗大香瓜,小点儿粉嫩,白皙如雪的肌肤,光彩夺目! “小龙,摸我.....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