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人...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人...

“啪” 双手往玉背后一绕,罩子一解开,两只大白鸽振翅欲飞,白皙大.奶珠圆玉润,翘挺而饱满,挂在胸前居然只下垂了一点点,远远望去,好似两只大白瓷碗倒扣上去似得,顶端镶嵌了两颗红润小点儿。 “好肥好大的兔子啊!”龙根赞了一句,眼里都快瞪出火光了,大手情不自禁抓了去。 “嗯哼,嗯嗯...”许晴娇躯一颤,酥酥麻麻的,乳.尖儿触电了似得,一股麻麻痒的感觉,迷醉的丹凤眼儿一眨,“小龙,舒服不?” 龙根连连点头,俩眼光顾着看两只大白鸽了,大白鸽肥肥胖胖的,都长圆了,一摸,软绵绵,热乎乎的,跟棉花球似得。“好大啊,许老师,你这奶.子也够吓人的啊...啧啧啧,葡萄珠子还嫩的呢。吧嗒吧嗒...”咂咂嘴,龙根有些控制不住了。 “咯咯,那你想吃不啊?”握着大棒子,许晴咯咯笑道,腮帮红彤彤的,眉毛轻轻一挑,说不出的抚媚。 龙根点点头,使劲儿揉了两下奶.子,却皱起了眉头,“吃倒是想吃,可你这里面没奶啊,挤了半点儿,口水儿都没有,哪儿来的奶.水啊,你看,你看,都挤扁了,还没动静儿呢?” 说着,龙根故意用力揉捏着饱满胸脯,两个手指头夹着奶.头子使劲儿一捏。 “啊...嗯哼...”许晴眉头一皱,闭上眼,喉咙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咛。 “小龙,嗯哼,快,快吃吧,有奶,有奶呢,你使劲儿吸吧...啊....”没觉得疼,反倒觉得无比爽快。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话也不完全正确,许晴的处境就像啥呢,就像结婚一个月的婆娘,被男人破了身,哈嗤哈嗤日了一个多月,得,一个月之后,男人口吐白沫挂了,自己活活守了两年的寡! 一遇见黑色大蛇,擎天巨柱,身子都软了几分,紧身牛仔裤,死死勒着裤裆,里面包满了水,潮.热而粘稠的液体。 敏感的小点儿被人一撮弄,好似干柴遇着烈火,呼呼啦啦燃了起来。 “啊....快吃,快吃啊,嗯哼,嗯嗯....嘶....啊....” 一把搂过小龙的脑袋儿,往胸前按去,仰着脖子呻吟起来。 “吧嗒吧嗒....” 你说吃就吃呗,没奶水儿就没奶水儿吧,全当找找吃奶的感觉了。 龙根想得开,两手抓着肥胖大白鸽,相互一挤,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现了出来,沟壑深不见底,两团白花花的嫩肉轻轻颤了颤,龙根大呼一声,整个脑袋儿埋进了鸿沟,吧嗒吧嗒咀了起来! 滑腻的舌尖儿贴了上去,猛地一吸。 “嗯哼.....”许晴舔了舔干涸嘴唇,鼻腔发出重重的闷哼之声,身子骤然一软,向后倒去。 龙根顺势而为,光明正大的趴在了完美酮体上,死死抓着两团如白面似得大.奶.子,连搓带揉,舌尖儿一卷,紫葡萄钻进了嘴里。 乳.尖儿硬而圆润,牙齿轻轻一咬,跟橡胶似得,软软弹弹,颇有韧性。咬住乳.尖儿,舌头立马顶了上去,一舔一吸,砸吧得“啪啪”直响,奶.子边缘滑出一丝口水儿。 “吧嗒吧嗒....” 许晴禁闭眼眸,弯弯睫毛轻轻颤抖,突然小嘴儿一张,“啊.....嗯哼....啊....”脖子一扬,婉转的低咛声充斥在小房间里。 “啊...啊...别,别咬奶.头子啊,嗯哼,好疼啊....嗯哼...” 酥.胸颤抖,许晴微微动了动身子,有些不适应。 “谁让你奶.子里没奶啊,没奶只能吃肉了呗!”龙根白眼一翻,说完又趴了上去,抓着奶.子一阵蹂躏。 白皙大.奶发出惨痛的声响,时而圆,时而扁,往拢一挤,变成了两只大白兔,小眼睛还眨啊眨的,沾了口水儿,水汪汪的。 “嗯哼,小龙,别,别吃了,啊...痒,痒呢....恩啊...啊....” 依依不舍的松开手,瞪了瞪眼,没好气道:“奶也不给吃,不给摸的。骗人说有奶,卯足了劲儿的吸也没半点儿奶水啊?” “哼,人民教师就知道骗人!”龙根撇过脸,是真生气了。裤裆大棒子却任由许晴抓在手里,同时运气给二弟,大棒子顿时一股一胀,意欲挣开许晴的小手。 一阵抱怨,整得许晴脸红脖子粗,两颗如大馒头似得奶.子,也跟着颤了颤,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啥来。 “哼!算了,你不要用大棒子吗?赶紧的,用完我找小芳去了!”哼了个响鼻,龙根环抱着棒子,怒视着许晴,气冲冲道:“咱们,咱们乡下人说话可都是算数的,说借大棒子给你使,就借给你使,决不反悔!” “快点的啊,用完还有事儿呢。”说完,龙根又催了一遍。 “额...这.....” 许晴愣是没说出话来,傻小子还得瑟上了呢,尽往自个儿脸上贴金去了。还说话算数呢,要不看在大棒子面子上,谁乐意理你啊? “嗯,好,我用,我用。”心里一调整,为了大棒子,还顾那么多干啥?水汪汪眼珠子一转,女人好奇心促使,问道:“小龙,你这鸡.鸡真没给其她女人用过?小芳知道你有大棒子吗?” 龙根抬头看了看许晴,这sao婆娘套自己的话呢。 “不用算了,我找小芳去了,扒人家裤头,哼哼!” “啊,别,别,我就问问,随便问问。”许晴一急,拽着大棒子往回扯。 不扯不知道,一扯才发现,大棒子无比坚硬,跟钢管儿似得,拽了半天愣是没变形。 “许老师,你想咋用啊?快点儿啊,人家肚子都饿了。”摸摸干瘪肚皮,龙根有些郁闷。 城里婆娘这都怎么了?磨磨唧唧不痛快,明明心里想着念着吧,偏偏揪着家伙事儿半天不行动。难道大棒子的尺寸把她们吓着了? “小龙,你咋还急了呢?不着急啊,待会儿许老师带你去吃好吃的,烧鸡公去,请你吃大餐!”许晴也逗乐了,想用大棒子自然不能得罪小祖宗,衣裳都给扒拉完了,裤子脱的顺溜,到了这会儿再装矜持,好像有点儿坑人了。 紧身牛仔裤一扯下来,两条雪白美腿尽皆显露,皮肤紧致白皙,线条优美匀称,大腿浑圆,小腿修长。 小腹下,红色内裤包裹着一片神秘三角.地带,卷毛下,两片饱满的饺子皮撑着小内裤,小缝儿湿了,滑出的白色液体落在小内裤上。 “咦,许老师,你,你裤裆也湿了啊?你啥时候也尿裤子了啊?”龙根瞅着小细缝儿忍不住调戏了一句。 手指头缓缓伸了过去,指头正对着小缝儿,猛地按了下去。 本想让许晴主动上钩来着,自己撅着屁股蛋子送过来,实在不想等了,最后的防守就是进攻! “妈的,老子先一棒子捅进去再说了!”心里一盘算,龙根有了决定! 神仙手再现,指头如灵巧滑腻的泥鳅一般,缓缓滑入洞内,指头一勾一进,浅出深入,磨着洞壁,钻取人油精华。 “嗯哼,小龙,你,你还认识下面那条路呢...嗯哼....”私.处被人捅了一把,旋即许晴一声闷哼,两颗香瓜大.奶忍不住一抖。 “滋滋滋” 指头轻轻揉捏着小细缝儿,撩起红内裤,难怪这么饱满了,饺子皮都跟新得似得,跟处.女没啥区别,两片肥厚的面包片儿无比红润。 缓缓插入指头,小肉.缝儿紧紧包裹着手指头,温暖而潮湿的洞穴无比紧致!指甲缓缓抠着洞壁,洞底如同开闸防水似得,一股股热流缓缓流淌而出。 白如面酱,粘如胶水,热乎乎的摸在手里滑溜溜的。 “嗯嗯额.....嗯哼,小龙,别,别抠了,别,别抠啊,那...哪儿太嫩了,遭,遭不住....呜呜呜啊.....” 许晴舔着嘴皮,时而鼻腔闷哼,时而发出高亢而嘹亮的呻吟喘息!紧绷的大腿逐渐放松,小腹处燃起一捧熊熊火焰,冲向四肢百骸! “嗯嗯嗯.....不,不要了,不要抠了,小...小龙,我我..我不要手指头,我....我要大棒子,我要大棒子啊....嗯嗯嗯,快,快塞进来.....” 指头越陷越深,频率逐渐加快!许晴哪里受得了?张大嘴巴呼喊求日,小手四处乱抓,寻找那根儿擎天之柱! “嘿嘿,原来人民老师sao起来,跟乡下婆娘那是一样儿一样儿滴!”手里抠弄着,龙根坏坏笑了笑。 神仙右手水汪汪的,沾满了一坨坨白色浆糊,抓住大棒子上下撸了两把,黑漆漆的大蛇脑袋儿一伸一缩间,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杀气! 扛起两条雪白大腿,冲着狭长小.穴嫩洞靠近,硕大无比的黑脑袋儿顶了上去,堵住正巧流出的滚烫热流,生生将两片厚厚的面包挤开! “嗯哼....啊....”一声婉转低咛,许晴一皱眉。 “嗤”! 大铁棒子破开防御,硬生生钻了进去。 “啊.....好胀,好疼!.啊!” 许晴痛叫一声,两颗大香瓜猛地一颤,白花嫩肉乱颤。拧着眉头迎上了大铁棒子的冲击。 “啪啪” “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