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找茬...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找茬...

两炮毕,已至傍晚,麻麻黑,路上行人少了许多,店铺也关了不少。 这时候小巷摇摇晃晃走出几个人来,一男两女,男的到没什么,两个女的不知道咋回事儿,叉开着腿,屁股蛋子是挺大,可撅得很不自然。细细一瞧,好像裤裆里塞了啥棍子似得,脸蛋儿却红润无比。 寒风一吹,三人一哆嗦,顿时精神了。 “走,烧鸡公去,饿死了。”龙根搂了搂肚皮,是真饿了。 一答应借种,黄娟忍着疼非得再来一炮,杨婷自然不甘落后,胯下润滑油一抹,骑马肉搏战,胸前两只肥肥胖胖的大白鸽飞跃而上,扑腾扑腾的在胸前跳着,柳条纤腰犹如风摆杨柳般疯狂颤抖,甩动! 顷刻间,黑色大蟒蛇四处乱窜,找寻温润巢穴,深入浅出,想要进行一场冬眠..... 大棒子是厉害,可没体力不行。尤其俩sao蹄子,非得让自己一个洞里射一炮,加上前俩轮儿一共就是四次! 眼瞅着亿万子弟兵飞身入狼穴,龙根有些心疼!那可都是精华呢,没三五个大王八吃了能补起来? “妈那个吧子的!借种也不是啥容易事儿啊!”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提着裤子就要出来吃饭! “烧鸡公”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究其原因,物以稀为贵,整条街道上,唯一高端大欺上档次的店面儿也就这一家了,其余都是小打小闹,一间门面,几张小桌子一搭,完事儿。人“烧鸡公”好歹有包间吧。 不过让黄娟郁闷的是,居然没包间了! “什么?下午三点我已经打电话预定包间,你给我说没有?”黄娟有些郁闷,拿眼瞪了瞪前台小妹儿,胸脯突突的抖着,“你们还有没有信誉?做不做生意啊?” 杨婷皱皱眉头,面色也不好看。 搁以往,要不要包间都一样,吃干抹净走人的事儿,又不是谈啥国家机密,搞那神秘做啥? 只是,乡镇就巴掌那么大块地儿,街坊邻居大多还算比较熟悉,至少不面生不是,自己跟黄娟俩毕竟偷人了,完了还跟人出来一起吃饭,让人瞧见了,难免啰嗦两句,以后男人问起来不好呗! “没包间就没包间呗,哪儿吃不是吃。”龙根等得不耐烦了,冲着前台妹子道:“别听她俩的,菜单给我瞅瞅,赶紧的上菜,饿死了。” 说完了,龙根白了俩婆娘一眼,似有不满,嘟囔道:“老子还不信了,里面吃饭还能香一些?” 东坡肘子红烧肉啥的龙根不感兴趣,专找牛鞭马鞭的点,镇店之宝“烧鸡公”倒点了一份儿,沈宏那孙子人不咋的,却没法否认“烧鸡公”的味道,那叫一个香甜可口,肉质鲜美。 “你,你还吃牛鞭啊,不至于吧?”服务员刚拿走菜单,杨婷红着脸小声问道。 那杆炮狙都如此厉害了,还用得着进补?黄娟亦是一脸疑惑,带着点点娇羞。 “你们懂啥?躺床上享受得了。”龙根翻了个白眼,心底一阵腹诽,老子也是人好不好,除了鸡.巴大点儿,都一样,吃五谷杂粮,拉屎放屁一样一样的,咋就不能吃牛鞭了? “这叫以形补形,吃啥补啥。不信你们回去多喝点儿牛奶,奶.子以后更大,跟俩排球似得,一走路两坨都跟着晃荡。信不?”一眨眼,又瞄上了俩婆娘的胸脯,胀鼓鼓的包都包不住,仿佛看见四只白鸽展翅欲飞,裤裆猛得一顶,那东西又不老实了。 杨婷俏脸一红,一瞪眼,“呸!” 心下一阵鄙夷,就那根儿大棒子简直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再无形中,”奇葩中的奇葩啊。还用得着进补? “嘿嘿...”贼笑两声,还想调戏两句儿,门口又进来俩婆娘,眼珠子顿时就亮了。 身材高挑匀称,修长美腿下踩高跟鞋,上顶圆翘屁股蛋子,紧绷绷的牛仔裤,小细缝儿一览无遗;回头一瞧,胸部傲挺饱满,低胸毛领突显一道深深鸿沟,白嫩水滑,龙根险些迷失其中。 从下三路一直到脸蛋儿,龙根傻眼了。这,这不小红小青吗? “啊,小青,快看,是小龙呢....”小红眼见贼亮,开玩笑,当小姐的,一对招子亮得很,瞅瞅面相便能分出个贫富贵贱;裤裆一扫,里面是鸟枪还是蚯蚓面条儿,早已了然于心。 唯独,唯独没把龙根瞧明白,不过话说回来,龙根就是一个异类,不在正常考虑范围中。 “小龙,你咋来乡上了呢?”小青眼珠子一转,顿时亮堂的给贼似得,哒哒踩着高跟鞋走到龙根面前,激动的连咪.咪差点儿跳了出来。 龙根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小青,这婆娘,估计男人精华吃的多了,红光满面,寒冬里肌肤都保持着细腻光滑,活像剥了皮的鸡蛋,吹弹可破啊。 “是啊,小龙,来乡上咋不给我打电话呢?哎呀,人家可想死你了。”小红放得开,腰身一摆,坐在龙根旁边,小手缠着龙根,两团饱满压了上去,连声音都酥了。 龙根斜眼一瞄,哎哟喂,领口内一坨半月球体都压扁了,一大片白白嫩嫩的肉露了出来,瞧得心神荡漾,裤裆那根大棒子开始造反了。 “没啥,路过路过而已,没敢打扰你们啊,我知道你们实在太忙了,床上人来人往的....”龙根笑呵呵道。 “讨厌,说什么呢?” “人家心里可只有你呢。” 两女同时瞪了龙根一眼,小红又靠了上来,小手磨砂着龙根强壮的胸膛,不自觉的夹了夹腿,有点儿潮乎乎的感觉了。 龙根翻了翻白眼,脸色讪讪,sao婆娘啥意思啊,就你那“妓者”的职业身份,还心里只有我?只有大棒子吧! 不过这话龙根没敢说,人小红小青俩说到底也挺不容易的,上次还舍身取义,帮衬着收拾了李良呢。 “没吃吧,大家坐下一起吃!”龙根俨然成了主角,大手一挥,又点了几根儿鞭吃。 对面的黄娟、杨婷直瞪眼。尤其是杨婷,心里升起一阵疑惑。 小青小红俩人,杨婷熟悉的很,经常到店里来买套子,一周起码得买二十个套子,职业特征也太明显了,能想不到吗? “哎,小祖宗啊,你这女人缘也太好了.....看来想用大棒子,竞争力有些大啊.....”杨婷暗暗道,抬头瞅见两个婆娘笑得花枝招展,以后旁桌纷纷侧目,低声议论! “这,这不是镇上最sao的小姐小红吗?咋,咋跟那男的那么熟啊...” “是啊,旁边那个是小青,稍微青涩些,日着还不错呢,嘿嘿....” “那小子谁啊,咋没见过呢,一口气叫了俩婆娘,不得了啊....” “哎哟,这四个婆娘都不赖啊,水嫩水嫩的,胸大屁.股翘的,这小子一个人日得过来吗?” “那谁知道呢,反正我是扛不住....” “哈哈.....” ...... 龙根听着倒是没啥,几个婆娘脸儿挂不住了,饶是小红脸皮厚,也挡不住让人这么糟践,况且这儿吃饭的,好多以前熟客呢。 “哼,这些王八蛋,下次再来老子一口咬了他鸡.鸡!”小红柳眉一竖,两分逼人的寒气露了出来! 闻言,小青挥了挥拳头,恶狠狠道:“给他吃伟哥,吃一盒伟哥,然后不给他日,急死他!哼!” 龙根一头瀑布汗,第一次对古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天下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夹了夹裤裆,保护好二弟,讪讪道: “咳咳,不必那么狠吧?” 旁边的杨婷跟黄娟也有些无语,都说“天下最毒妇人心”,自己算是见着了。想想自己偷人算个啥,比起“妓者”同胞来,还是有些心慈面善了啊。 “放心啦,小龙,这等招式肯定不会用在你身上的哦。”小红转眼冲龙根一笑,滴溜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快把龙根看穿了似得。 龙根笑了笑,没说话,心里有点儿担忧。 下午连放四炮,晚上最少也得四炮,不知道小.鸡.鸡还能应付的过来不? “四位美女好啊,我们大哥请你们过去坐坐呢,赏个脸儿呗。” 脑子里正寻找着《春.宫.图》招式,这时候居然来了个年轻小伙子,一瞧,一头野鸡毛花花绿绿的,甚是好看。 不过那张脸实在有点儿让人瞧不上眼,白卡卡的瘦骨嶙峋,风一吹都能倒,一脸痞子相,咋瞧都不是啥好人儿。 “哟,你们老大啊?谁啊?”龙根回过神来饶有兴致的看着小黄毛,嘴角一扯,冷笑连连。 就这货色,老子一鸡.巴扇过去都能把你扇懵咯!还敢来跟你龙爷爷抢婆娘日?胆儿不小啊! “我们老大?呵,说出来吓死你!”黄毛拿眼角瞟了瞟龙根,一脸不屑。“臭小子,告诉你,我们老大是天庙乡大哥大,手下有五十多人呢!” “哎呀,天庙乡的啊......”龙根露出惊悚状,一脸崇拜。 小黄毛一脸得意,抬了抬下巴,深深嘬了一口烟。说不出的霸道! “可惜啊,我不认识啊.....”龙根回头冲四个婆娘两手一摊。 “小混蛋,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