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送上...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送上...

“热门不要抢!” 龙根淡淡道了一句,松开两只大肥白兔,任由大白兔在胸前跳窜,拍拍屁股要走人儿了,临门前,扔下一句——“信我,你就听我的,保管你能赚钱就是了。” “肉鸡赚大把大把的银子,土鸡长得再大,也就三五斤出头了,鸡蛋跟牛眼睛大小似得,集市上也没啥卖相,为啥要养土鸡呢?”吴贵花喃喃自语,顺道把两颗颤巍巍的奶.子塞进罩子里,胸脯顿时雄壮起来。 “算了,听小龙的吧。亏了也无所谓,不还有大棒子吃吗?反正自己也不缺钱。” 乡下婆娘思想简单,一根筋,认定的事儿就不会改变,一条道走到黑,撞破了南墙也不回头的主儿! 龙根就喜欢这样的婆娘,不麻烦,贴心贴肺的,跟随身丫头似得,指哪儿打哪儿!一点儿小手段都能让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傻婆娘,养肉鸡的人多了,竞争力得多大去了?肉鸡养殖也不是啥难事儿,注意卫生,按时消毒啥的,根本没啥学的。” 土鸡,则完全不一样。 “斤鸡寸鱼”,这话容易理解,一斤多重的鸡、一寸大小的鱼,营养含量是最高的。这儿说的“鸡”,并不是肉鸡。肉鸡主要靠产量、重量赚钱。一斤重的肉鸡来干啥?鸡蛋味儿还没褪完呢。 而正经八百的土鸡,则需要经过老母鸡三七二十一天孵化完成,破壳而出,不喂养任何添加剂,增肥激素,喂农家青菜,玉米豆粕养大的鸡! 生长缓慢而浪费粮食,不过肉里累积的营养价值却远远高于肉鸡。在庆元县,拳头大小的土鸡卖到了两百块钱一只,酒店现场宰杀,一盘鸡更是卖到了五六百。而越是上档次的地方,土鸡价格一点儿也不凸,肉鸡一比,跟重孙子差不多。 正儿八经的有钱人,吃喝玩乐都讲究个生态环保,养神保健什么的,就乐意吃吃小土鸡儿,钱在眼里算个屁! 诚如,自个儿似得,大棒子干多了漂亮婆娘,油腻倒胃口的时候,挺乐意找几个老婆娘泄泄火,去去油烟味儿什么的。反正城里那么多有钱人,不赚白不赚啊。 “爷爷,那孙子又来电话了,那孙子又来电话了....”龙根寒风中哆嗦着掏出了电话,骂骂咧咧的问候了人老母,摸出电话一瞧,瘪着嘴,顿时哭笑不得。 还真日过她老母,小芳来的电话。 “喂,媳妇儿,干啥呢?是不是想我啦?”龙根咧嘴一笑,痞性尽现。 想想也对,跟自家婆娘客气啥? “哦,原来是许老师也想我啊,成,那我立马朝你狂奔而来,明儿见啊。”龙根乐得眉开眼笑,胸脯拍得震天响,“媳妇儿,窝里多垫儿草啊,弄结实了,明晚咱俩好好叙叙旧,借你俩优点用用.....” ..... 老早就有了去镇上的打算,练车那会儿也没跟小芳好好摆谈摆谈,尽在袁红,黄翠华几个婆娘身上浪费体力了,遑论晚上回家还有何静文那头小母老虎,实在脱不开身呐! 回到村里更挪不开脚,村里婆娘热情似火,前仆后继,脱光了膀子,抖索着奶.子就上来了,不好好慰藉慰藉说得过去? 因此,看望媳妇儿大计一拖再拖! 二来吗,许晴那sao蹄子的影子,多次出现梦中,丰乳翘臀,柳条细腰,那回眸一笑得浅浅酒窝,无一不让裤裆那玩意儿心驰神往,耸立如山,时常深夜醒来,望洋兴叹之余,也只能对着床板猛戳了! 酷暑寒冬,往往是乡下最难熬的日子,破山路烈日下灰尘漫天飞,冬天一下雨就结冰,拖拉机都不敢走,龙根几乎自学成才的车技自然不敢摸盘子。窝在副驾上,紧紧抓住扶手,沉神凝气的模样跟刘胡兰就义似得;另外一只手则死死捂住裤裆,嘴唇微启,嘀嘀咕咕道: “神仙姐姐,玉女妹妹,观音娘娘如来佛,玉帝天篷猪八戒,你们一定要保佑我啊,千万别翻车,翻车也要保佑我大棒子完好无损,哪怕死了也跟大.鸡.吧留个全尸,以供后人瞻仰膜拜,再者,小的下了地狱,上了天堂不还能持枪干裱么?求求.....” “小混蛋,你....你咋那么不要脸啊你!无耻!” 原本紧张握住方向盘的何静文闻言,噗哧一声笑了。真以为小混蛋天不怕地不怕呢? “你不是号称‘日天干地,弄死SHE’的一代枭雄吗?咋的,怕啦?”何静文眼睛一眨,俏皮的伸向龙根裤裆,“来,我摸摸,瞧瞧是不是尿裤子了?” “滚,sao婆娘!” “嗖”! 破空声起,三菱越野车好像离玄之箭飞速射了出去,车内响起一阵破口大骂声。直到上了大公路,声音才缓缓小了起来。 一到乡上,撇下龙根,何静文立马赶到政府大楼,前前后后耽误了好些日子,快十天没来上班儿了,陈明下去了。却撂下了一摊子的事儿,尤其是上面拨款资金一系列的麻烦事儿。小混蛋的‘天下第一庄’更得放在心上。 龙根一时反倒不知道该干啥了,想去驾校,袁红日得也腻歪儿了,黄翠华那也不想待,小芳今天还有课呢,啥也玩不了。 “妈的,日杨婷去,那婆娘又sao又浪,技巧娴熟,去普及普及成人知识。”想到杨婷,裤裆那东西就胀得厉害。 杨婷不同其他婆娘,实实在在的需求量大,那一次足足干了两个小时,因水干河枯,方才高挂免战牌。否则,再日两轮儿都不成问题! 玉.乳饱满而挺立,平躺在床上都显得挺拔,暗红乳.晕,如少女般娇嫩的乳.尖儿;屁股蹲儿浑圆而俏挺,圆鼓鼓的好似圆盘倒扣一般。 成人用品店,没啥生意。一来巷子幽深,阴暗;二来,客人进去了也不想买,那老板娘长得挺不错,水嫩光滑的,凹凸有致,美人儿一个,偏偏摆出一副死了男人的样儿,谁见了都晦气,谁还敢买东西啊? 寒风中,一道人影闪了进去。 “啊?你,你终于来了啊。哎哟喂,我的小祖宗,可把你给盼来了,上天有灵啊....来来来,快,里面坐里面坐....” 龙根微微一愣,旋即心满意足的笑了。 大.鸡.吧的人缘儿还是挺不错滴,左右逢源呐,到哪儿都有那么几个坚挺的“战友”。虚荣心顿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燃起一根儿烟,嘬了两口,这才望向了杨婷。 瘦了,是真瘦了。唯独胸前两团雄伟依旧,山峰耸立环绕,领口白肉横飞,深沟突显,两团柔软滑了出来。酥.胸靠了过来,香味儿肆意,淡而不散,香而不腻。 “小祖宗,你咋才来啊,哎哟喂,你可把我害惨咯,上次日了我,两三月都没来了,不行,今儿咱们得好好搞一搞,喏,你摸,下面全是水....”熟人熟脸的,杨婷也不害臊,抓着龙根的手往裤裆下探去。 黑色纯棉丝袜,挺厚实的,滑过浑圆大腿,一股燥.热全身弥漫,手掌捂住了穴口位置,一股湿润的潮热,索性用指头捅了两下,这sao婆娘立马遭不住了。 小手揪住龙根裤裆那东西,水汪汪的眼珠子都瞪直了,果然是好家伙,每次都这么坚挺,想想缠绵悱恻,酣畅淋漓的快意,杨婷整个人都酥了。 “嗯哼,小,小情郎,嗯嗯...额...轻,轻点儿摸啊,嗯嗯嗯....”杨婷舔了舔如花瓣般的嘴唇,喉咙喷出一股热气儿,“呜呜呜,我可以脱你裤子吗?嗯哼,我,我想要....” “嘿嘿,想脱就脱呗,其实我也想日你了。” 龙根坏笑着张开腿,故意撑起一顶颇具规格的帐篷,暗自运功,大家伙一鼓一胀,帐篷顿时颤抖,快要倒塌了似得。 “嘶!” 杨婷红了眼,闪电般出手,扯下了龙根裤裆,毛茸大腿正中,黑色大棒一柱擎天!仿佛,耸立于天际,圆乎乎的脑袋儿轻轻抖动,诉说着自己的孤寂,讲述着一个无敌英雄的寂寞! 是的,大棒子太寂寞了,所向披靡,百战百胜,天下间何处才能寻到与之相抗衡的对手呢?没有,天地巨棒就此一枚! “滋溜”“吧嗒吧嗒” 红唇亲启,樱桃小嘴儿长得老大,大蛇脑袋儿整个含了进去。灵巧香舌如泥鳅般润滑,轻舔缠绕猛吸! 贝齿轻轻咬住大蛇脑袋儿,一进一出,跟刮痧似得。 “吧嗒吧嗒,呜呜....”小嘴儿一吸,大半根棒子塞了进去,嘴巴立马鼓了起来,塞了几颗糖似得,鼓鼓的。 嘴唇贴得死死的,摩擦着大棒子,“滋溜”声中,黑漆漆的大棒子皮,滑出一丝丝白色粘稠唾液,一直滑到鸟蛋处。 抓着大棒子,挂挡似得往上一推,两颗巨型鸟蛋分立两旁,杨婷冲龙根挤了挤眼睛,突然,血口一张,含住了一颗鸟蛋儿。 “嘶......啊.....”虎躯一震,靠在沙发上慢慢享受起来。 好一个技术纯熟而sao贱的俏婆娘,好技巧,好手段呐..... “啊,真,真的有这么大?” 突然间,房间响起了第三人的声音,龙根吓了一跳,望向门口,那,那不是王二牛婆娘黄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