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再...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再...

有些事儿学着学着就会了,就跟上炕干婆娘一个道理。头一回,可能找不到地儿,不知道往哪个洞里塞。慢慢,啥也会了。 像龙根似得,黄翠华那儿学来不少招式,更有成人用品店的老板娘悉心教导传授,女医生的倾囊相授,更是拿出了岛国爱情片,耳目渲染。炕上的技巧,可谓是炉火纯青,神仙手,春.宫.图一一铭记于心! 当村长也是一个道理,闲来没事,背着手搁村里晃悠,看看哪家有个啥难处,帮着解决解决。没事儿看看新闻,读读报纸啥的,贯彻贯彻党的旨意,综合自身条件,寻觅发展之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三水叔,怕啥啊?”见老丈人面露难色,龙根道:“咱们村儿,发展蓝图早就规划下来了,果树种植,鸡鸭养殖。下一阶段的工作就是修路,村道一直通到大公路,这点儿事啥不好办?” “我给你分析分析,人何乡长现在差不多蹲点儿似得守在咱们村,啥投资项目,利民优惠不都给咱们村儿招呼来了?咱们村儿的发展肯定是日新月异的,这功劳可大了去了。以后你出门儿胸口一拍,说自己是上河村的村长,谁不高看你一眼?” “再有,当村长真不难啊。就那么大点儿事儿,跟挖地种菜一样一样儿的,一步一步来呗。乡长都相信你,你怎么还不相信自己呢?” 李三水拧着眉头,有些纠结。说是一码事儿,做又是另外一码事儿了。而且,最近这段时间,村里当官儿的都死了。 先是陈天明,好死不死的,整的家破人亡,两个弟弟都进了局子,儿子也未能幸免于难;魏文武就更恼火了,留下一屋子的孤儿寡母。二弟现在也走了,自己要当上村长,会不会也死于非命? “小龙,何乡长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村长我怕是无法胜任,那个.....”李三水想了想,拒绝了。 龙根傻眼了,更傻眼的还在后面! 只见,丈母娘赵萍暴起,一个爆栗子敲在老丈人脑瓜子上,破口大骂! “你个死老头子啊你,你胆儿就那么小?送上门的村长你都不敢当是不是?老娘当初嫁给你的时候,你杂说的,给老娘锦衣玉食的生活,得,老娘大半辈子都跟着你吃苦受罪,养儿育女的。” “现在好日子就搁前头等你,你不要?不为你自己想想,总的为我跟小芳想想吧,难道你想让小芳再受欺负,再被陈天松那样的混蛋凌.辱不成?” 赵萍急的跺脚,连说带骂的,龙根看的眼花缭乱,一旁的李三水耷拉着脑袋儿愣是没敢还一句嘴! “咳咳,三水叔,其实婶儿说的也有些道理,得为小芳多作考虑呢,您想想,你都当村长了,小芳在学校不也有面子,说话也有底气啊。好歹是官宦家属,对不?”龙根添油加醋,吹了一番。 村长多大的官儿啊,能撑啥脸面,也就在村儿里得瑟得瑟就算完了。老丈人的性子也做不到嚣张跋扈,欺善怕恶。 “那,那好吧。小龙,劳烦你告何乡长一声,这村长我当,成不?一定好好干!”小芳无疑是李三水的软肋。 忙活大半辈子,全为了女儿奔波了。自己就算死了又能咋的,只要女儿好好的,开开心心的,比啥都强! 龙根终于松了一口气儿,抬脚准备走人。 “等等。”赵萍白了李三水一眼,没好气道:“人家何乡长,丽娟大妹子都在村部研究工作呢,让小龙带啥话啊,你自个儿快去,开开会,跟人学习学习,看看怎么当村长。回来的时候去河里抓两条鱼,好好款待人小龙,帮了咱家这么大的忙,不感谢怎么行啊?” 说完,赵萍冲龙根笑着眨了眨眼睛,龙根见状,死的心都有了。丈母娘胆儿太肥了,这俩眼睛勾兑的,恨不得钻进裤裆里去瞧大棒子,渴得有那么难受? “你说的对,小龙,你在家里等着,我去村部看看,然后去整点儿硬菜,咱们喝点儿。”李三水压根儿没闻见自家婆娘的sao味儿,反而点头赞成。 龙根那个郁闷啊,起身要走都被按了下来。这下可美了未来丈母娘了。 一等李三水出了门,赵萍就凑了过来,故意挺了挺胸膛,两陀丝瓜汗衫里晃啊晃的,下垂了些,老大老长了。也没戴个罩子啥的,一走道,两团就跟着造反似得上窜下跳,捂都捂不住。 “嘿嘿,小龙,这几天想你婶儿没啊,婶儿可是想你哦,想摸不,婶儿脱了让你摸个舒服.....”赵萍眨巴着眼睛,冲龙根抿嘴yin笑着。 双手已经拧开了纽扣,虽说上了年纪,可丈母娘二十年前毕竟是祸害上河村的妖孽人物,无数英雄少年尽折腰,最后相中了虎头憨脑的老丈人,年轻力壮,身板儿硬朗。传言,老丈人当年无比威猛! 一炮日到天亮,一炮下去就中了奖,最后生下了小芳妹子。小芳长得跟丈母娘一样一样的,大胸脯,肥肥的屁股蛋子,水汪汪的眼珠子,活生生刻出来似得,由此可见,当年的丈母娘有多漂亮。 如今身材微微有些走样,腰杆上一抓一把赘肉,手感却好的很,并不粗糙,两颗垂吊在胸前的大丝瓜依然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大大的屁股蹲儿跟簸箕似得,圆圆滚滚。 “不摸婶儿啊,不摸可不行哦,你不摸我的,我可要摸你那个玩意儿哦,咯咯咯,来给婶儿瞧瞧,你这东西还硬朗不?”赵萍轻车熟路,抓向龙根裤裆。 胖乎乎的手在大腿根子上摸了几把,突然插进紧紧夹住的大腿缝儿里,一把扯出大棒子。 “嗖”的一声,好似一条大黑蟒蛇一般从林子里窜了出来,夹杂着呼呼风声。 “嘶!这么硬啊?”赵萍顿时红了眼睛,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总觉得那玩意儿比头两天更长更粗了,啥东西,还能长似得。正对着自己那面,黑黢黢的脑袋儿露了出来,几根儿青筋暴涨,活脱脱一只愤怒的大鸟。 两颗鸟蛋更不得了,一直垂到屁.眼儿,跟两颗原子弹,瞧得人心惊胆寒。这东西太大了! “哇,好烫!”一把握住大棒子,藏宝贝似得往怀里拽,赵萍媚眼儿眨了眨,像只sao狐狸,咯咯笑道:“呵呵,小龙,它硬了呢,来,吃吃婶儿的奶呗,小芳小时候天天吃呢,香得很哦。” 一边说着,赵萍胸脯一挺,抓着香瓜般大小的奶.子,黑漆漆的乳.头,直往龙根嘴里塞。 “婶儿,咳咳,那个,那个不好吧,”龙根急的面红耳赤,心里跟猫抓似得。 坦白说,丈母娘滋味儿不错,越老越有味道,大棒子扎进去,一身的肉都跟着颤抖。最喜欢跟丈母娘玩观音坐莲了。 大大的屁股蛋子份量足,腿有劲儿,一屁股墩儿坐下去,包个严严实实,滋滋滋的往深处窜去。 “哎哟,你还不好意思呢,来,婶婶伺候你。” 赵萍掩嘴一笑,拽着大棒子往炕上拖,龙根打死不去! 一上炕,到处都是老丈人的味道,那玩意儿还能硬起来? “啪啪啪” 反客为主,龙根抓着大棒子教鞭似得抽打着丈母娘下面肉.洞。幽深不见底儿,薄薄的饺子皮,黑漆漆的两片摊在两旁,跟蝴蝶翅膀似得。 “啊.....嗯哼...小龙,来,日婶婶啊,啪啪” 那地方抽得酥酥麻麻的,像点击一样,水珠哗哗的滚出来,落在桌子边儿上。 “吼!” 拦腰抱起丈母娘往饭桌上一摆,大腿往外一扳开,黑黢黢的洞口正对着龙根,抓着脚踝向上一抬,圆鼓鼓的屁股蛋子露了出来,菊花一缩一缩的也黑了! “妈的,丈母娘太sao贱了,不想日她,非要让你日!他.奶.奶.的,这次来点儿狠得,菊花给爆了算逑,省的以后天天招惹自己!”心里嘀咕了一阵儿,有了计较。 龙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傻子了,给点儿好处就掏棒子借给人用。干丈母娘的事儿非同小可,小芳知道了咋整?老丈人知道了咋整?必须杜绝! 人老了,里面水就少了。“呸”一口口水儿吐在大棒子上,撸了两管儿,抹匀了,咸鱼翻身似得把丈母娘翻了个面儿,趴在饭桌上,白花花的屁股蛋子正对着龙根。 “滋滋,滋滋...” 大棒子顶到菊花处,磨了两下。 “啊!” 赵萍猛地一震颤抖,肥臀跟着摇摆,瞪大了眼珠子,险些哭了出来! 只感觉屁.眼儿跟撕裂了似得痛,原本到了门口的屎都给堵了回去,一直捅到嗓子眼儿一样。 “啪啪....啪啪啪” 龙根可没就此放过丈母娘的意思,两手紧紧扣着屁股蛋子,黑黢黢大棒子一进一出,扎向最深处,感受着被包裹的紧实感,心里坏笑连连。 “丈母娘啊丈母娘,可不能怪我啊。谁让你三天两头的勾引小婿啊,唉,只能让你受点儿苦,望洋兴叹呢!” “啊啊啊.....啊....啊.....小龙.....啊啊.....”赵萍疼得一身到底,起了一身的冷汗,这,这什么感觉,太,太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