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岳...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岳...

“小混蛋,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何静文急啊,气得想拿把铡刀把小混蛋裤裆那玩意儿给剁碎了!太欺负人了,栽赃祸害人的混蛋! “嘿嘿” 仿佛能看出何静文心思似得,龙根猛地一回头,冲着何静文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何静文愣了愣,呆在原地,琢磨着小混蛋又在谋划啥坏事儿呢,胸前猛地被抓了一把。何静文条件反射,尖叫一声,双手捂住胸前,连连后退! “啊!” 何文峰被这声惊叫吓得不轻,回头一瞧,还还说话呢。龙根嘴皮子又是一阵翻动。 “静文,你怎么了?看见啥害怕的东西了吗?哎,怎么说你好呢,二十几岁的人了,咋不长点儿心呢,一惊一乍的,瞧把伯父吓得!不就是一只老鼠吗,有啥害怕的!在乡下遇见蛇,蟑螂又咋办呢?” 轻轻拍着何静文肩膀,龙根突然变得正经,温柔起来。那深邃的眼眸,干净的脸庞,配合着那一副温和的笑容,活脱脱的男神再现啊! 可,何静文这会儿真有把小混蛋弄死的想法! 欺负人,太欺负人了!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陷害自己也就算了,反正老爸也不会跟自己计较;摸了人家的咪.咪,还说自己不懂事儿?自己却偏偏装出一副循循善诱的表情,小混蛋怎么那么不要脸啊! “混蛋!”何静文牙齿咬的咔嘣咔嘣响,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龙根悄无声息退了半步,女人是危险的动物,瞧着笑的灿烂如花似你妈,一回头,还不知道是敲你上面脑袋儿,还是弹你小.鸡.鸡呢。 天下最毒妇人心,婆娘的心思你猜不透,也比不过她得狠。惹不起老子还躲不起不成? “呵呵呵,没事没事儿,老鼠嘛,哪儿都有。慢慢就习惯了啊。”何文峰笑了笑,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瞄向了一旁的龙根,暗自点了点头。 这小子乍一看不怎么样,跟李良差不多,嘴皮子利索的很。可仔细一琢磨,这小子不得了! 女儿从小性子直溜儿,不懂得权宜之计,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而且,自老伴儿走了之后,妮子性子就更加孤傲了,一般人正眼都不会瞧两眼儿。能征服女儿的男人不多,因为太强势,太优秀了! 一般男人站在她旁边,不自惭形秽就算不错了,还能把女儿收拾的服服帖帖?做梦呢吧,自己当爹的都没这本事! 断定龙根能把女儿收拾住的原因很简单,何文峰知道,女儿从小就不怕老鼠,那玩意儿不被她逮着就好,一旦逮着十之八九是被玩死!女汉子能怕老鼠,吹呢? 那只能是龙根在作怪了! 何文峰点了点头,开始正色起龙根来。倒是得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把女儿收拾住!心里不由得有些期待。 “静文从小没了娘,能有这么好的男人好好照料着的,倒也不错。呵呵,打是亲骂是爱嘛,嘿嘿,有意思。”何文峰人老心不老,几个照面就摸出了一些东西。 至少,两人在一起,女儿是降服不了这个男人的!只是,何文峰万万不会想到,降服自己女儿的是龙根裤裆那杆鸟枪! 知道了怕得气得吐血吧。 “呵呵,休息一下,喘口气儿,饭马上就好了啊。”何文峰笑着将龙根摁在沙发上做着,笑眯眯道。 龙根客气了两句,端着杯子坐在一旁。待何文峰往厨房里走的时候,又说话了。 “静文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虽说你做饭烧菜不好吃,可毕竟回到娘家了,你能勤快点儿,跟伯父多学习一下吗?手艺不好咱们可以学习,可以练嘛。你说你一姑娘家,咋越来越懒了呢!” “啪啪”拍了拍额头,龙根一脸懊恼之色,“都怨我,平时把你给惯坏了....惯坏咯.....” “小杂种!我要杀了你!” 心里一道怒吼声起,“咔嘣咔嘣”咬着银牙,胀红了脸脖子,水汪汪的眼睛瞪得跟牛铃铛似得,恨不得将小混蛋千刀万剐! 太可恶了,太可恶了!居然敢数落自己,不知道自己是柳河乡的乡长吗?随便使点儿手段都能把你丫儿给废了,居然敢数落自己,欺负自己! “小混蛋,等着吧,老娘今晚要把你的小.鸡.鸡弄断!”捏着拳头,何静文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两拳头。 那种丑脸咋看咋觉得难看,偏偏露出一副笑眯眯的表情,吃了狗.屎了那么欢快? 龙根装作没瞧见似得,翘着二郎腿,端着茶杯咀了两口,眼珠子四处乱转。 一水儿的实木家具,暗红色的,檀香木头,一股淡淡的香味儿飘了出来,四面墙壁挂着地图,字画啥的,一瞅这装修就知道,何文峰是个有涵养的人,至少不会太俗气才是! 不像城里某些土豪,装修材料不会选质量好的,不会选实用的,只选贵的!没事儿在自家客厅上铺几块金砖,给秀B似得,有俩钱儿就得瑟,有啥了不起,跟二百五似得。 “嗯,未来老丈人还是不错的。瞧着架势,说不准还真能帮上大忙!”龙根心里也盘算着。 老话说:“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接触不多,凭着举手抬走的气质,谈吐啥的,也能看出不少道道。 比如说,陈天明以前当村支书的时候,挺着肚子背着手,两条腿就跟合不拢似得,往外叉开,比婆娘破了处还难受一样。嘴角斜垮着半截烟,吧唧吧唧吐着浓烟,瞧得人心里添堵。再看何文峰。 年纪虽然大了,个头也就一般身材,过了中年微微有些发福,可那副儿气质,那淡淡的笑脸,一看就舒服。 不装.逼,不做作,实在! “来咯,饭菜好咯....”这时候,何文峰端着一锅小鸡炖蘑菇,笑盈盈道。 龙根嗅了嗅鼻子,赞道:“嗯,好香。伯父好手艺啊,照你这手艺,出去开个菜馆都没问题啊。” “呵呵,少给我戴高帽子。凑合吃而已,喏,静文你也吃啊。这可都是你喜欢的饭菜呢。” 何静文点了点头,闻了闻,的确很香。乍一看碗面儿上浮了一层油花,可烫却美味无比,不咸不腻,一口咬下去,软软的滑滑的,跟豆腐脑儿一样。 吃过饭,何静文展现出贤妻良母的潜质,也不想老爸累着,主动担当起清洗碗筷的重任,龙根本想前去帮忙,却被何文峰给拉住了。 “龙根是吧,好名字!”瞧着未来女婿,何文峰越瞧越开心,小伙子长得很周正,浓浓的眉毛下,镶嵌着两颗明亮的眼睛,眼睛炯炯有神,目不斜视;鼻梁高挺,脸庞犹如刀削过一般,透着几分坚硬! 古语说:“相由心生!”小伙子人长得周正,想必不会是心术不正之人。这仔细一瞧,何文峰心里更满意了。 李良那混蛋跟龙根一比,那就是回收站的报废玩意儿,有个球用? “龙根啊,你是做什么的呢?”何文峰为人正直,也不喜欢弯弯绕。尤其是在女儿终身大事上面,跟是马虎不得!什么事儿都得挑明了说,行就是行,不行说啥也不能退让半步! 女儿就只有一个,难道眼睁睁看着女儿接二连三受伤害不成? “这么快就开始审判了啊?嗯,杂说才好呢?”龙根有些犯难了,总不能说,自己以前是个傻子,现在不傻了,闲来没事儿准备养王八吧,有个梦想叫‘天下第一庄’,那也太唐突,太不着调了一点儿吧。 不过,龙根就是龙根,编瞎话那是看家本领,哪能被何文峰给绕进去了。 “我啊,最近研究几个城乡结合的项目,准备在柳河乡开展,也就是静文所管辖的地方!哎!” 龙根突然叹息一声,语气转了个弯儿,何文峰瞧得眉头一皱。 “那天我在山上考察项目,没想到,遇见了静文。那时的静文无精打采,泪流满面,咋叫都不听。手里还拎着两瓶二锅头,一身的酒味儿啊,当时就把我给吓呆了。我就想啊,荒郊野外的,山上别窜出一头野猪饿狼啥的,那静文不就惨了吗?” 何文峰表情松了松,惊出一声冷汗。 哀莫大于心死,爱人背着自己外面乱搞,还把孩子弄出来了,能不伤心吗?而越是坚强的人,伤心之时往往越脆弱,越想不开!就怕女儿做了傻事儿! “后来,我跟啊跟,静文一边走一边喝酒,哎呀,可把我急的,拉都拉不住!”龙根声情并茂跟说书似得,口若悬河,手舞足蹈,跳大神似得,唾沫星子四处乱飞!“最后,静文砰的一声醉倒在地上。” “没办法,我只能把静文带回家,在我家里休息了两天.....” “等等,那晚上你没有把静文怎么样吧?”何文峰打断龙根,突然望向了龙根裤裆。 电影情节里,差不多都这样的。女主角烂醉如泥,接着如何如何无法控制,噼里啪啦的一阵捣腾,得,这个人就是你的了。 “伯父,你想哪儿去了?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龙根脸一沉,有些生气。 何文峰就更奇怪了,冲龙根招招手,一脸神秘。 “干啥?”龙根小声问道。 “你把裤子脱了,我看看。”何文峰认真道:“我女儿那么漂亮,我就不信你能把持的住,难道你那儿是软货?” 哎呀我去! “啪”龙根一拍脑门儿,险些栽倒过去。老丈人挺闷sao的啊,乍一看,啊,正人君子一枚,咋一转头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