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日...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日...

“啊啊啊....啊啊...小龙,小龙,我要到了,到了到了,啊.....”陈可日懵了似得,抓着头皮,疯狂甩动,嘴唇都咬破了。 太爽了,太爽了! 没错,这才是做女人的美妙!女人,只有遇见这样强壮的男人,方才称得上“性福女人!”什么宝马豪宅算个屁?顶得上跟大棒子良辰美景,缠绵一夜么?不,比不上!“此棒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大蟒蛇啊!” 大棒子狠狠刺进去的瞬间,脑袋里嗡嗡嗡的响,混沌一片,只感觉浑身酥酥麻麻的!不仅下面那条洞塞得满满当当,连心都满足了,一瞬间除了大棒子啥也不想要了。那种饱满而坚挺的安全感,让人不舍! “啊啊...小龙,小龙,嗯嗯嗯.......”玉臂环绕,死死勾住龙根脖子,贴了上去,仿佛舍不得似得! “吼!” 喉头发出一声怒吼,龙根杀红了眼,摁住大腿根子,两陀白花花圆滚滚的屁股蛋子朝着天,洞口插了一根儿黑色巨柱,活生生把屁股蛋子给顶分开了。 “砰砰砰” 连着快速深捅,撞击着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井口飞溅出滚烫的热流! “啊!”陈可瞪大了眼睛,惊呼一声,随着热汁流失,身子骤然一软,瘫了下去。大口呼吸喘气儿,整个人被抽空了似得,再没了力气。脑袋儿垂了下去,在龙根啪啪的撞击中恢复体力。额头上布满了细密汗水,嫩白的肌肤上抹了一层润滑油似得。 太累了,也太爽了!陈可现在才知道,以前那些男人连个屁都不如,啥叫厉害,这才是真的厉害!真正的纯爷们儿! “滋滋滋” 龙根还在卖力的钻着石油,大棒子正舒爽着呢,估计再有几分钟也该交货了。年轻婆娘日起来就是爽,嫩.嫩的洞穴,连射出来的汁液仿佛都要好闻一些。不像丈母娘,模样虽说不差,可那道沟壑毕竟有些年头了。 日婆娘这事儿又不是喝酒,窖藏的时间越长,闻着越是香甜,美味可口。婆娘就不一样了,老美女老美女,叫着好听,日起来倒还有些滋味儿,可毕竟是老了。捅惯了嫩.穴,喝多了鲜奶,偶尔吃点儿杂粮野菜啥的,顺顺油气儿还成。 可要让龙根天天去日丈母娘,估计大棒子都不肯了。 今儿sao蹄子把自己伺候的舒服,自然要卯足了劲儿,回馈一下啥的。大棒子抖抖索索塞进去,大腿根子“啪嗒啪嗒”撞了上去,一坨坨粘稠得跟浆糊似得玩意儿滑了出来,还散着热气儿呢。 “啪啪啪” “砰!” 突然,门骤然被人踢开,一个五大三粗的婆娘窜了进来。阴阳怪气道: “好啊,好啊。好你个龙傻子,你个狗日的,你那鸡.巴不是不能用吗?看来陈天云说得不是没道理啊,说,你是不是日了吴贵花?” 龙根吓了一跳,大棒子顿时软了两分,不情不愿的从陈可洞里扯了出来,“滋溜”一声,洞口猛地一缩,喷出一股热汁!这会儿陈可也回过神来了,抓过毯子就往身上盖,脸蛋儿更红了,脑袋儿一埋,躲在龙根背后! “这婆娘咋还来了?有些麻烦了!”龙根皱了皱眉头,心头有些恼火。 来人身份有些特殊,首先是个老婆娘,自个儿不感兴趣,要感兴趣的话,早就成了大棒子的洞.穴玩具了,哪敢打扰大家伙吃午饭? 其次,这老婆娘是李三丑的女人,叫古月,村儿里出了名的丑陋,高挺的大鼻子,蓝眼睛,头发还自然卷起来。身材高大,胖乎乎的跟蛮牛似得,这幅身板儿娶回家干体力活儿挖地啥的还成,用来日可就不靠谱了! 就那对儿屁股蛋子,往下一坐,不得把李三丑跟坐扁了?估计,这几十年用的做多的还是老汉推车,黄牛爬背吧。老汉推车估计都够呛,那吨位李三丑能推得动? “妈呀,那蛇好大,好粗啊!乖乖,床都日塌了,这玩意儿得有多厉害!”古月眼睛一瞟,直勾勾望着龙根裤裆。 陈可那sao穴也看了个清清楚楚,洞口都磨圆了,两片皮又红又肿的,沾了不少白色唾沫似得玩意儿。 昨晚给自家男人收尸的时候,正巧碰见方正一把扯下龙根裤头,蹲在地上的古月瞧得清清楚楚,那黑色大家伙长长的掉在裤裆里,晃来晃去软的跟面条似得,当时这心里就琢磨啊,“这大棒子要是能硬起来,干自己一回,死了都值了。” 没想到,今儿还真就遇见了! 一进院子就听见屋子里响声震天,噼里啪啦的,sao蹄子叫得更响亮了,扯开嗓子唱歌似得,喊天哭地的,闹得人心慌。 破门一瞧,不正是龙傻子吗? “好你个龙傻子啊,瞒天过海、暗渡陈仓啊你。面儿上一套,背后一套的。都说你是傻子,裤裆夹了陀烂泥巴,现在老娘才知道,你狗日的一肚子坏水儿呢。”暗自咽了口口水儿,古月说道:“说!是不是你害死了我家男人?村里还日了多少婆娘,老实交代!”说完,有意无意的瞄向龙根裤裆,紧闭的大腿轻微往拢靠了靠,屁股蛋子一夹。 那地方给水龙头坏了似得,直趟水儿,挡都挡不住,这才多大会儿,内裤都湿透了。 龙根皱着眉头不吭声,心里有些郁闷。 古月那sao婆娘的眼神儿哪能逃过龙根的眼睛,绿油油的,跟饿狼似得,咋不知道她心里想啥?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不就想吃吃大棒子吗? 日倒是无所谓,可是这婆娘太威猛了,个头得有一米七五去了,跟自己齐平。身材魁梧的不像个婆娘,倒像康巴汉子,胸前鼓起的两团跟肌肉疙瘩似得。咋日啊?大棒子都不好意思硬起来啊,身上又没带电动男朋友? “哼,不说话就行了吗?”见龙根不开口,裤裆那水流都越来越多,越来越快,急的自己直想拿大黄瓜往里面塞了。“成!我这就告诉大伙儿去,龙傻子是个大骗子,骗了大伙儿好几年,背地里却日光了村里的婆娘!” “是你害死了我男人,是你害死了魏文武。你等着瞧......”古月作势要出门儿。可眼睛还望着龙根黑黢黢的裤裆,一根儿大棒子顶得老高了,仿佛要把天跟捅破似得,一个劲儿的疯长! 提起自己死去的男人,脸上也没半点儿悲伤。 “小龙,快,快搂住她,把她日咯。日了她,她就是你的人了,啥也不会说的。快,快点儿日了她!我给你帮忙!” 没等龙根有啥动静,陈可先急了,传出去了自己还咋做人?小龙以后又咋办,不一堆人赶着找麻烦吗? 陈可是婆娘,还有些yin荡,天天在婆娘中间转悠,哪里看不出古月的sao?那股儿味儿都能闻见了,只要大棒子把她捅舒服咯,一准儿没事儿! “小龙,快点儿上啊,把她日咯!”陈可又催促了一遍,银牙一咬,上前拽着古月不撒手。 古月见陈可拉自己,龙傻子却无动于衷,不免有些生气,扯开嗓子就吼了起来。 “快来人哦,都来看看哦,龙傻子要日老娘哦,快来人哦,救命呢.....” 妈的,日就日吧!丑点儿就丑点儿,老子就当日了头母猪还不行吗?老婆娘也好,俏媳妇儿也罢,老子闭着眼睛日!脑子里想小芳还不行? 一咬牙一跺脚,龙根也豁出去了。窜起来扑向古月,拦腰一把搂住古月,大手朝胸口上按去! 呵,真不小!一只手根本握不住,软的很,汗衫里也没啥罩子,下垂的并不厉害,比丈母娘那奶.子挺多了。 “嗯嗯....嗯嗯嗯....啊...救命啊,龙傻子要日人啊.....呜呜呜....”奶.子被搓面团儿似得揉,顿感舒爽无比,软绵绵的真想倒在地上,岔开腿,心一横,得,你想咋日就咋日吧。可做戏嘛,就得做全了。 红着脸嘶喊着,鼻腔却发出重重的闷哼声! “咦,这奶.子不错啊!”龙根摸了两把,扯开汗衫一瞧,呵,两只肥肥的大白兔,长得圆滚滚的跟排球似得,挂在胸前,圆圆的鼓鼓的,一指头按下去,又起来了,按下去又起来了。软的很! 龙根心里顿时舒服多了,幸好这头老母猪不是一无是处,奶.子还是挺不错的,又白又大,待会儿抖起来,肯定好看的很。 “嘶”! 打铁要趁热,日老母猪还需要啥前戏?龙根直接的很,一爪子扯下古月裤头,大大的屁股蛋子露了出来。 “哎呀妈呀,这屁股墩儿!”龙根惊呆了,一旁的陈可也吓傻了。 以前是真没发现,老婆娘屁股蛋子长得这么好,圆、挺、大三要素完全具备,白得不像话! “啪”! 一巴掌扇下去,屁股蛋子一阵轻颤,掀起一层肉浪来。 “妈的,这婆娘不赖嘛。日了算求!” 龙根难得的赞了一句,摁住古月的脑袋儿,掏出大棒子在洞口擦了两下,“哧溜”!扎了进去! “嗯哼.....”古月鼻子重重一哼,说不出的爽快。 龙根“啪啪”的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