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床...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床...

“嗯...嗯嗯额.....小龙,小龙....”水蛇腰sao动,白花花的肉团左右甩动,啪啪的砸在胸膛上,罩子都甩掉了。 紧紧咬着嘴唇,胀红了脸脖子,大腿紧紧夹着,那根儿手指头就跟泥鳅水蛇似得,专找缝隙,只钻缝隙!而且是那种潮乎乎,暖暖的缝隙。 “嘿嘿,摸摸嘛,能咋的?来,龙爷爷给你好好抠弄抠弄,你瞅,好多水呢。”撤出指头一瞧,可不呢吗。 两根儿手指上沾满了透明粘稠液体,捏了捏感觉像胶水似得,凑了凑鼻子,一股尿sao味儿,不过比刺鼻的香水好闻多了。 “嗯哼,小龙,别,别摸了,遭不住啊,你那手指头跟电动棒似得,搞得浑身酥麻难忍..嗯嗯嗯,别,别整啊....呜呜呜....” 陈可也不知道急红了脸,还是羞红了脸。那地方的水让人评头论足的,还没回过神儿呢,手又伸到裤裆里去了。 “嘶” “啊!”陈可尖叫一声,瞪大了眼睛一瞧,裤头都给扯烂了。小腹下,一撮黑漆漆的卷毛跟烫过似得。 龙根一脸认真,掀起小内裤认真瞧了瞧,洞还是那个洞,只是,洞口被日过的痕迹太明显了,两片儿阴.唇还厚实着呢,结果早早的泛了黑。 扯开饺子皮一瞧,穴.口往里一缩,不得不说,年轻就是资本。做了两年小姐,被多少男人骑过都数不过来了,可下面那小.穴依然水嫩,娇滴滴的,上面包着一颗白里透红的阴.蒂,沾了浆糊,晶莹剔透会反光似得。 “滋滋” 龙根瞧得来劲儿,抠了两下,指甲刮得滋滋响。 “啊....啊...小龙,啊....嗯哼,不,不要....” 陈可扯开嗓子一吼,大腿猛得一夹。跟电动棒开到最大,整个儿塞进去似得,娇躯震颤不已,两颗奶.子都抖了起来。 “嘿嘿,反应这么大啊?好玩,有趣。”龙根坏坏笑了笑,手指头又伸了进去。 “不,不,小龙,不,不要啊....啊...不要抠那个地方啊!”如临大敌,陈可紧紧闭着大腿,双手捂着草丛,挡住龙根抓.奶龙爪手。 别小瞧了小拇指头大小的一坨嫩肉,女人全身上下,就那块肉感觉最敏感,别说抠了,摸两下舔两口就整的人欲死.欲仙,飘飘然了,小混蛋用手抠?不得把人给爽.死吗? “来嘛,龙爷爷好好摸摸,摸得舒服了,待会儿给你吃大棒子哦,大棒子厉害的很哦,”骗小孩儿似得,yin笑着蛊惑陈可,恰到好处挺了挺裤裆。 裤裆那玩意儿一得到指令,立马鼓了起来,裤裆撑起一定巨型帐篷,陈可小手一抓,呀,可不是吗,硬梆梆的跟擀面杖似得。 陈可不是良家妇女,虽说出去脱光了让人日不是本意,久而久之那方面需求量自然也就大了。 别以为城里男人多风光无限,穿得人模狗样,干干净净的。吃的好身体壮,是牙签儿是钢管儿脱了裤子才知道。 乍一看,哎呀,这身板儿,壮实的跟头牦牛似得,那玩意儿肯定特长特能日。往往一眼瞧着威猛的男人,偏偏废物的不能再废物了,找小姐就图个乐子,换换口味儿,寻个刺激啥的,真要让他日,算了吧。塞进去,不出两分钟一准儿软! 偏偏还拽的跟二五八万似得,明明在房间里睡了大半个钟头,出门了跟基友吹嘘,“啊,一炮干到底儿,那婆娘都让老子给捅烂了!” 龙根可不一样,人如其名,好像传说中神龙的命根子似得,吃了好几次,陈可心里也明白,那东西厉害的很,乍一看黑漆漆的,捅进去才知道,那玩意儿火热滚烫,灼烧着洞壁,榨取着水分。 这还算小儿科了,最厉害的是,那东西摸起来坚硬无比,可总感觉那东西会拐弯儿,捅进去过什么沟沟坎坎的轻车熟路。战斗力更是无比彪悍,把自己老娘日了两轮,又把自己日了两轮儿,足足日了四个多钟头,才熄火,换别的男人早就被榨干了。日?日个求! “咕噜” 陈可咽咽口水儿,撕扯着龙根裤裆,“嗖”的一声。大蟒蛇跳出来,面露凶相要吃人似得,晃悠着脑袋儿嗷嗷的叫唤。 “嘶!这么大了?还会长呢。”陈可惊得一身冷汗,小手颤颤巍巍靠了上去。 “滋滋” 轻轻撸动,大蟒蛇给蜕皮似得,脑袋儿向上一顶,整个儿露了出来,暗红色的脑袋上开了个小洞。小手握住一扯一提,挤出几滴透明液体,粘乎乎的,就跟自己下面流得yin水似得。 “咋样,想吃吧,来,给龙爷爷吸两口,好久没检查你的口.技了,不知道有没有进步啊....”龙根坏坏笑了笑,大手抓住了陈可嫩白如雪的大.奶.子,往上一提,突然一松,啪的一声掉了下来,晃晃悠悠,白花花的跟馒头似得。 “嗯。” 陈可一点儿不含糊,连撕带扯的,三两下脱了个赤条条的,柳条细腰,屁股蛋子一撅,跪在地上。幽幽兰气吹在大棒子上,陈可还是有些紧张。 以前也吃过这玩意儿,只是老感觉那时候还没这么大,一只手都快握不下了。 “吧嗒吧嗒” 陈可抿了抿嘴皮,咽咽口水儿,杏口一张,“滋溜”一声含了下去。 “吧唧吧唧”狠狠嘬了起来,小舌头一缠一绕,顶着大蛇脑袋儿小洞。 “滋滋” 嘴上吃着,吸着,手头也没闲着。小手把着粗大的黑管子,一拧一转,往下一扯,脑袋儿往下一沉,来了个深喉,一直顶到喉咙。 “咕咕咕”脑袋儿猛甩,摩擦着大蛇。 “啊....嘶!” 龙根闭上了眼睛,一脸舒爽,叉开腿,捧着陈可的小脸儿,用力往裤裆按了下去,腰杆一挺,大棒子塞进嘴里,“啪啪啪”的捅了起来。 “咕咕,呜呜呜...嗯嗯嗯....” 陈可闷哼连连,喉咙都快给捅破了似得,嘴皮子带出来挤进去,鼓胀鼓胀的像嘴里塞了颗糖似得。 “啪啪啪” 黑色大蛇玩上瘾了,“哧溜哧溜”的钻进去,退出来,如此反复。整了十多分钟,陈可都快透不过气儿了,龙根这才停下来。 “哈,哈,呼呼...”陈可张大了嘴巴,哈驰哈驰的喘气儿。 嘴角边缘倾泻下来一丝一丝粘稠的液体,不知道是啥。龙根抹了一把,散在奶.子上搓了起来。 “舒服不?还想吃不?”龙根爽了,心情也美了。揉着大.奶.子,掐着两颗樱桃珠子,坏坏笑了笑。 “嗯,想吃。我还想吃....”为了伺候好龙根,自己可拿出了十八般武艺,卯足了劲儿的日。一定要把小祖宗伺候舒坦咯!伸手就要去抓大棒子,张嘴就要吃! 龙根一闪,躲了过去。 “嘿嘿,这张嘴吃过了,下面这张嘴也想吃呢,别把它饿着了啊。滋滋...”说着,龙根拨开杂草,伸进去捅了两下,拿出来一瞧,湿漉漉的,指头上沾满了白色浆糊,一坨一坨的直往地上掉。 “还是我来喂给它吃吧,来,躺床上!你把龙爷爷伺候舒服了,龙爷爷今儿就让你享受享受做女人的美妙!哈哈哈,吃饭咯....”大笑一声,横抱起陈可,扔在床上,饿狼似得扑了上去。 黑色大蛇昂着脑袋儿,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黑色森林,“哧溜”一声刺入了黑洞,寻觅温暖潮湿的冬眠之地! “啪...啪...啪...砰!” 床上,龙根扛着白皙大腿,干了起来。三浅一深啥的,全都用上了,黑色大蛇骤然扎到洞底,陈可猛然一颤,小腹突然鼓了起来,一道拱梁似得露了出来。 “啪啪啪” “啊啊啊.....小龙....嗯哼,舒服,舒服啊....嗯哼....”龙根捅的卖力,陈可叫的好听。 那声音清脆得跟黄鹂叫唤一样,悦耳动听,里面夹杂着一股闷sao味儿,听得人精神为之一振! “砰砰砰”大棒子加速运动,陈可紧紧咬着嘴皮子,鼻腔发出重重的闷哼声,胸前两陀跳动的更加厉害。 陈可本就是童颜巨.乳的可人儿,不然当小姐也没人光顾她生意啊,龙根抽.插力道又猛,一棒子连着一棒子的深捅,两颗木瓜似的大.奶.子顿时跳跃不已,上窜下跳的,跟吃了兴奋剂似得,搁胸前兜着圆圈,晃啊晃的。 “啊啊啊...小龙,小龙,你,你好厉害哦....嗯嗯嗯额.....” “砰砰砰” “噶几噶几” 急速运动中的二人早已忘却了身边的一切,床都摇的东摇西晃了,还没注意到,依然撞得啪啪作响,阵阵肉浪掀起,浪.叫不断。 “咔嘣”! 突然,床往下一沉,失重似得,两人齐刷刷掉了下来。 龙根抬头一瞧,原来是床日塌了,头都没抬,摁住两只窜跳的大.奶.子继续干了起来,目睹着大棒子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 “滋滋....滋滋滋” 只看见,大棒子黑漆漆的皮上面沾了一层油腻腻的白色浆糊,两片饺子皮都磨肿了,红彤彤的,圆乎乎的屁股蛋子撞扁了都。 “呼!” 龙根大吼一声,上身靠了上去,肩头压着两条白花花的腿,趴在上面,哈驰哈驰的干了起来。 远远望去,像打桩机似得,“啪嗒啪嗒”的捅进去,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