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排...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排...

“啪啪...啪啪啪” 毛茸茸的大腿,挺着黑色巨柱“滋滋滋”的刺入丈母娘屁.眼儿里,两团白花花的屁股蛋子,震颤不已。 啪啪的,屁股都撞变型了,龙根还没停下来的意思,这一日就是小半个钟头。龙根依然哈驰哈驰的干着。 “啊啊....嗯哼,小龙,呜呼,啊啊...哦....呜呜呜....”赵萍浪.叫起来,蜿蜒曲折,跟坐过山车似得,一高一低。 人老珠黄又能怎么样?皮糙肉厚又咋的?适应能力强啊! 起初还不适应,屁.眼儿扯开似得疼,大棒子宛若火红的烧火棍儿,狠狠刺进去,烫得肠子都快熟了。 慢慢的,居然喜欢上了这样的刺激,虽然有些疼,却饱满,充足,带给人异样的满足感!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 龙根日得有些郁闷了,咋,咋还没到点儿呢,一开始还疼着呢,怎么这会儿越叫越舒服似得呢?妈的,龙爷爷要加大马力了,枣树林还有俏妹子等着自己呢! “砰砰砰” 死死搂住丈母娘腰身,大棒子霸气外露,疯狂抽.送起来,凶猛的撞了上去,屁股都撞散架了,饭桌摇得咔咔直响。 “嘎吉嘎吉” “啊啊啊.....” “小龙,快,快点儿,快点儿,快点儿,婶儿,婶儿不行了,呜呜呜....啊.....” 龙根杀红了眼睛,越捅越兴奋,大棒子如入无人之境,一扎到底,扎到最深处,一股滚烫入流喷射而出,间接性喷入丈母娘体内。 “啊.....”赵萍仰着脖子唤了一声,肥肥的屁股墩儿颤抖不已,许久才停了下来。 “啪” 一声轻响,大棒子扯了出来,圆乎乎的菊.花洞口,合不拢,边缘滚出丝丝白色唾沫,掉在地上。赵萍累得筋疲力尽了,趴在桌上,动都不想动。凉风嗖嗖吹进菊花,这才好受了一些。 “丈母娘,我先回去了啊,你好好休息休息。”以为把赵萍日投降了,龙根坏笑道。 “嗯,小龙你先回去吧,赶明儿咱们接着日,不然小芳你就别想了啊。嗯,休息几天吧,屁.眼儿疼呢,下次咱们还捅屁.眼儿啊....”赵萍喘着气儿说道。 前面那洞捅的太多了,偶尔玩玩新花样,挺刺激舒服的。 “啊?还日?”龙根傻眼了,提着裤裆灰头土脸出了门儿。 干的什么破事儿啊,原以为日得丈母娘都怕了呢,得,人家还上瘾了?好像身上贴了一张年皮糖似得,还甩不掉了! “他.妈.的!千万别逼老子,下次再日丈母娘的时候,爷爷带俩电动男朋友,一个塞沟渠里,一个塞屁.眼儿里!哼!” 心里暗骂了一句,顺着清水河往上走,枣树林里还有个婆娘等着日呢,李小兰那sao婆娘嫩得很,日着爽,才整了一回,不能浪费咯。 “咦,村里啥时候有这么时髦的婆娘了?”路头,迎面走来一个女的,金黄小短发,一条彩色小短裙,高跟鞋踩都嘎嘎响。 龙根顿时瞧红了眼,大.奶妹儿啊。 “小龙?”正巧那婆娘也抬起了头,一眼便认出了龙根。 陈可? 愣了愣,龙根凑了上去。 自打上一次在“烧鸡公”厕所里日了陈可之后,就再也没看见了,掐指一算,都快一个月不见了。上次去城里,让黄翠华四处找了找,没找着。今儿怎么回来了呢? “咋现在才回来呢?”到跟前儿一瞧,浓妆艳抹,黑黢黢的眼线,跟大白天撞鬼似得,怪吓人的。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儿,刺鼻。龙根不由得黑了脸。 上次不说了吗?这行不能干了,再干下去,钱也没了,青春也没了。这年头干点儿啥不好,非得让人日,收俩piao客钱,一大半还得交到酒店去。有啥意思? “出去了一趟,以后就在家里待了。不出去了。”陈可一愣,顿时埋下了脑袋儿,不吭声了。 心里还是有些小感动的,以前咋瞧小混蛋不顺眼,长得牛高马大,却傻呵呵的。后来又把大伯腿给弄断了,可自打让小混蛋日了之后,陈可不这么想了。 尤其是“烧鸡公”那一次,小龙日得最凶,最后却说了句暖心的话,让自己回家。原以为小混蛋跟其他男人一个样儿,只是想上自己,干自己而已,没想到还懂得关心人。做这行的婆娘,压根儿就没男人关心你! 往往一叠钱砸过来,让你干啥就干啥,可劲儿了把自己往死里日,还有更过分的piao客,裤裆那玩意儿不行,变态的把酒瓶往一个姐妹儿洞里塞。看得人大伙儿浑身冷汗直冒,后来那姐妹躺在床上半个月没下地! 龙根走后,陈可接了个大单子,跟着一个煤老板去外地出差,说好了,陪二十天,给五万块钱。 陈可心想,“挣完这笔钱再也不做了,回家做点儿啥小本买卖,哪怕捣腾个小卖部也成。跟老娘一辈子衣食无忧是没问题的!” 这样就耽搁了下来。 “嗯,过来我摸摸。”龙根点点头,陈可的态度还是挺满意的,没了以前的傲慢,温顺的跟小绵羊,大.胸小绵羊。 陈可四处瞧了瞧,咬着牙齿迈着小碎步靠了过来,挺了挺胸膛,摆出任君采摘的架势。 “嗯哼...嗯....呜呜...” 却不料,龙根却一把搂向了陈可裤裆。撩起裙子,大手滑了进去,隔着丝袜,手指摁在饺子皮上,搓搓揉揉,猛地朝里面一按。 “滋滋滋” 一小会儿就出了水儿,陈可紧紧夹着腿,摇着屁股蛋子,咋也躲不过去似得,小.穴洞口整的到处都是热汁,粘乎乎的。 “嗯哼,小龙,呜呜,嗯哼,我,我想要....”陈可眨巴着眼睛,弯弯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跟发.春的母猫似得扭动着小蛮腰,小手情不自禁抓向龙根裤裆。 龙根却后退了一步,扯出手来,甩了甩上面的水珠,衣领上擦了两下,这才说道: “行了,你刚刚回来,洗个澡,休息一下,把身上的sao味儿洗洗,老子不喜欢这个味儿,上面还有人等着日呢。”龙根背着手,挺了挺肚子,跟村长安排工作似得,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就这样,回家洗干净等着吧,午饭前儿一准儿来日你!” 说完,迈着四方步朝着枣树林走去。陈可依依不舍的望着远去的背影,咬咬牙,拎着包往家里走去。 这身味儿是有些浓郁了。 “既然你不喜欢,那就洗了吧....” .... 日晒三竿,枣树林处于暴晒的地儿,等得李小兰有些不耐烦了,热得衣裳都脱了,小混蛋咋还不来呢? “等,一定要等到小龙来!”李小兰摸了摸裤裆,全是水,粘乎乎热腾腾的。这块自留地好久都没人来翻腾种粮食了,今儿再不塞俩种子,只怕真的荒废了。 李小兰坐在铺好的地上,脱下衣裳裤子铺在地上,摸了摸傲人双.峰,满意的点了点头,脑子里浮现起大棒子的影像..... 黑色巨蛇散发着火热的气息,杀气腾腾,“啪啪”的杀入自己心脏,换来的是甘泉热汁,身子一轻,恍惚间飘入云端,欲死.欲仙,太美妙了.... “啪”! “啊?”大腿一疼,李小兰尖叫一声,顿时回过神儿来。一瞧,不是小冤家还能是谁,脸蛋儿上顿时飘过一朵红霞,娇滴滴的脸庞跟豆腐似得,嫩得都能捏出水儿了。“来了啊,快,快坐。” 龙根大大咧咧坐了下来,注意力放在罩子里两只大白兔上,肥肥的大白兔蜷缩在罩子里,份量太足,向下垂去,嫩白的肩膀勒出两道红印。两颗粉嫩的珠子若隐若现,随着巨.乳摆动。 “你这玩意儿咋长的?吃了添加剂还是咋的,有些大呢。”伸手摸了两把,够软够大,捏在手里像棉花球似得,软软弹弹舒服的很。 “嗯哼...小龙,我想摸你的鸡.鸡,嗯哼...”摸了两把李小兰就跟发春似得叫唤起来,小手抓向龙根裤裆。 好硬,好粗! “嗯哼,小龙,吃一口成不.....嗯哼....”李小兰眨巴着眼睛,水汪汪的眼睛里桃花尽现,龙根笑着不吭声。 两手托着两颗奶.子尽情玩耍,舒服的很。 得到默许,李小兰麻起胆子扯下了裤头,“啪”的一声,一条黑乎乎的东西窜了出来,反弹在肚皮上。 “嗯哼,好大哦,小龙,我要吃咯,嗯哼....”李小兰匍匐摇摆着身体,舔着干涸的嘴唇,贴了上去。 樱桃小嘴儿一张,“滋溜”一声,猛地含了进去。 “嘶!” 龙根暗爽,叫了一声,闭着眼睛享受起来。 Sao婆娘是贱了点儿,技术好的没话说,也不知哪儿学来的,舌头比泥鳅还溜滑,对着大棒子脑袋儿一阵猛吸,跟拔脓似得。 “吧嗒吧嗒” “滋溜滋溜” “嗯哼,小龙,小龙,帮我捅一下吧,嗯哼....下面痒呢...呜呜....”白花花的腰肢摆动,两条修长而浑圆的大腿纠缠在一起,手指伸到裤裆里掏啊抠的,水流声哗哗的.... 龙根坏笑着扛起两条腿,扶着大棒子顶到洞口,突然一顶,刺了进去。顿时不动了...... “啊...嗯?”李小兰叫了一声,也停了下来,嗲声道:“小龙,小龙,日啊,你怎么不日我了呢...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