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山林...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山林...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龙根也得懒得管那么多了,日就日吧,权当是完成任务了。反正丈母娘模样儿也不差,日起来还算舒服,算算自己也吃不了啥亏,顶多就俩王八的事儿。就怕小芳闹情绪,死活不肯娘俩一起爬上炕伺候同一个男人。 好歹是读过书的娃,礼义廉耻还是有的。不像龙根,节操啥的碎了一地。日过婶婶,干过嫂,姐妹花,母女花,整得朵朵菊花开。如今连丈母娘都日过了,还谈个鸟的节操? 跟种马似得,就是个下半身动物,谁给自己日,谁日着舒服就得了。 “管她呢,小芳要知道了,就说那会儿神志不清醒,丈母娘勾引自己。能把自己咋的?”心里一盘算,龙根也没啥心理负担了。 都到这份儿上了,有意见又能咋的?只要大棒子吃过了,还能吐出来? 顶着大棒子在林子里转了一圈儿,青山绿水的,出来游玩再合适不过了,山山水水,还能洗洗澡,打打野炮啥的,多带劲儿。 “嘿嘿,明儿把许晴也日咯,把学校里所有的女老师都日咯,最好连校长都是女的。哈哈,老子儿子以后读书就不交学费啦。” 想这美事儿,在林子里又跟丈母娘干了一仗,圆滚滚的屁股蹲儿跟簸箕似得,撞得噼里啪啦直到天擦黑,俩人才下了山。 村头正巧碰见李三水跟沈丽娟,龙根倒是没啥,笑呵呵上前打了个招呼,卖了个好,偷鸡摸狗的事儿干的多了,脸皮也厚了。瞎话连篇,顺嘴就溜了出来。 “天都黑了,这才回来?干啥求啊?”李三水黑着脸,瞪了赵萍一眼。 肚子都饿了,这婆娘还在山上放牛,还以为给狼叼走了呢,没想到刚出门儿,自家婆娘撅着屁股蛋子就回来了。瞅着那圆滚滚的屁股蛋子,李三水就有些生气,一把年纪了,还学着小姑娘卖sao呢,谁瞧啊? “放牛啊,还能咋的。牛跑没影儿了,找了大半天才找着,朝我嚷嚷啥,有本事你朝牛嚷嚷啊,看看它听你的不?”赵萍也不是吃素的,下午爽了两炮,足足顶得了大半辈子的性福生活,见过金箍棒才晓得,以前吃的那些玩意儿跟剔牙棍儿没啥区别。 现在是咋看李三水,咋不顺眼。就觉着龙根帅气,英俊的就跟电视里的男主角似得。 “走,回家去,肚子都饿扁了!”当着外人的面儿,李三水的脸色不咋好看,催促着赵萍回家了。 赵萍回头冲沈丽娟、龙根打了声招呼,眼珠子一眨一眨的冲龙根直放电,摇着肥硕的屁股蹲儿回家了。 “小混蛋,连小芳她娘你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沈丽娟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龙根给生吞活剥了。 龙根哑然,张了张嘴,最后啥也没说,扭头进了屋子,跟刘雨欣搞在了一起,厨房里,陈香莲叮叮咚咚忙活着晚饭,被龙根摁在案板上干了一炮,吃完饭都快十一点了。几人搂在一起,躺在炕上,一排望过去,白花花的,壮观的很。 沈丽娟酥·胸起伏,两团白皙大.奶.子微微轻颤,望着龙根裤裆那大陀黑漆漆的玩意儿,心里又爱又恨。 美的是,自己总算过上了甜蜜美满的性福生活,夜夜吹箫;愁的是,大棒子太能惹事儿了,今儿傍晚,赵萍那股儿sao味儿都能闻见咯,屁股蹲儿扭来扭去,跟拧秧歌似得,肯定被小龙给日了。 小芳怕也跑不了了,多伤风化啊! “哎!”叹息一声,沈丽娟悠悠入眠,睡梦中,一根儿黑漆漆的大棒子,撩拨的自己翻来覆去睡不着,着魔了似得,白皙的肌肤上浮起一层细密的汗水珠子! “咕.....咕......咕” 鸡鸣,宣告新一天到来。 陈香莲起床做饭,昨晚战斗了一番,红光满面,干劲儿十足的,脸蛋儿笑得跟花开似得。一会儿便端上了一桌饭菜。 三个婆娘围在桌上,有说有笑填饱了肚子,随后分头行动。 沈丽娟要在村部守着,陈香莲事儿也不少,好些陈年老账都得料理出来才成;刘雨欣就更不轻松了,王八池子的修建正进行到关键时刻,时时刻刻都得盯紧咯,出了岔子,可能十来万就没了,时间也给耽误了。 谁要拖了小混蛋的后腿,小混蛋指定拿大棒子招呼,不捅个天昏地暗不算完! 龙根反而成了最悠闲的人,当然说悠闲也不正确。否看整天背着手村里瞎转悠,体力消耗大得很,稍不留心,滚炕头一两个钟头就算过去了,累得一身汗臭,裤裆里弥漫起一股腾腾的sao臭味儿。 都是为了解放苦难的人民姐妹啊! 刚吃过饭,约莫上午十点的样子,许晴就来了电话,龙根屁颠儿屁颠儿跑去村头等,幸好今儿个莫艳出去看病了,不然非得拉进去干一炮才得放行。 莫艳那婆娘,说好了,在上河村待个十来天,半个月的就走,眼瞅着都快十一月份了,这婆娘还搁村里待着呢,说到底,舍不得龙根裤裆那个玩意儿。没事儿就搁村头树下坐着,东瞧瞧西瞅瞅,有条件要日,没条件创造条件都要日! 天下间,就没有啥能阻挡自己要日的决心! 见莫艳不在村部,龙根终于松了一口气儿。 老实说,上河村漂亮婆娘多得很,一大片一大片的,可就没一个能比莫艳会日,能日!就连黄翠华都能莫艳能搞,招式并不花俏,可就是遭不住,往往摸几吧,舔两嘴儿大棒子就要吐口水儿了。 “会日”跟“日”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先说“日”吧,乡下婆娘直接得很,脱光裤子,屁股蛋子一撅,往里面一塞,进进出出,一直到鸡.巴吐口水儿就算完事儿了。 “会日”就是另外一个层面了。 像黄翠华,那技术就不错,观音坐莲,神仙抱月,六九式啥的,一招连着一招,弄的人浑身酥酥麻麻的,爽得很。这就是会日! 莫艳堪称“会日”档次里的翘楚,sao婆娘又是个医生,对男人了解得很,知道什么地方,怎么摸,怎么亲,能刺激男人。找到那个点儿,一个劲儿的猛吸,就算非洲黑鬼也遭不住不是! 每次爬上莫艳的炕,龙根往往摸两把就要掏枪,就不能让这sao婆娘占据主动,扯出大棒子,鞭打着屁股蛋子,“滋滋滋”的就给她捅进去,小洞塞得满满当当的。哈嗤哈嗤的整,要让这婆娘占了上风,别说龙根了,就算种马那根儿鞭都得榨干咯! “滴滴...滴滴.......” 几声喇叭声传来,村道上一辆小巴车颠簸而来,卷起一捧一捧灰尘,最后停在了村部门口,龙根连忙迎了上去。 车上下来十来个学生,穿的花花绿绿的,顿时叽叽喳喳的叫开了,许晴走在后面,时不时提醒着小孩儿小心注意安全之类的话。 终于,一道靓影露了出来。 许晴今儿真不多,花白的衬衫紧紧包裹着身条,两条浑圆的大腿裹着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屁股蛋子圆圆滚滚的,一双帆布鞋挂在脚丫子上。黑黝黝的发丝随意披在双肩,风中淡淡的香皂味儿扩散开来。 “许晴老师,你好,呵呵,我是龙根,是小芳让我来接待你们的,嘿嘿,你叫我小龙就成了。”学着何静文的样儿,伸出了手掌。 许晴微微愣了愣,错愕的伸出了手。 一把捉住小手,白皙光泽的小手掌有些胖,捏在手里跟面团儿似得。 “咳咳”咳嗽了两声,许晴抽回了手,揉了揉,有些疼。心里有些不是那么舒服,这人咋这样呢? 见面就盯着人看,往人家胸口瞄,有啥好看的?握个手把人都捏疼了,要不是小芳介绍的朋友,真想给他俩大嘴巴! “呵呵,”龙根讪讪笑了笑,道:“许晴老师,打算带学生哪里去游玩啊?” “别看咱们上河村穷,可有山有水,四季如春.........”叽里咕噜吹了好一阵儿,停下来盯着许晴瞧。 两只大.奶.子圆鼓鼓的撑着花白衬衣,像里面塞了俩馒头似得,透着衬衫,粉红的罩子都能瞧个清清楚楚.... “切!”许晴嗤笑着白了龙根一眼。 “瞧你说的,把自己村儿夸的跟人间仙境似得,要真有那么漂亮,政.府还不大力开发成旅游景点啊?” “行了,带我们去山林走走吧,城市太喧嚣了,好好感受一下大自然,让自己的心静一静!”许晴说着,两手叉在腰间,用力的呼吸两口新鲜口气,胸前两团山岳随之颤抖不已! “额,好大啊!” 龙根情不自禁道了出来,眼珠子瞪的溜圆。 “啥,啥好大?”许晴回过头来,问了一句。 “啊?好大?”龙根回过神来,吓了一跳,“没,没啥好大啊。” “哦,对了,你说去山里啊?山林的蟒蛇大啊,你确定要去?黑黢黢的大蟒蛇,伤了村里好心人呢?” “真有大蟒蛇?”许晴却突然来了兴趣,眼珠子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龙根吓了一跳,恍惚的点了点头。 “真,真的,有大蟒蛇。” 心里却想着,就算山里没大蟒蛇自己裤裆也有啊,只要你想捉蛇,龙爷爷豁出去了让你摸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