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野...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野...

“呀,婶儿,你下面都湿透了呢。”从裤裆里把手抽出来,粘乎乎的,沾满了白色面浆,还热乎着呢,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尿臊味儿。“婶儿,我听我娘说,那个裤子湿了就不能穿了,再穿的话,就痒哦,要不要我帮你脱.裤子啊....” 正说着,手里却搞起了小动作,指头对着屁股缝儿,猛地一捅。 “啊...嗯哼....”袁香闷哼一声,偏着脑袋儿,舔着干涸的嘴皮子,呜呜的叫唤着。 龙根屁颠屁颠儿脱.裤子,“刺啦”一下给扒了下来,连内裤一并拽了出来。圆翘的屁股蛋子,粉嫩的sao穴还流着水呢,两片饺子皮微微震颤,跟电击中了似得,抖个不停。仔细一瞧,这婆娘居然自己抠弄了起来。 倒也是,人嘛,谁还每个情.欲啥的,六根清净了就不是人了,要么是畜生,要么就成了得道高僧了。袁香显然不是,是枚娇滴滴的婆娘! “婶儿,下面还痒是不?我来帮你!”扳开两条大腿,敞开穴口,毛茸茸的草堆下面,一条淡红色的沟渠现了出来,深深的沟渠边儿立着饺子皮。正中间缓缓涌出一股一股地下水,顺着小缝儿往下流。 陈天松啊陈天松,你可真是个废物,结婚都快十年了,你婆娘下面都还粉嫩粉嫩的,穴口跟刚刚开了苞的小姨子一样嫩,裤裆那玩意儿泥捏的吧。得勒,现在龙爷爷就帮你开垦荒地,顺便撒两颗种子! “龙爷爷就是要为上河村换种,诸如陈天明,李三丑这些品种实在是太恶劣了,歪瓜裂枣的,跟狗次奥出来似得!”一边玩弄着饺子皮,捅着小缝儿,心里突然有了个伟大的计划。 借种是好事儿,换种是大事儿! 这就好比啥呢,就像当年揍小日本儿似得,杀了一个日本人没啥用,无足轻重;最好的办法就是换种!要么给他换种,要么就让他绝种!省的大伙儿瞧见了心里添堵。 “嗯哼,小龙,别,别抠了,呜呜呜,嗯哼,痒,啊.....嘶,好舒服.....啊啊啊.痒了痒了,好痒啊...小龙,小龙,快停下,啊!”袁香浪.叫不止,脸蛋儿都红了。白花花的嫩肉摆在床上跟浪花似得飘荡。 龙根自认为还是有些情调的,就像莫艳说的,大棒子虽然厉害,技巧却也异常重要。只有熟练掌握把妹儿技巧,战斗技能,方能使大棒子立于不败之地! 古话说得好啊,“铁杵磨成针”!所以,为了大棒子不被磨成针,龙根决定用技巧来征服袁香。再有,这婆娘挺招人喜欢的,白白胖胖,一脸富态相。村里也没传出啥闲言碎语的,底儿干净。 日着放心多了,不像小红那些sao蹄子,大棒子塞进去之前,总要仔细瞧瞧小缝儿,有没有发霉的迹象。 这年头,猪肉人肉都得是放心肉才行啊! “嗯哼,饿....啊啊啊...小龙,别,别,,,呜呜..嘤咛啊啊...”痒得实在难受,像一千只蚂蚁在胸口上爬过去似得,紧紧夹着大腿,床上滚来滚去。 那只手太厉害了,比电动棒都还快!深深浅浅的,时而轻轻勾动,时而搅动,时而手指撑开,把洞绷大了去。 “不着急啊,婶儿,小龙会好好伺候你的。”龙根yin笑连连,另外一只手搓着白皙大.奶.子。 指甲轻轻抠动着奶.头子,小巧的奶.头子像红葡萄一样,慢慢硬了起来,挺了起来。暗红色的乳.晕随之轻轻颤抖。 “嗯哼,小龙,不...别,别抠了,嗯哼,我我,我要大棒子啊.....啊...快,快给我大棒子...嗯哼.....” 袁香哪里受得了这般折腾,软的像一滩烂泥,全身就剩下抓大棒子的力气了。 “啊!好烫啊.....”袁香舔了舔嘴皮,感受着手掌传来火热的气息,惊叹道。 “嘿嘿,婶儿,我这大棒子好的很哦,能加温,能去烧!能疗伤,能陪聊,你想不想要啊?”龙根贼笑着又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手里搓着奶.子,乐得眉开眼笑。 “嗯,要,嗯哼,小龙,快,快塞进来。婶儿,婶儿遭不住了....嗯哼....”袁香娇喘连连,拽着大棒子就要往洞里塞。 龙根一瞧,也差不多了。在撩拨下去,这婆娘就该欲.火焚身了,是到了去火的时候啦! “啪啪”抓着大棒子,抽打着洞口,黑黢黢的大蟒蛇直拿脑袋儿去顶小缝儿,硬生生撇开两片饺子皮。 洞壁磨得“滋溜滋溜”的响。 “哧溜”! 突然,龙根腰背一挺,大棒子如同神兵利器一般,破开一切阻挠,扎进了洞穴之内。一捅到底,直入花心! “啊!”娇躯一颤,肉花一抖。小腹处拱起一道梁,微微抽搐。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小龙,不,不要停下.....啊啊啊..疼,疼呢...嗯哼,快,快,我要到了,要到了啊.....” 石头钻头一般,大棒子第一次将抽送速度提升到极致,如同打桩机一样,“啪嗒啪嗒”的往洞里最深处探去。 砰砰砰的响声中,带起一捧捧白色热流,止不住的流,跟不要钱似得。 “啊啊啊......小龙,快,快,啊啊...嗯哼....” 大.奶甩动,肉花飞腾,浪.叫声不止,房间里两团赤条条的身子,靠着一根儿大铁棒子,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 从袁香家里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小了不少,再有一个多小时就该落山了。美美的安慰了一番袁香,后者倒也想开了。 细细琢磨一番,倒也对。你不是喜欢漂亮姑娘,年轻女孩儿吗?你不喜欢背着老娘在外面乱搞吗?成,那老娘也不给你留脸了,送给你这辈子戴不完的绿帽子,只要你喜欢! “人,别把自己想的那么伟大!重要的是,自己过的开心!”这是龙根的原话。事实上,龙根也是这么做的。 率性而为,不计较,甚至不考虑啥后果不后果的!自打裤裆那陀玩意儿能硬了,龙根就没委屈过自己,是啊,自己本来就够惨的了,没爹没娘,凭什么还要委屈自己?见着漂亮婆娘就要上,绝不心慈手软! 这不,才日了袁香,又赶场子朝着魏文武家里去了。那屋子里可还有三水灵灵的俏婆娘呢,不日白不日!龙根加快了脚步,家里可还有婆娘等着自己呢。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话说的好,挺凄凉的。 想想当初魏文武当村长时的风光,虽然没陈天明的号召力,可也市场有人巴结,上门送礼啥的,隔三差五的还被人拖去搓一顿,喝两杯。 再看看现在,老魏家门口冷冷清清,像没住人似得。一点儿人气儿都没有。 “哼哼,魏文武啊魏文武,谁让你.他.娘.的没事找老子麻烦,现在好了吧,人死如灯灭,啥都没了。” “婆娘是我的,儿媳妇儿是我的。只要老子乐意,挖了你的坟都不是问题!”心里嘀咕着,抬脚迈了进去。 田翠芬、苗红都在,院子里扎鞋垫呢,一旁的大黄狗无精打采的趴在院子边儿上,见龙根进来,抬了抬眼皮,又趴下来,哈吃哈吃的喘气儿。 “干啥呢?龙爷爷来了,还不热烈欢迎?”龙根厚着脸皮,靠近了些。眼珠子一斜,正好瞧见田翠芬儿鼓动的胸脯。 田翠芬儿穿得不多,有些透。粉色罩子里托起两座雪山,胖乎乎的脸蛋儿泛起一抹潮红春色,望着龙根,扑闪着大眼珠子楚楚可怜。 让人忍不住想一把拽过来,然后掏出大棒子狠狠地捅! “怎么就你们俩啊?杨英呢?”龙根四处瞧了瞧,伸手在苗红胸膛里摸了起来。 苗红是老婆娘,光摸奶.子没那么敏感。龙根下手很有讲究,你不老吗?成,那老子专门捏嫩的地方。勾着樱桃珠子,两根儿手指猛地一夹。 “嗯哼!嗯,别,小龙.....”苗红眉头一皱,痛叫一声,声音听着却有些暧昧,带着淡淡的舒爽味道似得。 “问你话饿,杨英跑哪儿去了?又放牛去了不成?”龙根皱了皱眉头,不太高兴。 这婆娘咋不积极呢,自己都送上门儿来了,还坐在那儿装清纯呢,一点儿都不痛快,想日就明说了嘛。 “嗯哼,英子,英子上地里干活去了,嗯哼,一会儿,一会儿就回来。嗯哼,嘶,疼,疼...啊.....”苗红慢慢闭上了眼睛,耳脖子赤红一片。 说曹操,曹操就到。杨英回来了。 “小龙来了啊,”杨英的态度殷切多了,见着龙根跟见了自家半年没见男人似得,凑了过来。 龙根笑着点了点头,好些天不见,这婆娘还那么漂亮,尖尖的脸蛋儿,鼓起的胸脯,还有那圆鼓鼓的屁股蛋子,还是那么熟悉。 “来,跟龙爷爷摸摸。”龙根招招手,跟妓.院选婆娘似得装大爷。 “咯咯” 杨英笑了笑,又靠近了些,故意把胸口一挺,顶在龙根手臂上。龙根笑了笑,却抓向了杨英下面。 夏天穿的本来就不多,还薄的很,龙根很轻易摸到了那股潮.热之地,下面汁液还粘稠着呢,带着一些温度。 “这婆娘在外面有野男人?”龙根突然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