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妓...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妓...

沈宏的担心不是没道理,一看见小红脸儿都绿了。小红在街道上啥人百分之八十的人都知道,别说强.奸了,照这婆娘的sao劲儿,就算几个大汉子轮大米都不怕的主儿啊,可今儿咋还喊出来了呢? 肯定有问题! 那自己就不搀和了,平日打打.炮,吃点儿野食,啃蹄子倒是小事儿。别整出啥大乱子来,那可就赔大发了。所以,当机立断报警,自己啥事儿不管! “哎哟喂,疼,疼啊...哎哟...麻烦哪位大哥,大爷帮我叫叫救护车啊,我鸡.鸡疼啊....哎哟”李良蜷在地上,跟母猫似得,翻过来,滚过去,双手死死捂住裤裆那玩意儿,疼的眼泪都掉出来了。 今儿点儿太背了,他.奶.奶.的怎么那么倒霉,上个厕所都出事儿,非得把裤裆这玩意儿割了不成? “臭流氓,活该!怎么没打死你?”旁边有人骂了一句。 “还活着呢,看来咱们下手轻了啊。” “救护车?想得还真美,要不要老子把你乱刀砍死,送火葬场啊,妈的。柳河乡怎么出了这茬人啊?” “对,打死这混蛋,接着揍!”人群中不知道谁吼了一嗓子,众人跃跃欲试,又要动手。 吓得沈宏连忙给拦了下来,心想,你狗日一个一个打的倒是畅快,打出毛病来,那老子可就赔大发了,折腾了半辈子的饭店怕都得泡里面去! “别别别,大家伙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咱算了吧,算了吧啊,这小子也怪可怜的,瞧瞧,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沈宏拦住众人直赔笑。 可不吗,李良这会儿像个王八蛋似得,龟缩在一起,脑门儿上全是大红包,干干净净的白衬衫就跟厕所里打捞出来似得,全是脚印儿,鼻孔,嘴角到处都流血,跟大姨妈来了似得,滔滔不绝。 “唉,老板,你这话咋说的啊,感情他耍流氓还有理了是不是?是不是咱们这些女人就活该被欺负啊。”小红不干了,怒瞪了沈宏一眼。 沈宏铁青着脸没敢吱声儿。 帮地上这混蛋说话,本来就犯了众怒,这会儿要再惹了小红这sao蹄子,那张泼妇嘴能把自己给羞愧死。支支吾吾半天没吭声。 “哼,欺负咱们妇女同志。都是一群臭男人....” “对,老公,别理这王八蛋老板,什么东西,属蛇一窝还是怎么地?就知道欺负女人!” “老公,揍,帮那位大姐狠狠的揍!” “对对对,打,一起动手,废了这混蛋!不能让咱们妇女同志受到伤害!” “说得没错,今儿是这位女同志,下一次可就指不定是谁了,为了杜绝后患,老子今儿要掐断这王八蛋的小.鸡.巴!”又是一个男人站了出来,挽着袖子又要上阵了。 小红见状,趁机又抹了两把眼泪,哭的那个伤心,估计亲妈死了都没这么难过。 “别啊,别啊,别打了啊。”沈宏急的直跺脚,再打两下真没人了啊。 “滚一边拉去!” “闪开!” “哎哟!”沈宏被推开了,胖乎乎的身子险些栽倒在地。这下可把沈宏给惹毛了,跳脚指着小红骂道:“小红,你个sao婆娘究竟怎么着?” “你他.妈.的不就是一妓.女吗?日你怎么了?强.奸你又怎么了?还真当你是黄花大闺女啊,真拿自己当菜呢!大不了就当这位兄弟piao了你,老子给你拿一千块钱,这事儿就这么算了行不行?” 沈宏真是急了,再闹下去指定出人命,到时候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妓.女?”这一嗓子,把大家给吼住了。纷纷回过头来望着小红,眼神儿里充满了询问。 其中不乏有些色鬼日过这婆娘,甚至经常照顾这婆娘生意的,仔细一瞧,哟,还真是这婆娘。 “这女的是小姐?出来卖的?” “嗯,好像是...” “那就奇怪了啊,这小姐不乐意让人日吗?今儿咋还叫唤开了?” 人群中嘀咕了起来,议论纷纷,冲着小红、黄翠华指指点点的,场面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是啊,李良耍流氓,餐厅里要日人是不对,可如果是妓.女的话,今儿咋叫得这么欢畅呢?不科学啊! “我告诉你,小红,这是我的饭店,容不得你撒野,我可告诉你,不管这位先生有没有强.奸你,都不准再动手了,有什么事儿,警察来了再说!”沈宏火了,厉声吼道。拿眼睛横了小红两眼,你个小sao蹄子,不给你点儿厉害,你还翻天了是不是? 小红也给吓了一跳,不过小红能是一般人吗?那是男人胯下求生存的厉害婆娘,一逼不知道夹死了多少人的英雄人物,啥场面没见过? “沈老板,你可真会说话啊,对,我小红是妓.女怎么了?怎么了?我碍着你什么了?”小红也豁出去了,自打出来混的那天起,这脸面就没想过要!胸脯一挺,从人群中站了出来。示威似得,又在李良裤裆上踢了一脚。 哎哟一声嚎叫声响起,瞧得沈宏眉头直哆嗦。这婆娘下手太狠了,那小.鸡.巴再踢都缩回去了啊。 “靠.党.党.腐败,靠厂厂要卖,就靠下面一小块,时间短,来钱快,既不贪污也不腐败。你说我在卖,可身体虽卖灵魂在,萝卜拔了坑还在,怎么能说这是卖?再说了,你.他.妈.的有能耐别来妓院逛啊?” 沈宏一阵肥肉脸庞直抽抽,不敢吱声儿,果然把这婆娘惹急眼了,啥话说不出来啊?这下这脸可算是丢尽了。只怕‘烧公鸡’的牌子算是砸了。 “大家都来说说啊,我们妓.女怎么了?得罪谁了啊,不偷不抢,一张小床就上岗。无噪音无污染,利用缝隙求发展,不生女不生男,不给国家添麻烦,何罪之有?还给部分臭男人,闷骚男人,表面衣冠楚楚,实际上就是禽兽!畜生!天天就知道日老娘,就想日老娘!” “成,老娘高兴就给你日!可老娘要不高兴,老娘就不是人了,就不是女人了?欠你的还是怎么了?啊!大家都给评评理,妓.女是不是人,是人的话受不受保护?” “另外,我还要再问问,方便这些臭男人,阻止这些臭男人犯罪,难道我们还有错了不是?说啊,沈宏,你.他.妈.的倒是说话啊,忘记你当初脱.裤子的猴急样儿了是不是?你怎么不说话啊你!” 小红步步紧逼,臊得沈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额头上直冒虚汗。这婆娘太厉害了,以前就觉得这sao婆娘下面那张嘴厉害着,没想到上面这张嘴皮也厉害的紧,弄得自己哑口无言!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今儿这脸算是丢大发了。估计出门儿就得被人骂,回家了婆娘怕还得跟着闹离婚! “众位妇女同志,大姐小妹儿们,今儿我小红请大家说道说道,”小红站在人群里,突然猛地一掀裙子,圆鼓鼓的大腿露了出来,粉红色的小内裤包的圆鼓鼓的,黑漆漆的毛发都能瞧见,引得不少男人直咽口水儿。 小红又说话了,“有人说这样会破坏安定团结吗?可是我想问,这东西是组.织的吗?是你的吗?不是?是国.有.资产吗?不是,都不是!我就不明白在这个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大环境下,我自己的东西让别人用用难道也有错吗?啊,大家给评理啊!” “对啊,这婆娘说的也挺有道理的啊...” “听这么一说,还真是,不偷不抢的,自己的东西还拿给公家用,品德高尚啊....” “没错,妓.女也是人,不能一棒子把人给打死了,瞧瞧这婆娘多好啊....” 龙根站在人群里叹为观止的摇摇头,暗暗咂舌。 这婆娘了不得啊,他.奶.奶.的!当妓.女还当的这么理直气壮,说话都气壮山河的,太有气势了,不去当演讲家简直是太屈才了! “说的好!小红大妹子,我支持你!”一名中年妇女站了出来,挥舞着拳头,跟打小日本儿似得激动。 “小红大妹子,我挺你!对,你们做妓.女的实在是太辛苦了....” “不能让着臭男人逍遥法外,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些王八蛋!” “妈.的!老娘以后再也不来‘烧鸡公’吃饭了,求玩意儿老板,跟畜生似得,尽帮禽兽说话了!老公,你给揍他狗日的....” “对,烧鸡公的老板也不是好玩意儿,大家一起上,拆了‘烧鸡公’....” “打啊,打啊,把这儿拆了算逑了.....” 沈宏吓得连连后退,差点儿一屁股蹲儿坐在地上,自己太小看小红的本事了,三言两语的煽动了好几十个人,自己倒也带了几个人来,可这哪儿够看啊?赶紧溜,等警察叔叔来了再说啊..... “砰砰砰” “啪啪啪” 霎时间,‘烧鸡公’内喊打喊杀的,到处打杂东西的,乱成一团,龙根身子灵巧的很,东躲西藏的一直拍照玩儿,这种场面堪比黑社会斗殴啊,跟古惑仔似得,百年难得一遇,不看白不看啊! “都不准动,我是警察!”突然间,一声厉吼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