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引...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引...

当第一缕阳光照向大地的时候,沈丽娟早早的起床,屋里屋外打扫了一遍,屋子里鼾声四起,沈丽娟不由得摇摇头,无奈中带着死死甜蜜,如小女孩儿娇羞般,白净脸蛋儿掠过一丝红霞,低头整理货架上的物品。 厨房里叮叮咚咚的响,陈香莲撅着圆滚滚的屁股蛋子,切菜弄饭,大锅里飘出淡淡的香味儿,陈香莲抿嘴笑了。 “呼噜...呼噜....呼....” 炕上,龙根叉开着腿,鼾声如雷,裤裆撑起一顶高耸,红彤彤的内裤,像一面国旗似得立在床上。 ——上面吹号,下面升旗..... “小李,那个我今天不回来了,会议推迟到下周一,嗯,对。有急事再给我回电话!”何静文正打电话,无奈的撇了一眼龙根,小王八蛋睡觉都不消停,哈吃哈吃的打呼噜,让人怎么打电话啊? “嗯?为什么会议推迟?难道我做事儿还需要向你请示吗?赶紧布置工作去,会议推迟!就这样了!啪!”挂掉电话,何静文回头正巧撞见裤裆顶起的一捧高耸,俏脸一红,轻轻出了门儿。 三女一起吃饭,随后赶到村部开会,果树培育,家禽饲养,还得开会研讨研讨。发家致富奔小康是好事,却必须建立在保护环境的基础上! 这也是龙根的意思,小混蛋说,养王八不是他的目的,还有更大的野心,不知道是不是圈养老虎,老虎鸡.巴割了,泡虎鞭酒。照小混蛋嗜好,就没他干不出来的缺德事儿。 何静文频繁下乡,这一次更是带来了专家博士,引来不少人瞧热闹,吃过早饭,村部围了一大圈老少爷们儿,抱着膀子看看今儿唱的是哪出。 如今的上河村,阴盛阳衰,除了村长李三丑,班子上一水儿的女兵,乡长何静文更是首当其冲,带着黑色边框眼镜儿,翘挺的鼻梁,腰杆挺得笔直,一脸严肃的劲儿,活脱脱女特务再生。 “关于果树种植,家禽饲养一事,王教授跟薛专家昨天下午已经进行了初步考察。考察相当乐观,接下来上河村将进行培育示范点。” “第一,每年以八千块钱价格征收征用陈天云家十亩枣树林;再征收十亩良田,价钱嘛,同样是八千块钱。征收年限五年,政府将一次性付清!” “第二,政府将对吴贵花农户家的家禽饲养场进行帮助扶持,提供肉鸡、肉鸭种苗,提供饲养技术。并对养殖场进行扩建、改进。为期三个月!由薛龙技术员蹲点,三个月内,我要看见成效!” 至于果树培育点儿,王教授自由时间稍稍多一些,一个星期到现场三四天即可。 “啧啧啧,八千块钱啊,奶奶的,一年收成好了,卖粮食也不过五千多块钱,这把地一交出去就是八千块钱,太划算了!” “是啊,啥都不干,等于帮着咱们挣钱啊.....” “何乡长,把我家的地儿征用吧,十二亩呢,算十亩的钱就好...” “二赖子,吹呢你,你那可是山地,谁要你那破地儿?” “哈哈哈....” 何静文嘴角微翘,笑了笑,示意众人安静。 “大家安静一下,稍稍安静一下,听我说。” “农村改革,城乡结合,对于柳河乡,对上河村来说,实在太过遥远,毕竟山高路远,闭塞的交通阻碍了发展。我能做的,就是让大家尽量富起来,兜里多装一点儿钱!前两天,沈丽娟支书的远房侄子,也就是龙根,大家叫他傻子来着。” 他提出了很好的意见,上河村交通差点儿怎么了,有山有水,不乏有发家致富的农户,比如陈天云,再比如吴贵花。正因为这样,我才带着两位专家实地考察,实地建立示范点,为上河村村民寻出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来! “我有信心,也希望大家有信心。接下来可能还会征收一部分土地,还照着十亩地八千块钱的标准来,有意租让土地的村民稍后可以留下来,报名申请。” “我来,我来,我家地儿多啊....” “我要报名!” “必须要报名啊,天天扛着锄头多累人啊。” “嘿,没瞧出来啊,那龙傻子也开窍了。” “就是,一个傻子还能有这些鬼点子...”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龙傻子以前是城里人,读过书的,听说正准备上大学,聪明着呢...” “原来是这样,我就瞧着龙傻子不一般,有前途....” ...... 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弄的沈丽娟哭笑不得,这些人啥智商,一傻子有个屁的前途?又停药了吧。 想起那小王八蛋,沈丽娟俏脸就是一红。小混蛋得了便宜还卖乖,顶着大棒子没事儿到处捅人,现在倒好,不仅成了他的婆娘,他的事儿还得颠儿颠儿给办了。连乡长都被他给拐了。 “小混蛋!” “啊欠!”龙根打了个哈欠,整个儿村儿都能听见似得洪亮,“哪个狗日的说老子坏话?妈的.....” 日晒三竿的时候,龙根从床上爬起来了,刘雨欣的事儿没落下来,这心里不踏实。只有自己人办事那才放心! 啥是自己人?要么你把她日咯,要么她把你睡了。这才是自己人! “今儿说啥也得把这婆娘给办咯,不能再拖了!”嘟囔了两句,抬脚冲村部走去。心里没啥好办法,却信心百倍。 只要是个婆娘,见着大棒子就不可能不动心! 到了村部的时候,基本上就没啥人了,安静的很,莫艳坐在门口看书,屋子里传来阵阵咳嗽的声音,是刘雨欣的。 “哟呵,看书呢,啥书啊,不会是春宫图吧?六九式还是老牛趴背啊.....”龙根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啊呸!” 莫艳眼珠子一瞪,横了龙傻子两眼。 昨儿中午就听了两句,小混蛋把自己日的吐奶水儿了都,叉着腿,半天没敢下地儿走,刚换了的杯子,湿透了都。 这坏小子倒好,日了自己晚上还背来一个,让自己照料,还得帮忙把衣服给洗了。这会儿才来,也不知道自己咋就看上了那根儿大棒子,咋那么不知羞耻呢。 “她咋样了?”龙根努努嘴儿,小声问道。 “还能咋样?感冒了,发烧呢。三十九度,有些严重!”莫艳微微皱眉。 “唉,看来日不成了。”龙根顿时沮丧不已,顶起的大棒子软了两分,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混蛋!人家都那样了,你还想着日呢?”莫艳险些跳起来给他两巴掌,惧于大棒子神威,只能想想而已。 闻言,龙根一脸坏笑的瞅着莫艳,这骚婆娘就是厉害,昨天差点儿没在床上累死,今儿又得瑟起来了,脸蛋儿红扑扑的,跟苹果似得。 连衣白大褂裹在身上,胸前鼓鼓的,塞了两皮球似得,屁股墩儿圆滚滚的,给磨盘似得,修长的小腿跟豆腐似得白嫩。 “你,你想干啥?”莫艳后退了一步,书本挡在胸前。 “还能干啥?日一个呗,来,给龙爷爷摸摸.....”龙根坏笑着,捉住莫艳胖乎乎的手掌,搂到怀里。 “啊,别,别这样,屋子里有病人呢,嗯哼...别摸啊,小混蛋....呜呜....” 莫艳紧闭着嘴唇,声音压得低低的,憋得一脸通红,跟猴屁股似得。 抓着两颗大肉球,使劲儿揉搓,贼笑道:“叫啊,叫吧。别憋着,叫出来多舒服啊.....来,给龙爷爷来个销魂的叫床声....” “嗯哼...嘤咛,小龙,别,我求求你了,嗯哼,别摸了啊...让人看...看见怎么办啊....呜呜...”莫艳差点儿哭了出来。 偏偏没出息的提不起一丝的力气,身子骨软绵绵的,胸前两团反倒贴近了一些,大手捏的麻麻痒痒。 “没事儿,加吧,别憋着,多难受啊,来,叫啊.....”淫笑着把莫艳搂在怀里,撩起裙摆,捏着紧实的屁股蛋子。 肉乎乎的弹性十足,脸盆似得屁股蛋子,两只手握都握不住。手指头摩擦着小内裤,一直滑倒桃源洞口才停下来。 洞顶垂下两颗杂草,肥厚的饺子皮跟门神似得,守护着洞口,“滋滋滋”的抠了两下,手指头猛地往里一桶。 “啊....呜呜呜,别,小龙,不要...”紧紧夹着大腿,来回扭着屁股蛋子。洞口全都摸湿了。 “啥不要不要的,你瞅瞅,都湿了呢,来,闻闻,一股尿臊味儿,来,龙爷爷给你捅捅,摸摸,都硬了不是,来,屁股撅起来,两手撑在桌子上....” 撩起裙子,黑色小内裤扯起来,挂在一边儿,手指伸进去掏了两把,潮乎乎的黑洞,扯出大棒子“啪啪”的抖了抖,瞅准了一棒子塞了进去。 “啊.....” 穴口撕裂般的痛疼,一扎到底,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饱满紧实感,撞得花蕊酥酥麻麻,屁股蛋子一颤。 “啪啪啪” 抓着白花花的屁股蛋子,大棒子如入无人之地,“滋滋滋”的拨开两片饺子皮,一往无前,冲入黑洞之中一阵猛烈翻腾。 “啊啊啊....嗯哼,啊啊....小龙,轻,轻,轻点儿啊....呜呜呜....” 屁股蛋子掀起一阵肉花,龙根卯足了劲儿,冲了进去,“砰砰砰”的撞击着屁股蛋子,骨架子都快撞散了。 “啊啊....嗯哼,舒服,小龙,小龙,我,我要到了,快,再快点儿...啪啪啪....” PS:月票,可否投一张给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