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又...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又...

陈香莲的事情很快落实,村官儿工资不高,一个月也就两三百,可来的轻松,巴掌大的村,就一百多口人,有多少账目可算? 说到底,一年到头就是白送两三千块钱给陈香莲,这点儿钱虽不至大富大贵,却也能改善一下陈香莲的生活,不必累死累活的搁地里挥锄头,刨一辈子怕都挖不出俩银子,钱不多可来的实在,好歹还是个官儿嘛。 沈丽娟原本是不乐意的,尽管早已猜到村里没被混小子日过的婆娘比恐龙还少,只是没想到为了陈香莲的事儿,居然还跟自己顶嘴了? 沈丽娟不是滥好人,陈天明在位的时候可没少折腾自己一家,差点儿把自己日了,杂说陈香莲都是老陈家的人,见着心里添堵,这么一帮,不是见的更多了? 可龙根非说啥,“宰相肚里能撑船”,大量一点总没啥坏处。 事后的确如此,私下大伙儿都说,书记人好不记仇,不仅没打压老陈家,反而帮助困难户,无形之中,居然积累了不少人气儿。就连一直心怀不满的李三丑,都赞不绝口。 这样一来,沈丽娟倒也没啥说的了,心里对龙根反而更加佩服,以前就觉得这傻小子挺有意思的,后来把自己日了,也挺不好意思,暗暗想着,也该给这臭小子寻个姑娘,成个家啥的。 可谁知道,这臭小子心大着呢,把村里的姑娘媳妇儿骗的都差不多了,还拿了那么多钱回家,如今还筹划着弄王八养。自己还没操他的心呢,得,自己已经被他推上去做起了村支书,正经的一把手! 官儿大官小,暂且不论,女村支书可是上河村的头一人,开了个先例。女人,多少有些虚荣心的,沈丽娟也不例外。 如今村官当的顺风顺水,自然感激龙根这小混蛋了,最好的答谢方式只能是在床上了。 “咯咯,小龙,今天你想玩啥花样,表婶儿陪你尽情的日!”沈丽娟穿了一套薄薄的衬衫,挂在身上。 略微有些宽松,却完美的将身材勾勒出来,饱满的酥胸,匀称的身条子,完美呈现在龙根面前。 “嘿嘿,表婶儿,要不咱们再试试电动男朋友?”龙根坏坏的笑了笑,手一伸,捏弄着大白兔。 隔着丝绸质地的睡衣,一把按了上去,手感很不错,滑滑的,凉凉的,摸在上面跟大馒头似得,两颗粉嫩小点儿渐渐硬了起来。 “嗯,不要!”沈丽娟眼珠子一瞪,撅着小嘴儿,一脸不满。 那个东西瞧着不大,塞里面开关一开,跟电钻似得一阵猛烈震动,抖得人浑身乏力,欲罢不能。一方面,那东西劲儿虽大,可毕竟太小了,没大棒子来的真实;二来,那东西尽折磨人,感觉来的太快,几分钟就到点儿了,玩的一点儿都不舒服。 “切,还说玩什么随便我呢。”龙根撇了撇嘴,转过脸。 沈丽娟为止一顿,俏脸讪讪的。咬咬牙,想随了这小王八蛋,可那滋味儿真不好受。银牙一咬,心一横,道: “小龙,那玩意儿表婶儿真受不了,这样,你躺着,表婶儿来伺候你,给你吸一管儿,成不?” “这样啊,倒也可以。”龙根摸了摸下巴,淫邪的目光在沈丽娟身上扫了扫,语气一转,“不如捅屁眼儿咋样?这样来的更快。” “啥?” 沈丽娟杏眼一瞪,一把捂住屁股蛋子,连连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一眼瞅见大棒子,那东西仿佛还能长似得,一天瞧着比一天大,比自己小手臂都粗的多,黑漆漆的瞧着都吓人。 这要一棒子捅屁眼儿里去,还不把屎都给捅出来了? “唉,那就观音坐莲吧,来瞅瞅表婶儿你最近功力有没啥长进的,不足之处我再指点,这样总成吧?” 沈丽娟拧着眉头,点了点头。 观音坐莲也不咋好受,屁股蛋子一坐下去,大棒子整个儿就给塞了进去,顶的花心难受死了,差点儿捅到子.宫去。可这样也比捅菊花,比电动男朋友好太多了。 斜躺在床上,双手支在脑袋儿下面,笑脸盈盈的看着沈丽娟,暗爽不已。叉开着双腿,黑漆漆的大棒子矗立在草丛里,杀气腾腾。 小手轻轻抓了上去,一上一下,轻轻撸动起来。大蟒蛇的脑袋儿一点一点,圆乎乎的小洞里慢慢滑出一点粘稠的液体,瞧的沈丽娟眼带桃花,轻轻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珠子快掉出来似得。 大,太大了,女人一生有此一棒,当属人生最美妙的时刻! “嗯哼....”鼻腔发出沉闷的声响,沈丽娟轻轻摸了摸下面,毛茸茸的桃源洞口一片潮热,滑腻腻的液体沾满了手。 白花花的屁股蛋子抬高,小手扶着大棒子搁桃源洞口轻轻摩擦,粘稠的液体慢慢摸匀了,突然屁股蛋子往下一坐! “啊.......” 屁股蛋子整个儿压了下去,桃源洞口瞬间撑得老大,洞口外只剩下两颗黑黢黢的大鸡蛋,迎合这屁股墩儿的猛烈撞击。 “啪啪啪” “啪啪啪” “嗯哼,小龙,舒服吗?呜呜,嘤咛....啪啪啪” 随着润滑剂的渗出,沈丽娟渐入佳境,上上下下抖动起来,两颗白嫩大香瓜欢快的跳跃,跟随着节拍跟跳舞似得,颤抖摇晃,白花花的,晃的龙根眼睛都疼。两颗粉嫩小点儿甚是可爱,跟眼睛似得,眨巴眨巴的。 “呜呜,嗯哼,小龙,我可以快点儿吗?呜呜...啪啪啪...”美眸半睁,红润的樱桃小嘴儿不知道说的是啥。 舒服?这才哪儿到哪儿?龙根坏坏笑了笑,两手扣住小蛮腰,腰背一挺,向上一顶,大棒子整个塞了进去! 大棒子如同钻头一样,狠狠刺了进去,“砰”的一声猛烈撞击,鸟蛋儿飞起来砸在屁股蛋子上,啪啪的响。 “砰砰砰” “啪啪啪” 又是一阵疾风骤雨而过,沈丽娟白皙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珠子,张着小嘴儿,呻吟不断。 “啊...不不不行了,小龙,不行了。呜呜呜...呜呜呜.”顾不得胸前颤抖的小点儿,沈丽娟身子一软,整个人趴在龙根结实的胸膛上,高高的撅着屁股蛋子,扭来扭去,却拧不过那双有力的大手。 大棒子外面,那玩意儿狠狠的扎了进去,又给扒了出来,厚厚的饺子皮越来越肿,沾了热汁过后,显得更嫩了。 “呜呜呜,啊,不要,不要...轻点儿,小龙轻点儿,我我...我不行了啊.....嘤咛,呜呜.....”沈丽娟疯狂摇着脑袋儿,指甲深深嵌入龙根皮肤中。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过震撼了,捅的人都快散架了,再日下去,估计又得在床上躺好几天,看来自己还是没那个能力单独喂饱这小混蛋呢。 龙根不知道沈丽娟心里咋想的,搂着白花花的身子,像马达似得颤动起来,“啪嗒啪嗒”的刺了进去,一下又一下,次次捅到底! “啊.......” 许久之后,龙根方才交货,这时的沈丽娟已经累得跟死狗似得,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气儿,下面的小口子大口大口的吐着白沫,桃源洞口一缩,一股热流就涌了出来,菊花也跟着颤动起来。 “啪”大手捂住屁股蛋子,嘿嘿一笑,睡了过去。 或许受了雨露的女人都这样,当时累的快死了似得,第二天一早又精神抖擞了,沈丽娟早早的准备好了饭菜,小米粥就馒头,外加一叠泡菜,虽然简单,二人却吃的津津有味儿。 “表婶儿,昨晚舒服了不?要不,咱们再日一炮?”瞧着沈丽娟打扮的漂亮,挺正式的跟见老人公似得,白白净净的衬衣,还有一条好像是何静文走前留下的裤子,完美的包裹着酮体,上挺下圆,粉红的脸蛋儿吹弹可破,瞧得人忍不住亲一口。 “啊呸!” 沈丽娟俏脸一红,瞪了龙根一眼。猛地夹紧大腿,大棒子是挺舒服的,自己这自制力沈丽娟也明白,当下离龙根远了一些。 龙根哪里能让沈丽娟逃走,一把扯进怀里,猛地搓着两团白肉,大棒子顶了上去。 “啊,不要!”沈丽娟连忙挣扎,可自己太没出息了,摸了两下浑身就软了。“小龙,别,别!今天不行啊,镇上要来人呢,农技站的工作人员到了。不行,不能日,呜呜,晚上再日,成不?” “要不,中午也行啊,哎呀,别摸了,我还要去迎接她们呢,呜呜呜....” 龙根终于停了手,农技站的人下来了,想必是何静文派遣下来的,这些人可是自己的摇钱树,整好了,那钱就唰唰的往兜里钻呢。多好的事儿啊.... “既然这样,那我跟着你去瞧瞧,这些人可得好好招待了,让吴贵花送两只鸡过来炖了。”龙根想了想,交代道。 沈丽娟却皱起了眉头,实在不想这小子跟着去。 “咋了?” “没啥,来的是个女的,我怕你把人家也祸害了,那可是正经八百的博士生,你可别乱来!晚上你想咋日,我都随你!成不?”沈丽娟说道。 龙根闻言,眼珠子都亮了起来,“啥?女的?”裤裆那玩意儿却硬了起来,那可是女博士啊,啥时候再日个女校长,日个女县长,那就更美了...... ps:哎呀,日落又失言了。对不住大家了,希望大家能扔两章月票惩罚一下,嗯,狠狠的惩罚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