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只给你日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十三章 只给你日

“啊?贵花婶婶,疼,疼...别扯我小.鸡.鸡啊......”龙根一脸吃痛表情,将吴贵花惊愕表情尽收眼底。心道:“小样儿,小爷不信见了这么大的神兵利器,你不动心。哼哼!” 现在龙根就乐意跟婆娘们接触,呆在村里好些年,李家长,东家短的龙根也了解一些。乡下人嘛,没电视,不看足球,不打篮球,更不没公园可逛。农忙过后,就在炕上干婆娘了,哪家男人的鸡.鸡短,哪家女人.奶.子大,都知道个七七八八。 吴贵花就是个不能满足的主儿,结婚都两年了,这肚子也没个反应,肯定是陈二狗不行啊! 吴贵花死死拽着那根儿热乎乎的大棒子不松手,比玉米棒子还长,大黄瓜都没这个粗,这玩意儿要用来填自个儿下面那洞再合适不过了。 “小龙,你,你这玩意儿没给其他女人用过吧?”吴贵花四处望了一眼,见没人,拽着龙根就往玉米地中间钻。 吴贵花不说闲话,并不代表就没个念想啥的,男人跟女人其实一样,男人想日,女人想被日。都有各自的需要,吴贵花是女人,也免不了俗。 自家那男人跟球一样,每天晚上都要趴自己身上摸摸搞搞,每次自己脱了裤子,来了兴趣,得,他就软了。跟棉花糖似得,轻轻一舔就没了。如今见到这么大一肉.棒,不用白不用! “用?用啥,咋用?”龙根摸着脑袋,疑惑的望着吴贵花,“贵花婶婶,小.鸡.鸡不都用来撒尿吗?还能给女人用?” “哦,我知道了,贵花婶婶,你肯定不能尿尿,要借我的小.鸡.鸡撒尿吧,行,你说咋用小龙给你用!”龙根想了想拍着胸脯,一脸诚挚。 “嗤!” 吴贵花顿时给乐了,要不怎么说是傻子呢?这都不知道,难道女人没小.鸡.鸡就不能撒尿了。 吴贵花也懒得跟龙根解释,麻溜的脱掉了汗衫,两团白花花大馒头掉了出来,不,比大馒头更大,更圆,上面那颗樱桃珠子还红嫩的紧。 “咕噜!” 龙根咽了咽口水儿,不脱衣裳不觉得,脱了才知道吴贵花的大,这才是有爱奶大啊..... “贵花婶婶,我,我要吃奶....小龙,小龙好久都没吃过奶了....妈,妈妈也,也不见了....你给我吃奶嘛.....” 吴贵花抿嘴一笑,脸颊一红,把汗衫仍在一边,接着说道:“小龙,来躺下,婶婶爬在你身上,你再吃奶好不好?” “嗯,好!”龙根答应的干脆。 从沈丽娟那儿开始,龙根便驾轻就熟,又有黄翠华那样的坐.台小妹儿指导,当然知道吴贵花想干嘛,这心里却乐得不行。 一天日了俩婆娘,还都是陈天明家里的,这可咋好意思呢? 龙根这边意yin着,吴贵花已经脱了裤衩,也没啥不好意思,吴贵花也盘算了,傻子嘛,做了啥都不知道,就当躺在地上睡了会儿觉。 “哎呀,这婆娘下面卷毛匆匆的,茂密的紧。需求量肯定巨大!哎哟喂,这水哗哗的流,得浪成什么样了?”龙根嘀咕着,脸上却是一脸殷切,望着两团雪白面团,咋呼道:“婶婶,吃,吃奶....” “啪!” “啊.........”吴贵花紧闭着双眼叫了起来,那个巨大的棒子给下面塞了个满满当当,紧实无比,宛若一条大蟒蛇钻到了最深处似得,连灵魂也跟着一阵颤抖。身躯一软,趴在了下去。 “吧嗒吧嗒....”两团雪白肉山砸了下来,龙根两手一抓。猛得搓了起来,大雪球圆润俏挺,还嫩的慌,那两根儿樱桃小点儿硬了起来,咬在嘴里无比舒服。 “嘤咛”! 一声轻呼,吴贵花慢慢坐了起来,柳条腰轻轻摆了起来,两手拖着香瓜大小的奶.子,上上下下轻轻动弹了起来,一开始许是水流得不多,有些痛,慢慢的就快了起来,小臀尖啪啪啪的撞在龙根大腿上,跟地里的虫叫声还挺合拍,啪啪啪的好听的很。 “嗯,啊,嘶..”吴贵花呻吟不断,龙根也忙活个不停,一手抓着大奶.子,一手拖着半边屁股蹲儿,一巴掌下去多了五个手指印。 紧实,有弹性,跟白面似得干净。没生养过的婆娘下面就是紧!小龙根被裹了个严严实实,水珠四溅,脑门儿都顶红了。 “啪啪啪” “啊啊啊” 半个小时眨眼就过去了,吴贵花已经进入了冲刺阶段,俏挺的屁股一撅一撅,胸前两团大雪球跟着跳跃起来,两颗小红点不断撞击在一起。 龙根两手紧紧捆着柳条腰,腰身猛然大动,不断向上猛冲。“砰砰砰”的声音响了起来,吴贵花双手搂着跳跃的两颗大木瓜呻吟不断。 “哗哗哗”一阵水声漫过,吴贵花累的精疲力尽,趴在龙根胸膛上,哈嗤哈嗤喘着粗气。跟快不行了似得。 龙根却没管得许多,翻身而起,把吴贵花压在下面,两腿往肩膀上一搭,扶着怒蟒一般的二弟,对着那黑洞狠狠给刺了进去,一直捅到底!两手抓着大木瓜,狠狠掐了一把。 “啊!”吴贵花惊叫了一声,睁眼发现龙傻子似乎不一样了。来不及多想,下面又给塞的满满的,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充实感涌遍全身。 “婴宁,嗯哼....” “啪啪啪” 又是一阵疾风骤雨,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慢慢停了下来。 “小龙,你是不是不傻了?咋懂得老汉推车,老树盘根呢?”吴贵花道出了疑问。 龙根穿上裤衩,一巴掌扇在吴贵花屁股蹲儿上,邪邪笑道:“臭婆娘,咋了,现在反应过来了?” “不准说出去啊,不然老子以后就不日你了。” 吴贵花猛地点点头,保证道:“放心,我一定不会说出去,以后只给你日!明天咱们还在这儿见?”做了回真正的女人,吴贵花方才领悟到其中美妙,怎么会说出去呢?那才是真傻! “啪!”龙根又在白花花的屁股蹲儿上掐了一把,贼笑道:“臭婆娘,瘾还挺大。行,明天接着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