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厕... - 乡村大凶器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厕...

仿佛没听见何静文骂声似得,龙根瞧得津津有味儿,陈可那骚蹄子好像被人日得死去活来一样,高跟儿鞋咔咔的动了动。痉挛着身子,罩子托起的一抹嫩白在低胸领口里晃了晃,瞧得那男人恨不得抓一把。 “小色鬼!”何静文又骂了一句,拎起包裹结账去了。这饭吃的浑身不得劲儿,跟蚂蚁在身上爬过似得,浑身难受。 心里琢磨着早点儿吃了饭,去山上转转。酒店可不安全,自己这张脸好多人都熟络,堂堂女乡长跟人开房算啥? 龙根压根儿没瞧见何静文买单去了,偏着脑袋儿瞧得一阵坏笑,这男人好生威猛,收功都让这骚货流水了,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嘴里呜呜呜的,瘫软的身子差点儿栽在地上。 越是这样,那男的越喜欢。这样的婆娘清纯,日起来下面肯定紧得很。脸上露出了笑容,菜一上桌,男人收了手,不好好吃一顿,待会儿怎么大干一场。抬手就夹了一块儿鸡腿往嘴里塞去,油脂顺着嘴角流下来。 陈可如释重负,终于缓了一口气,下面潮得跟遭了水灾似得。潮红的脸蛋儿跟大红苹果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气儿。 闻了一鼻子的油烟味儿,可哪里吃的进去,一身的燥热。回头冲男人小声嘀咕了两句,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龙根乐了,顿时跟了上去。 “烧鸡公”的卫生间设计的很是怪诞,不分男女,进去之后隔成小间小间的,瞧着陈可钻进一间坑儿,龙根连忙窜了进去。 “啊?你,你咋进来了?”陈可吓了一跳,胸口一阵起伏,龙根伸手掐了一把,软和的很。 “你说我来干啥?看看你下面淌水没啊?嘿嘿。”坏笑着把手伸了下去,呵,湿了一大片。 大腿根子都流了不少,还热乎着呢。 “嗯哼,别,别摸了,痒得很....”陈可低声求饶,逐渐褪去的红潮又浮上了脸庞。 “痒就抠吧,这有啥。”龙根一脸的无所谓,手指微微用力,往小缝里扎了进去。温热湿滑,跟沼泽地儿似得。 腾出一只手抓着奶子使劲儿揉搓,指头一勾,粉嫩的樱桃珠子跳了出来,硬挺挺的,带劲儿的很。 “嗯嗯额,别,别,小龙别整了,我...呜呜呜,我难受....” “你难受个求!那男的不给你抠得舒服的很吗?”龙根瞪眼道,“把裤子脱了,我来捅两棒子。” “啊,这儿啊?”陈可吓了一跳,厕所里咋日,这么窄? “快点儿,不听话了是不?老子回去日你妈咯?”手里一用劲儿,陈可疼的皱了皱眉。 小短裙退到脚踝,丝袜也扯了下来,圆乎乎的屁股蛋子落了出来,黑漆漆的屁股缝儿中滴答着几点水渍。黏黏的。 大棒子扯出来,滚烫火热,屁股墩儿往上一抬,大棒子拨开两片肥肥的饺子皮,“哧溜”一声扎了进去。 “啊!”陈可吃痛,脖子一扬,大口大口的喘气儿。 大棒子钻到最深处,小腹胀鼓鼓的只想尿尿,一抽一送的,啪啪啪的撞击着屁股蛋子。 垂在胸前的两颗奶子也跟着跳跃起来,屁股蛋子上掀起一阵白花花的肉浪,“砰砰砰”的巨响之音响了起来。 “啊啊啊...小龙...呜呜呜...”陈可哭泣着紧咬着嘴唇,嘴皮都磨破了。 大棒子一股,一阵滚烫的热流冲了进去,仿佛灼烧着灵魂似得,陈可一软,倒在了坐便器上。 龙根紧扣着屁股蛋子,直到大棒子释放完最后的精华,这才松了手。小缝里滑出一抹嫩白,顺着大腿根子流了下来。 “呜呜...”陈可闭着嘴唇,一脸痛苦的表情。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瞧着还在一点一点的大棒子,陈可吓了一大跳,这混蛋咋长了这么大一个家伙,跟老黄牛肚子底下那东西似得。自己一个月不知道要接多少客,那些男人虽然好色,裤裆里也有大家伙,可那大家伙跟这一比,实在算不得什么。 战斗力也不长,往往吸两口就流脓。这大棒子都交货了,还昂着脑袋儿。这究竟得多少婆娘才吃得饱啊? “瞧啥?来给我舔干净咯,我还有事儿呢。”龙根抖了抖大棒子,伸到陈可嘴边儿。 生怕大棒子再塞进去,陈可二话不说,小嘴儿一张,含了进去。 “滋溜”一声响。 舌尖儿缠绕着大棒子脑袋,吧唧吧唧的舔了起来,猛地来个深喉,顶到喉咙里去,说不出的紧实感。 “使劲儿吸,怕啥?”揉捏着白花花的胸脯,龙根裤裆一挺,大棒子塞了进去。 陈可的樱桃小嘴儿顿时又胀了起来! 龙根一瞅,突然来了兴趣。莫艳给那电影儿里,把子给嘴里,挡在牙齿外面一个劲儿的猛捅,拔出来啪啪的响。 一手摁住小骚货的脑袋儿,一手抓着大棒子,“啪啪”两声扇在脸上,顿时起了两道红印儿。 大棒子塞进小嘴巴里,捅进去,拔出来,捅进去拔出来。如此反复好几次,大棒子表层有一肿酥麻的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来,给大棒子刮痧,轻点儿啊,别咬....”龙根坐在马桶盖儿,靠着墙壁,抚摸着俏脸蛋儿,身体突然一震。 贝齿轻轻刮过,大棒子脑袋儿一阵说不出来的舒爽,浑身一震,跟触电似得麻麻痒。 陈可明显感到龙根的震动,嘴唇紧紧夹着大棒子,小脑袋儿一上一下骤然加速,舌尖儿顶着脑袋儿,猛力一吸! “吧嗒吧嗒” “小骚货技术不错嘛,”龙根赞了一句,大棒子一阵鼓动。 死死按着小骚货的脑袋儿,大棒子一直顶到喉咙,白花花的精华喷射而出,顺着喉咙流了下去。 陈可瞪大了眼珠子,嘴巴张的老大,呼呼的喘气儿。喉咙滑下一股滚烫的液体,那是啥陈可不是不知道。 待陈可舔干净了大棒子,龙根才提起了裤裆。陈可慢慢的穿着裤衩,脸色有些苍白,跟龙根干一炮,不休息个三五天别想接客。想着晚上还得有一番体力运动,陈可脸色更难看了。又不能不给龙根日。 这混小子连自己妈都日了,又看见自己接客,回头乱说可咋整? “好了,我先走了。那个,如果相信我的话,别在城里干这行了,赚了不了俩钱儿,回头还招人骂。”龙根看着陈可,觉得有些可怜,“过不了多久村里要发展的,到时候不比城里差,何必脱了裤子让人日呢。” “实在缺钱,我借你也成。”说完,龙根抬脚就走了,估计这会儿何静文急的直跳脚了。 心里其实挺可怜陈可的,就这模样,干点儿啥不好,做啥不能找个好男人,偏偏当小姐。都是贫穷惹的祸啊! 陈可愣了愣神,望着龙根远去的背影,不知道咋的,心里涌起一阵暖意。以前一直以为这混蛋裤裆那玩意儿大,就想日自己了。却没想到,知道自己做小姐,还关心自己。 “我该怎么办呢?”低低哀叹一声,陈可迷茫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光亮。 ....... 何静文等得实在不耐烦了,一偏头就瞅见那男人,想起那男人就一阵恶心,公共场合还抠那里面,真不是啥好东西! “混蛋小子,干什么去了?烦死了!”何静文正想打电话问问的时候,龙根迈着四方步来了。 背后那名打扮妖艳的女子跟在后面,一瘸一拐的撇着腿,脸上还带着阵阵潮红之色,分明是刚刚受了雨露的样子! 何静文顿时黑了脸,拎包就走,龙根喝了口茶,紧紧跟了上去。 “去哪儿啊?”龙根问了一句。 何静文白了龙根一眼,冷声道:“上车。” 上了车之后,何静文方向盘一转,往城外开去。油门儿一踩,轰隆隆的声音传了出来。脸色极其难看。 “咋的啦?脸色咋这么难看呢?不就等了一会儿吗?”龙根嘟囔了一句。 “等了一会儿?那是一会儿吗?四十分钟!老娘整整等了你四十分钟!”何静文终于爆发出了怒火,“吃个饭你都能把别的女人勾搭,日了。你咋那么混蛋呢你?是不是见着漂亮婆娘,就要日!” 龙根撇了撇嘴,“这有啥?那女的我早就日过了。这不城里见面了吗?抽空联络联络感情,别生分了才好。她也挺想念我这大棒子的。熟人熟脸的,要借棒子我不能藏着掖着不是,想用就用嘛?” “你啥时候想用我不也借给你了吗?” “啊呸!”何静文轻啐一口,瞪了瞪眼。 这混蛋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尽往自个儿脸上贴金,说的自己都成了救苦救难的菩萨了! “你说那女的你日过?她是你们村的?”何静文突然问道。 “嗯,我们村的。陈天明的侄女儿,老爹死得早,家里穷困的很,初中都没毕业,家里待了了两年就做小姐了。唉,都是因为穷啊!”龙根叹了一口气儿,挺同情陈可的。 瞧着穿的花里胡哨的,性感十足,又是高跟儿鞋,又是口红啥的。可背后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有些时候一天不知道要被多少男人日呢。拿到手里也就几百块钱,能干啥? 何静文眉头皱得更深了,不知道想着什么,许久没出声。